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孙辈,被日本人搜刮殆尽

作者:中国史

馆长张力打电话询问我,是否了解张学良六弟张学浚相关情况。我据实回答,张学浚,字尧卿,为张作霖的五夫人寿氏所生,排行老六,有散见的资料说,他早年曾在军统任职,后到台湾定居。由于此前张学浚家族中从未有人回过大陆,在接触张家亲属时,我曾询问过有关张学浚个人及其家族情况,他们回复知之甚少。

《张姓家谱》记载,在清道光年间大城因遭水患,河南赵扶段决堤,大水淹没数百里,造成房屋倒塌,农田颗粒无收。因生活无着,张作霖的曾祖父张永贵携带着儿女,闯关东谋生,一路乞讨,来到了辽宁的凌海立身,开荒种地,养家糊口。

图片 1张作霖 从“东北王”到阶下囚,再到“叛将之后”,中国现代史上煊赫一时的张作霖家族如今散布世界各地,甚至互不相识。张氏家族后人依然执著地在寻找着家族故地与历史真相,记者独家专访张作霖之孙、张学良之侄张闾实,为您揭开张氏家族在80年间的兴衰谜团。 张作霖的遗言是什么 1928年6月4日凌晨发生“皇姑屯事件”,“东北王”张作霖重伤不治。 值得注意的是,张作霖在北平成立安国军政府,自任“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是当时实际上的国家元首。所以在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将“皇姑屯事件”视为日本侵华的开始。因为谋杀一国元首,是反国际法的战争行为。 张作霖临死前留下了什么遗言呢?据张作霖的卫兵温守善回忆,张作霖在被从皇姑屯抬回大帅府的途中一直在问:是谁干的,逮住没有?当得知是日本人时,张作霖狠狠地说了句:“打!”民间的说法则是,张作霖叫张学良快回沈阳,一切以国家为重。但张闾实显然最有发言权。因为张作霖共有6位夫人,张闾实的奶奶,就是张作霖的五夫人——最得宠的寿夫人,她一直在主持打理帅府的内务,也是最接近张作霖生活的人。张闾实说,爆炸后,张作霖的喉咙被飞片切断了,小汽车直接开进了寿夫人所在的奉天大帅府小青楼。张闾实听奶奶说,爷爷抬回来后被安置在卧室的床上,一句话没说就死了,并无什么遗言。当时为了封锁消息,除了寿夫人和贴身丫环,谁也不许进去。帅府秘不发丧,13天后,张学良才从关内启程回奉天。 张学良为何13天后才迟迟返回奉天?史学界众说纷纭。而张闾实根据家族记忆,认为:“‘皇姑屯事件’发生时,大伯虽在天津,却找不到他人。部队都慌了,是寿夫人出来安抚部队,并派人到所有可能的地点去找。”张闾实觉得“皇姑屯事件”是张学良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从一个公子变成了一个大人,他心里一定很挣扎,我们感觉得到。” 张家与日军的仇怨也从此结下。“9·18事变”后,张学良的堂弟张学成投靠日军,被俘后被张学良下令枪毙。张学良晚年回忆说,东北话讲眼睫毛长不认亲,他的睫毛就很长。 记忆中的张学良 张闾实生在澳门,长在香港,后到台湾。“台北家的客厅中挂起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中一个老人着军服拿把指挥刀,母亲说那是爷爷。”他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看望张学良时的情景,张学良经常用“吃完饭有冰淇淋吃”哄孩子们把饭吃完。 小孩子并不知道大伯是被软禁的,只知道这个老人对社会的变化没有概念,因为尽管台湾的消费已经变得很贵了,张学良给孩子的红包却20年没变,都只有200元。2007年,张闾实到沈阳大帅府博物馆参观,他觉得大帅府小了很多,很多建筑都被拆掉了,“我奶奶回忆说,帅府里大小青楼旁边当时可以驻扎两个排,营房很大,甚至连大炮战车都可以容得下”。 张闾实的父亲张学浚为寿夫人所生,1948年后去了台湾。张闾实偶尔听父亲讲起父辈儿时的生活状态,那时的奉天大帅府阔气异常,每个孩子都有一层楼的空间。张学良作为家中长子,很少在帅府中久留。帅府的一切内务由寿夫人主持。 晚年的张学良喜欢在海滩边走走,吃吃小馆子,老朋友会去和他打麻将,还故意让他赢。相对于年轻时的奢侈享受,在台北时的张学良生活变得很简单,喜欢种花,养了一大笼子鹦鹉。 张闾实说,张学良家里最开始时有台电视。有一次电视里演西安事变,张学良看了之后很激动,当即把电视关了。以后再去他家,电视就不见了。“他对我大妈赵一荻非常疼爱,到了晚年还相敬如宾,每天都在一起。大伯喜欢大妈做的‘水晶肘子’,入口即化。大伯心情不好时,大妈都能帮他化解。” 家族财富去向之谜 民间有种说法,日本侵占沈阳之后,曾公开说希望张家的人能够回到东北接收张家的产业,最终敢于从日军手中拿回财产的,是胆大心细的一介女流——寿夫人。 但张闾实说这完全是杜撰,“9·18事变”当晚,奶奶寿夫人在天津度假。根据张学良晚年的口述,与张学良私交甚好的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自己掏钱包装,将帅府里的珍宝财物装满三列火车开到了北京。但是张学良拒收,还告诉本庄繁:要还的话,你应该把东北还给中国。本庄繁只好命令火车返回沈阳。 张闾实从家族记忆中得知,一出山海关,日本兵就开始抢夺火车上的财物了,回到沈阳时就只剩下了空车。所以,当时在天津的寿夫人,手上只有她从沈阳去天津度假时所带的很少的盘缠,甚至要靠天津的亲戚接济度日。 张闾实特意提到了一个已经被历史所湮没的名字:张三义堂,他说那是掌管张家在东北的财富与产业账目的机构。离开沈阳前,寿夫人曾委托张学良的姑姑张首芳代为掌管张三义堂。“9·18事变”后,张家人基本都逃到了天津,张首芳也不例外。 抗战胜利后,张家人回到沈阳查找张三义堂与张家产业的去向,才知基本已被日本人搜刮殆尽。张氏家族到底有多少家产?张学良在晚年口述中说:“不能说上亿吧,至少有五六千万。”据1926年10月10日成都《民视日报》所列财产表(相当于现在的《福布斯》排行榜)显示,北洋时期,71个官僚军阀要人私产总额达63000万元,而张作霖个人则独占5000万,高居榜首。他有20万垧土地,遍布东三省的商号,上百家厂矿,还有奉军的飞机大炮坦克车……

2010年,这里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张作霖之孙、张学良六弟张学浚之子张闾实。张闾实在台湾与张学良相处了25年,此次来天津,就任历史文化顾问,将张氏的生活情况带回到“少帅府”。

我探询张力先生,来客有何要求?

张有财先是开了一家杂货铺,内设牌局。后来,杂货铺倒闭了,他又不愿意干活,还是个赌徒,在赌场与栾家堡子一个姓王的结仇,被打死了。这一年张作霖13岁,他和一位堂兄去收尸,家里办不起棺材,亡人委屈在一个半大不小的柜子里。柜子虽不大,两个小孩却也抬不动,只好拽根绳子拖拉着回村。照老规矩,横死的人是不能进祖坟的。他们走着走着走不动了,就地找个地方掩埋了。因是冬天,天寒地冻,埋的也浮浅,只说春满花开后再妥善安葬。第二年开春早,雨水也勤,那个柜子恰好在河床上,又顺水下移了几里,只好就这样随遇而安了。

“念书的时候,人家就说我是大土匪、大军阀的孙子。上历史课讲到祖父时,老师就叫我到外面去不要听,怕太刺激了……”张闾实说,小时候父亲张学浚从没告诉过他,爷爷就是张作霖。“上小学懂事后,从学校的课外读物中,我才知道,原来客厅挂的老相片中的爷爷就是张作霖,每年过年时见的大伯便是张学良。”

张馆长介绍说,张闾实先生自报家门,寿夫人是他的祖母,他是家族成员中第一个自己到大陆寻根问祖的后辈。用张闾实的话说:“我则是第一次,此时我连爷爷的坟地在哪里都不知道,只有知道大帅府在沈阳这一线索。”

张永贵勤劳耕作,善于经营,到了张作霖的祖父张发的时候,家境富有,称“素封”。所谓素封,就是指虽然没有官爵封地,却和受封者一样富有的人家。张发有4个儿子,其第3个儿子就是张作霖的父亲,名叫张有财。张发死后,张有财就带着属于自己的那份财产来到了海城。

从“土匪”到“东北王”

本文出自历史说(www.lishiqw.com)

图片 2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寿夫人强忍悲痛,沉着应对。“当时我奶奶主持家政,每天照样浓妆艳抹,有说有笑地接待各方来客。”张闾实说。一天,日本总领事太太以访问寿夫人为名,来探听张作霖的死活。当时,张学良尚未赶回沈阳。事态紧急,寿夫人急中生智,忙到里屋梳洗打扮,身着艳丽的服装,从容不迫地走进客厅,招待日本总领事太太。言谈之中,寿夫人一面让副官开启香槟,与日本总领事太太庆祝张作霖逃此大难;一面连连致歉,称“大帅遇险受伤并受惊吓,刚刚安置睡下”,搪塞过去。寿夫人毫无悲戚之相,最终骗得日本总领事太太深信,张作霖还活着。

远居港台及海外的张氏家族不曾知晓,早在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的第二年即1937年12月,张学良的老家驾掌寺地域,即从海城县划归盘山县。1970年又划归大洼区,1975年大洼区改为现今的大洼县。行政区划几易其名,但张学良在叶家村的祖坟却安然,族人仍在故里躬耕劳作,繁衍生息。

图片 3

在位于辽宁沈阳的张氏帅府东院,有一栋中西合璧的小青楼,位于帅府花园的中心,呈“凹”字形,分上下两层,一楼东、西两个房间分别是寿夫人的卧室和会客厅。因楼上曾是张作霖几个女儿的住所,小青楼也一直有个别号叫“小姐楼”。但其实,这座楼最初就是张作霖专门为心爱的五夫人而建的。张作霖的几位妻子曾异口同声地感叹:“嫁给他就嫁给了眼泪”,因为张作霖之后虽然还娶了六夫人,但10多年中,只有寿夫人一直深得宠爱,无人能及。张闾实告诉笔者:“奶奶之所以受宠,和她的精明能干、智慧周到有关。她很善于协调和其他人的关系,和各位夫人相处融洽,口碑很好。”

张力馆长对我说,张氏帅府曾接待过言过其实的所谓张氏亲属,所以他征求我的意见。现在帅府已经得体招待了张先生,包括参观、宴请,张力直截了当谈到下步如何接待。

在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东风镇叶家村境内,有一个“张氏墓园”,是张作霖家族的祖坟,葬有张作霖的曾祖父张永贵、祖父张发、父亲张有财以及张氏家族的其他故人。

寿夫人一生,为张作霖生下张学森、张学浚、张学英、张学铨四子。张作霖去世时,她只有35岁。之后为夫守节,终生未再嫁。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她移居天津,1948年底,转迁台湾。1974年在台北病逝,终年81岁。

2000年7月,盘锦市政府对已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张氏墓园,进行了第二次大规模维修。我应邀与张氏家属联络后,送达了张学良将军题写的“张氏墓园”。新墓园气势宏伟,墓园迎面醒目的石碑上,镌刻着张学良亲笔题写的“张氏墓园”,甬路上分立左右的望柱上刻有一副联语:“前人卧一方瑞地;后世出千古功臣。”

图片 4

1917年,张作霖扳倒政敌冯德麟,完全控制了奉天省的军事大权。之后,“机警过人”、“长于权谋数术”的他,在角逐东北的过程中,用一系列政治手腕,完成了统一东三省的霸业,成为名副其实的“东北王”。人们曾形容他当年的状态是“稳坐奉天,抽着烟,喝着茶,手里操控着几根线,上连段祺瑞,下连许兰洲、孟恩远。他说‘动’,就有人动;说‘停’,就有人停。”

我表态:“应该满足他的要求。盘锦方面我安排。”

张作霖发迹后,决定给父亲迁坟,专门从沈阳请来高人。高人在查勘了张有财的落葬处后,说“不必迁了,老先生自选大宅,方圆几里,唯此处为风水之先”。张作霖第三次安葬父亲是厚葬,也算了却多年以来对父亲的一份歉疚,大张旗鼓,宴请全村的人参加,并诚心请回致死父亲的那两位老赌友。这对兄弟自张作霖得势后,一直在外边躲藏着。

张作霖作为北洋军阀奉系首领,“北洋政府”最后一个掌权者,是中国近代史上争议最大的人物之一。他1875年出生于辽宁海城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聪明好学。但迫于家境,他卖过包子,做过货郎,还曾跟着养父学习兽医,医术远近闻名。谈起他的出身,方家野史却几乎众口一词——“土匪”。对此,张作霖自己当然不承认:“都说我张作霖当过‘胡子’,我要是拿过谁一个扫帚疙瘩,死后也要入十八层地狱,变驴变马去还人家。”可以想见,他是非常委屈和气愤的。然而他没有想到,自己此后的人生,跌宕起伏、扑朔迷离,留给后人无数的谜,也让后代“长期生活在历史的阴影下”。

2007年3月26日,沈阳张氏帅府博物馆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来者自报家门:张学良将军六弟张学浚之子张闾实,现任台湾高尔夫之旅杂志社总编辑。

这些事是张作霖老家那村子里的一位老人说的,那个村子叫驾掌寺村。这位老人最后作了一句点评:张有财是横死,张作霖也是横死,这就叫命。

当日,张作霖遇险后立即被送回小青楼一层的西屋内,当时在车上已因被弹片割断喉咙气绝身亡。张闾实说:“爷爷被炸后,送回帅府时已死亡,寿夫人下令不得对外公布并立即私拟了遗嘱,其中几句话是‘此系日本人阴谋无疑,我的生命已难救。唯宜严守秘密,不使外人得知,一面力持镇静,维持秩序。召小六子回奉主持政事,希望诸人辅助。’”

前车之鉴,在那场张学良九弟真假之争中,曾掀起国内外引人注目的诉讼,老馆长杨景华竟作为被告,多次出现在法庭。幸亏他掌握大量证据,理直气壮驳斥了原告张学忠的不实之词,揭穿了他的真面目,捍卫了帅府博物馆和自己的尊严。如今,张家有人前来故土探望,帅府理所当然热情接待,但倘若来人虚张声势,冒名顶替,岂不让世人贻笑大方?

在天津市和平区赤峰道78号,有一座红顶白墙的三层洋楼,人称“少帅府”。1925年至1931年,张学良曾在这里居住,并与赵四小姐结下了一世恋情。在经过多次转卖后,“少帅府”被划归国有,现在经营湘菜。

张氏墓园原有张氏家族的9座坟墓,当地人称之为“九盔”。现在共有11座坟墓,其中包括高祖张永贵、曾祖张发、祖父张有财、伯父张作孚等。排列在前面,而且规模比较大的两座,是张作霖的父亲张有财和二哥张作孚的。1912年1月初,时任中华民国陆军二十七师师长的张作霖,携妻带子回乡安葬张作孚并祭扫祖坟时,重修了墓园。当时张学良年仅12岁。“九一八事”变后,此墓园虽然被毁,但遗址一直留存。1984年,张氏墓园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镇政府曾进行了一次修缮。敦厚的人们感念张学良将军为民族做出的牺牲,对位于耕地中的这块墓地做了整修,辟出甬路。

图片 5

摘自《文史精华》2010年第1期 作者:赵杰

1895年,20岁的张作霖有了第一次婚姻,妻子赵氏比较端庄,但眼睛斜视,性格刚烈。1901年,她生下一个男婴,就是张学良。张闾实告诉笔者:“《马关条约》签订后,东北社会秩序混乱,爷爷成立了保险队,自己当头,负责周围七八个村子的治安,深受百姓称赞。后来,他的队伍发展到三四百人,成了辽西一代最强悍的武装之一,这就是日后奉系军阀的最初班底,也是爷爷后来发迹的资本。”

张闾实牵挂的墓地就是张学良的祖墓,即位于辽宁盘锦市大洼县东风镇叶家村的张氏墓园。

张作霖一生共娶了6位夫人,生有14个子女。张闾实的奶奶张寿懿是张作霖的五夫人,她聪颖贤惠,人们称她“寿夫人”、大帅府的“二把手”。1916年,袁世凯去世后,张作霖被任命为奉天督军兼省长。那年夏天,他应邀参加奉天省立女子中学的毕业典礼。寿懿代表全体毕业生致谢词,她娇柔的声音,曼妙的身姿,一下就吸引住了张作霖。后来,张作霖派人调查发现,这位女子身世不凡,是满族人,其父亲寿山将军是黑龙江一位民族英雄,其爷爷也是清军的一名悍将,曾在一次作战中身中12处刀伤仍不下战场。张作霖肃然起敬。不久,寿懿便嫁给了大她近20岁的张作霖。

4月2日,不食前言的张闾实先生风尘仆仆地从北京专程直飞沈阳。第二天,我与张力和研究室主任范丽红,陪同张闾实前往盘锦大洼拜祭张氏墓园。

2011年一个清爽的夏日,笔者来到天津“少帅府”,和张闾实促膝而谈。一件浅蓝色衬衣,休闲牛仔裤,笑起来嘴角挂着两个浅浅的酒窝,张闾实给人的印象儒雅而随性。谈起张氏后人,他显得很自豪:“我们张家六房,没有用过张学良的名字谋利,全都靠自己努力。”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张闾实面对笔者,追溯了爷爷张作霖和大伯张学良尘封多年的往事。

张力回复:“只是扫墓。”

突如其来的变故

此次到大陆,他是带着母亲和兄弟姐妹的重托而来的。据张闾实自己解释说,事先接洽的同伴行程有变,所以自己冒昧探访帅府。他原本想前往驿马坊祭祖的愿望,同样是行程限制只能作罢。但祭祖心切的张闾实先生决定几天后,专程返沈祭祖。

1928年6月4日凌晨5点30分,张作霖乘专车通过京奉与南满铁路交叉处时被炸,后被证实是日本关东军所为,这就是着名的“皇姑屯事件”。张闾实说:“日本多年前就想在东北实现侵占计划,但始终没能得逞,爷爷是主要障碍。在对待日本人的问题上,爷爷曾说,‘我不能出卖东北,不能让后代骂我张作霖是卖国贼。我什么也不怕,这个臭皮囊早就不打算要了。’”

在高速公路口迎接我们一行的政协文史委主任贾伟志,按我的咐吩,先前已经对张闾实前来祭扫做了妥善安排。

自报家门归乡祭祖

张闾实:台湾的说法是因为张学良失去了中国。我也在想,那是因为你贪污,因为你自己的军队,你不能怪到我们头上。这个还扯到我们后来结婚,婚姻都有影响。我本来认识一个航空公司的女孩,本来还不错的,结果她母亲一听我是张家的小孩,坚决不准了。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