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斐迪南大公怎么死的

作者:中国史

图片 1

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奥匈帝国皇储,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皇帝之弟卡尔·路德维希大公之子。1889年皇太子鲁道夫自杀,他被立为哈布斯堡王朝皇储。1898年任奥军副总司令。据说历史上的斐迪南并非“极端的军国主义分子”,他酷爱狩猎,身为贵族却平易近人,甚至为了爱情迎娶出身低微的索菲娅,因而放弃了子女的王位继承权,把皇储之位传给了他的侄子,后来的卡尔一世。索菲娅为了维护王室声誉,在公开场合很少与斐迪南大公在一起,这一次稀有的出行便成为永恒,一切都是天意。

其实,斐迪南大公在这一问题上提出了非常有建设意义的解决方案:三元帝国。他提出,奥匈帝国可以通过实际控制,但并不进行直辖管理,而是由塞尔维亚人自治,在奥匈帝国原有的二元帝国基础上,增加塞尔维亚,形成三元帝国。这一理论如果实施,既可以实现奥匈帝国对巴尔干半岛的控制,而能够一定程度上实现塞尔维亚自治的要求,不失为最为可行的解决方案。

斐迪南心中一惊,但他仍故作镇静地说:“这家伙有精神病!不必管他,我们继续前进!”说完,车队又开始前行。

斐迪南大公指的是奥匈帝国的皇储,自从斐迪南大公的弟弟皇太子去世之后,他就成为了皇帝的指定皇储继承人,斐迪南大公曾经主张通过兼并塞尔维亚王国,把奥匈帝国变成一个三元帝国,这个三元帝国将会涉及到欧洲大部分的势力,所以斐迪南大公也因为这件事而在1914年被刺杀。

萨拉热窝是被奥匈帝国占领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首府。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在邻近塞尔维亚边境进行以塞尔维亚为假想敌的军事演习。这一天是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联军1389年被土耳其军队打败的日子,演习选定在这一天是具有挑衅意义的,奥匈皇储斐迪南大公亲自检阅了这次演习。演习结束后,斐迪南大公返回萨拉热窝市区时,被塞尔维亚青年普林西普刺杀。德、奥匈帝国以此为借口,挑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萨拉热窝事件遂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

首先,假如费迪南大公没有被刺,但他也不会很快成为奥匈帝国皇帝,因为在那之后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还继续掌管这个帝国18年。但在巴尔干半岛的战争只会是一种民族斗争的方式持续进行。在当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经土崩瓦解。而俄罗斯即使要争夺巴尔干半岛,也不会集结全国兵力,投入到战争中。至少不会造成这种与奥匈帝国决一死战声势。那么德国就不会作为同盟国参与战争。因此,如果费迪南大公没有被刺杀,第一次世界大战肯定不会在1914年打响。巴尔干半岛的战争依然会进行,很可能以一场奥匈帝国和俄罗斯的战争,最终决定巴尔干半岛的归属作为结束。

但不管斐迪南如何动作,塞尔维亚人并不买账,以加弗里洛·普林西普为首的7人暗杀小组,早已埋伏在车站到市政厅的街道两旁,瞪着愤怒的眼睛,注视着这个凶恶的敌人。

斐迪南大公简介

图片 2

当然,这只是一家之言。历史没有假设,已经发生的或许就是最好的安排。

6月28日,这天是个晴朗的星期天,萨拉热窝热闹非凡。这天是巴尔干斯拉夫人欢乐的节日,两年前,他们战胜了土耳其,摆脱了500多年屈辱的被奴役史。一大早,街头就挤满了庆祝的人群。

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结束了三个皇朝的统治,分别是德国、奥匈帝国以及俄罗斯。其中,俄罗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共产主义成为这个国家核心的统治力量,也使整个欧洲惊慌。这也成为后来法西斯主义在欧洲崛起的一个原因——因为人们对共产主义的惧怕,给了法西斯主义宣扬反共主张的机会,逐步得到了集权的机会,最终成为欧洲最可怕的魔鬼。

“好吧,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去医院看看我的随从。”斐迪南想以此来表现一下他的仁慈。

图片 3

“镇静,镇静,一定拿稳枪,整个民族的希望可就掌握在我手里了啊。”尽管他一再地安慰自己,但心跳的加快还是使他的眼神忽闪不定。正当这个暗杀者将要采取行动时,一个警察不偏不倚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但在当时,斐迪南大公因为执意迎娶平民出身的“霍恩贝格女公爵”苏菲,导致与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的矛盾。皇帝甚至没有出席皇储的婚礼,并以“斐迪南大公与苏菲的子女都将不具有皇位继承权”作为同意这一婚礼的条件。因此,斐迪南大公的这一主张,在当时并没有实质上的推行。

这天早上9点刚过,一列豪华的车队驶进萨拉热窝车站。由奥匈帝国的近百名士兵组成的仪仗队分成两队,分列在车站两侧。一会儿,从车厢走出奥匈帝国王储弗兰兹·斐迪南大公及其妻子索菲女公爵。斐迪南大公环视了一下四周的人群,随即偕妻子钻进一辆敞篷汽车内,几分钟后,敞篷车队离开火车站,向萨拉热窝市中心驶去。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与当时还松散的归属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塞尔维亚的民族组成基本上都是塞尔维亚族。虽然当时土耳其深陷国内的革命浪潮无暇反抗,而俄罗斯因为日俄战争也无法对这一举动做出反应,但却激起了塞尔维亚民族反抗运动。在1912到1913年之前,分别发生了两次巴尔干战争,推动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斯拉夫人的民族解放运动。塞尔维亚族企图与塞尔维亚一起组成独立的“大塞尔维亚国”。

后来,斐迪南大公的车队来到一座桥上,离隐没在人群中的第一个暗杀者越来越近。这个塞尔维亚青年心跳加快,愤怒的烈火已把这个年轻的面容给烧红了,紧握炸弹的右手已浸出了汗水,握紧的左手也在暗暗的用劲,眼前一片空白,直视着第二辆敞篷汽车里的斐迪南大公。

但是在当时的欧洲,实际上最根本的矛盾,是日益壮大的德国寻求对欧洲大陆的控制,和老牌世界霸权英国之间不可避免的矛盾。在第一次是大战之前,其实德国已经有意识地军事介入意大利、比利时和法国的部分领土。而在这之前,实际上德国与英国已经有过一次争夺霸权的海战,最终以英国胜利结束。但当时,德国在欧洲大陆,无论是军事、经济,还是工业都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新兴国家,寻求对整个欧洲的控制,是大势所趋。因此,德国与英国必有一战,只是战争的方式可能不会席卷整个欧洲。

“不是的,殿下,你没发现刚才那个人是个精神病人吗?你大可以按着原计划进行访问,我保证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市长唯唯诺诺地弓着腰。

斐迪南大公与妻子,在双双被刺身亡前,他们是哈布斯堡王朝最后的希望

1914年6月28日,是人类历史上不平凡的一日,就在这个夏日的星期天,波斯尼亚的首府萨拉热窝的大街上,发出了两响震惊世界的枪声。就是这两声枪响,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所在的巴尔干半岛在欧洲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这一半岛分别连接着亚得里亚海、黑海以及地中海,是亚欧大陆之前重要的贸易转运基地。控制了巴尔干半岛意味着控制了海运贸易的要塞,显然具有非凡的经济和军事价值。因此,这一半岛长期被土耳其、奥匈帝国以及俄罗斯所觊觎,导致逐步在巴尔干半岛形成了“一触即发”的争夺局面。

斐迪南心里明白,虽然这次演习是以塞尔维亚为假想敌进行的,但塞尔维亚只不过是一个小卒子,真正的对手是俄国。但斐迪南也深信,有强大的德国作为靠山,整个巴尔干一定是奥匈帝国的。

而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实际上奥匈帝国还控制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等地区,而这一地区在之前的500年间都是属于另外一个大帝国奥斯曼土耳其控制的区域。到了1908年,趁着土耳其爆发土耳其革命,奥匈帝国公开宣布吞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车队又向前行驶,不一会儿便到了市中心,这里埋伏着第二个暗杀者察布里诺维茨。察布里诺维茨一刻也没有考虑,在手脚发抖之前便把一颗炸弹掷向斐迪南大公!

斐迪南大公成为奥匈帝国皇储,是因为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和他著名妻子茜茜公主唯一的男丁鲁道夫皇储,因为精神问题自杀身亡。根据皇族血脉亲疏关系,作为斐迪南大公的侄子,斐迪南大公本人也认同成为了这个庞大帝国的皇位继承人。而这也成为了后来整个世界的悲剧。

斐迪南大公,是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的兄弟、卡尔·卢威格大公的长子。由于皇太子早亡,约瑟断绝了后嗣,选定斐迪南作为皇储,让他准备继承奥匈帝国皇位。他从小就被送到军队进行培养训练,因而,在陆军中颇有影响。1906年由他提议,强化了这个国家的军国主义体制。

但在当时,无论奥匈帝国还是俄罗斯,都没有对这次战争有清晰的认识——两个帝国对巴尔干半岛的争夺只是区域争霸——但在当时欧洲大陆还有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格局,就是普鲁士人建立的德国开始在欧洲大陆崛起,他们的野心不甘心英国对欧洲、甚至整个世界的控制,这才将一场区域争霸的战争演变成席卷欧亚,绞杀几千万人口的“世界大战”。

斐迪南大公的车队到达亚帕尔大街的肯麦雅桥时,开始放慢速度,一辆接着一辆驶过大桥。坐在第二辆敞篷车里的斐迪南大公夫妇,看着眼前繁华热闹的街市,不由得沾沾自喜。斐迪南从敞篷汽车里频频向路边的波斯尼亚人举手示意,时不时地露出趾高气扬的神情。路旁的人们带着愤怒,但碍于政府警察挡在前方维护,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斐迪南对塞尔维亚人进行挑衅。

直到1889年,斐迪南大公都还只是奥匈帝国的一个公国大公,他是当时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的侄子。(对于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其实中国人都非常熟悉,因为他是那个著名的茜茜公主的丈夫。)因此,斐迪南大公在年轻时是一个自由自在、思想活跃、同情弱者的皇室成员。他曾经乘坐游轮环游世界,在全世界到处打猎、游玩,并与各国政要进行交流。他在环游世界中表现出了对殖民制度的批判,对被殖民人民的同情,并对美国新兴的社会制度认可,但对美国人冷漠人性的不屑。从在这一时期发生的各种事件的表现来看,斐迪南大公是一个有着新派思维、具有相当人文关怀,以及可以对理想政治进行制度安排的人物。相对于思想保守的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斐迪南大公更加有可能让持续衰败的哈布斯堡王朝恢复生机。

20世纪以来,奥匈帝国用武力吞并了波斯尼亚,又想把邻近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纳入帝国的版图,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对此早已义愤填膺。奥匈帝国统治者对此极为不安,在德国的大力支持下,奥匈帝国决定在邻近塞尔维亚边境的波斯尼亚萨拉热窝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

从历史上看,其实奥匈帝国的存在时期非常短,它的第一任皇帝就是弗朗茨·约瑟夫一世,而第二位皇帝卡尔一世,也就是最后一位皇帝。但由于奥匈帝国是一个通过联姻关系不断整合的国家,其另一个名称为“二元帝国”,也就是在原有奥地利的基础上,和后来的匈牙利形成了“二元国家”。

市政厅本想借这次帝国皇储巡视之际,讨好他一番,不料斐迪南险遭刺杀,让市长和总督吓出了满头大汗。惊魂未定的萨拉热窝市长刚准备致欢迎辞,恼怒万分的斐迪南抓住他的胳膊,叫道:“市长先生,我到这里进行和平访问,难道你就用炸弹来接待我吗?”

当时的奥匈帝国其实是一个横跨东欧的大帝国,其控制的的区域除了匈牙利和奥地利外,还包括了众多的大小王国。更重要的是,这样一个大帝国实际上控制着从黑海到地中海贸易的中转。

“喂,干什么的?”警察吆喝着。青年一愣,赶忙向警察微笑一下。

当然,后来斐迪南大公在对波斯尼亚首都萨拉热窝访问并检阅军队的行程中,被年轻的塞尔维亚激进分子加夫里洛·普林齐普刺杀。这一事件导致当时皇帝已经68岁的奥匈帝国突然失去了帝国的未来——皇储是一个帝国的根基。因此,在皇帝来说,这一事件是不可接受的。同时,也将巴尔干半岛民族反抗不可避免的推向了“绝无和解”可能的境地。

车队很快逃到了市政厅门口的广场上,这里有一大批波斯尼亚警察在等候,斐迪南觉得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了。

这里我们就可以假设,如果当时斐迪南大公没有被刺杀,缺少了这个长长的“引线”,这个“欧洲炸药”是否还会爆炸?

人们眼见着这颗炸弹向斐迪南大公的车子飞去,可就在这时,斐迪南的司机有所察觉,加快了车速,躲过了这颗炸弹。炸弹落在了车篷上后又弹到了地上,在第三辆汽车前面“轰”地一声炸开了。炸弹的碎片击伤了总督的副手、索菲的侍女和一些旁观者。

奥匈帝国包括内外莱塔尼亚,实际控制了17个王国和1个行省

同时,斐迪南大公也是一个极端的军国主义分子,他对邻近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早垂涎已久,梦想着有朝一日,也把这块富饶的土地列入自己的版图,在来萨拉热窝之前,他亲自指挥了一次军事演习,假设的进攻对象,就是他今天来到的萨拉热窝。

图片 4

察布里诺维茨掷出炸弹后,立即吞下一小瓶毒药,纵身跳进河里。几分钟后,他被打捞上来,可他忍受着剧烈的疼痛,什么也不说。

最近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比较感兴趣,特别是一战前后整个欧洲、乃至世界的格局都特别有兴趣。在网上看到一个话题比较有意思: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如果在1914年斐迪南大公没有在萨拉热窝被刺杀,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否还能够打起来?
在中国的历史教育中,我们常常会用历史潮流、大势所趋来分析战争发生的必然性,所以在网上看到了大量如“会发生,因为各方面矛盾都已经聚集,即使没有刺杀事件,一战也不可避免”之类的回答。但我想,如果我们不能回到历史发生的时点去分析当时各方面的环境,这样的回答是否过于程式化了。

“向后退!”那警察并不在意,只顾尽自己的本分。就在这一愣神之间,车队已驶过桥面。看着渐渐远去的车队,高个子青年无限遗憾叹了一声,转身消失在人群里。

因此,如果费迪南大公没有被刺,或许第一次世界大战不会发生;而没有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可能不会发生。不知道这样的结果,会让世界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

斐迪南非常清楚塞尔维亚民族对奥匈帝国的仇恨,所以这次访问他只带了这部分仪仗兵,并没有带过多的军事部队,想以此博得一些被统治民族的好感。

费迪南大公被刺杀,从一定程度上激化和加速了这场战争。将两场区域争霸战争,变成了一场席卷整个欧洲甚至亚洲的世界大战,而其结果是永远的改变了欧洲的政治格局。

也就是说,在当时,斐迪南大公被刺事件其实是一个非常长的“引线”,而在当时没有人能够看到真正的炸药在哪里,有多大。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