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蠡的形迹,文种简介和故事

作者:中国史

文种是个奇人,他的人生可谓是一路风雨一路晴,这句话怎么说呢?我们粗略的理一下文种的一生,可以看到有两条十分明显的界限,换句话说文种的人生是大起大落的,低谷、高潮再到一个低谷,在这样的浮浮沉沉中,文种到底是如何度过的呢?公元前473年句践亲率越国大军攻破了吴国的大都姑苏城,迫使吴王夫差在姑苏台自刎,从而报了当年三年在吴为奴的一箭之仇,同时句践也建立了春秋时期的最后一个霸权,而他自己也成了春秋五霸之一。应该说句践能够创下这样的千古基业和他个人的勤奋与努力是分不开的,但同时他的左膀右臂也为他的成功做出了许多重要贡献,而最重要的两个人当然是文种和范蠡。然而在帮助句践完成了大事业之后,范蠡作出的决定是离开越国,到别的地方去闯荡,结果呢是在陶这个地方下海经商了。至于陶是个什么地方,我这里稍作交代:陶,春秋末属宋国,为春秋战国时著名的商业城市。借着这个地方优越的地理环境,范蠡的生意越做越大,最终成为了一方富贾,而被后世尊称为“陶朱公”。贾谊《过秦论》中有言:“才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贤,陶朱、猗顿之富。”这里所说的陶朱也便是范蠡,而文种因为没有听信范蠡的话,执意留在了越国,而最终的下场却是被句践无情地赐死,这真叫“英雄落地无声,只换得后人怜悯。”那么文种当时为什么不走呢?有人讲:越国这地方好啊!这地方山清水秀,好得令文种舍不得离开啊!是,这一点的确是不容否认的,越国的的确确是个好地方,水乡,酒乡,鱼米之乡……这样的美名是不胜枚举啊,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地方却把文种给害了。句践举着剑对文种说:“文种啊,看你也老了,给你把剑,你自己看着办吧!”他让文种自己看着办!那还能怎么办呢?“一剑在手,脑袋不留!”而文种自己要到这个时候才醒悟啊,他仰天长啸:“嗟乎!吾闻大恩不报,大功不还,其谓斯乎?吾悔不随范蠡之谋,乃为越王所戮!”他后悔了,可是老兄,迟了啊!!!不过我倒认为文种一开始并非不知道句践的专横与骄傲,“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世人皆知,况且现在这位是得大胜之后坐稳了江山的君王,那是更加难以伺候,而且一方面范蠡走的时候已经和文种把道理讲的十分的明白了,利害关系分析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另一方面文种自己也是个聪明人,对于帝王之心的琢磨,那是肯定有一点方向的,况且帮助句践这么多年,对于句践的脾气早已经摸得清清楚楚。那他怎么还会坚持到底,就是不走呢?我觉得最主要的是有两点他自己主观上的因素在作怪,而恰恰就是这两点致命的因素要了文种的性命,或者说这两点因素也是中国历代文人雅士的一种通病。那么是哪两点主观因素呢?我们一个一个分析。一,为了报答句践的知遇之恩。历史上类似于这样的故事也有很多:孙膑为报答齐威王的知遇之恩,硬是要拖着残腿和田忌将军一起南征北战,打了几个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战役,像“围魏救赵”,马陵大战,这些都已经成为了中国军事史上的千古佳传;而另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就是诸葛亮,刘备三顾茅庐的恩情令他一生难忘,从而他用自己的双手为蜀国苦苦的鞠躬尽瘁了整整27年,正好是他的半辈子!那么文种又是受到了句践怎样的礼遇,让他宁死不走呢?这个事儿啊,我们得从文种的家乡说起。西汶艺术网可能很多人会认为文种是越国人,也就是现在浙江绍兴人,其实不然,据考证,文种是春秋末期楚国郢人,他是京都人,因为楚国的都城就是郢,也就是现在湖北省江陵市的西北部,对于当今中国来说,这个地方算不得偏远,然而对于当时,这个地方离所谓的中原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所以楚国相对来说是个比较偏远的国家,而在这个国家中,文种并没有得到当时国王楚平王的赏识,给他在基层做了一个很小很小的官。那这个小官到底是怎样一种角色呢?首先这个官名叫做宛令。什么叫做宛令呢?说白了也就是宛县的县令,宛县也就是现在现在河南的安阳,而这个县令相当于现在的县长,仅仅县长而已,连县委书记都算不上。这个官的确是显得有些小了啊!况且那个时候的县与现在的县的概念未必完全一样。想想啊,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确切的说那个时候还没那么大)要分成那么多个国家,然后一个国家再进行行政区划,如果真的折合,我觉得和现在意义上的镇长和乡长级别差不多,甚至连村长都是有可能的。这样级别的的一个官职对于有大才能又有大志向的文种来说当然是远远不够的。虽然说在宛令任上他还是做了很多勤政爱民的好事,但真正属于他展现政治才能的舞台并不宽广。就像只欲展翅高飞的小鸟被囚禁在一只并不大的笼子里一样。他难受的很啊!所以在结识了宛城贤士范蠡之后,又在范蠡的极力劝说下,他们俩个一同来到了越国。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文种是希望范蠡能够去楚国的高层谋个位置,然后他自己可以通过范蠡来间接地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然而目光长远的范蠡并不以为然,他认为,根据楚国当时的政治状况自己被起用的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即使被起用了,也难于施展自己的抱负。要想自己有为于天下,也只有离开楚国。那么为什么两个人会选择去越国呢?这个国家从地域上讲更加偏远了,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讲!两个人到了越国以后,受到了句践的热烈欢迎,是以庙堂之礼礼遇之,并且拜为大夫,参议国事。想想啊,这边是个差不多打打杂的县令,而另一边是一个能够参政议政的大夫,这样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天差地别啊!而这样的一个平台,就胸怀大志的文种来讲绝对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他是必须要充分利用的,不然煮熟的鸭子都飞了,那这个人也太懦弱了一点了,也太胸无大志了一点吧!但文种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才能在之后的二十多年中干出一番大事业。所以我觉得当范蠡邀文种离开的时候,文种心里肯定在琢磨:当年句践待我不薄啊,没有他的赏识也就没有我文种的今天啊!如果我现在一走了之,那岂不是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了,我看我还是留下来吧!可是又有谁会想到,这一留却留出了祸水。这个估计文种一开始是并没有料到的,而当范蠡劝他的时候,他还天真地不相信范蠡的话。页码1 2 3 <

图片 1
图片 2
范蠡,字少伯,世称范伯,春秋末期楚国宛人,是越国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当年文种见到范蠡,倾心言道:“东南有霸兆,不如往仕。”二人相伴东游,入越而止。越王与范蠡投缘,畅言数日,遭当朝大夫石买猜忌。范蠡黯然不言,默默而退,优游于楚越之间。文种向句践进言:“蠡有高世之才,必有负俗之累;有至智之明者,必破庶众之议。”于是句践敦请范蠡,以师事之。
句践三年,越王不听范蠡劝诫,执意攻吴,损失惨重,越国残军退守至会稽山麓,范蠡向句践献“臣服求和”之策。句践本想让范蠡守国,范蠡对曰:“四封之内,百姓之事,蠡不如种也。四封之外,敌国之制,立断之事,种亦不如蠡也。”于是改由文种守国。范蠡向句践剖明心迹:“辅危主,存亡国,不耻屈厄之难,安守被辱之地,往而必反,与君复仇者,臣之事也。”便随句践质吴三年。夫差见范蠡忠心能干,甚是赏识,想为己所用,范蠡不卑不亢:“亡国之臣,不敢语政,败军之将,不敢语勇。”他还给了夫差体面的台阶,以不绝其念:“得君臣相保,愿得入备扫除,出给趋走,臣之愿也。”其间,他又向句践献尝夫差便溺之计,为吴王问病卜疾。在吴期间,范蠡含垢忍辱,隐而不发,屡出良谋,终使吴王释放句践一行归国。
范蠡返回越国后,与文种合谋强越灭吴,其中在诸暨苎萝山麓觅得美女西施、郑旦,献给吴王夫差是最为后世传颂的计策之一。句践七年,范蠡观天文、卜星相,拟定法条于紫宫,在今绍兴卧龙山下建一座小城作为越国的国都,史称“句践小城”;而后又建立了与小城毗连的大城,为越国之都的大越城。此外大力发展经济,加强军队建设,使得越国由衰转盛,国力和军力都有了空前的提高。句践十九年,吴越笠泽之战,吴军大败。
吴王夫差欲演句践当年会稽旧事,句践不忍夫差之言凄凄,将许之。范蠡坚决反对,说:“王已属政于执事。”不待句践多思,即战鼓齐鸣,大举进兵姑苏,遂灭吴国。
灭吴后,范蠡并未陶醉,辞别句践而去。其时的句践五味杂陈,难以名状,遂使良工锻铸范蠡金像,置于座侧,以朝夕论政。
范蠡离开越国后,周游齐国,号称“鸱夷子皮”;治产巨万,受任齐相。后又散财弃官,到陶生活,再度治产千万,改名“陶朱公”。范蠡在经营上奉行“务完物,无息币”的原则,即一定要保证所经营货物的质量,在营销过程中注意保持资金流转的通畅;他还总结出“论其有余不足,则知贵贱。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无论是在实践上还是在经济学理论上,范蠡都是实至名归的商界鼻祖,也有人说此套理论是计然传授给范蠡的。
越国故地诸暨曾为范蠡封地。“原长山”被命名为“陶朱山”,建有范相庙、陶朱村、范相坛和范蠡岩、鸱夷井等古迹。北宋名臣范仲淹出任越州知州时,曾到诸暨实地膜拜,并即席题诗:“翠峰高与白云闲,吾祖曾居水石间。千载家风应未坠,子孙还解爱青山。”北宋名士吴处厚所撰《陶朱公碑文》更是字字珠玑,传承至今。1987年,诸暨人民政府在陶朱山开辟陶朱公园,将山下之街命名为范蠡路,苎萝山麓重修的西施殿内也有范蠡塑像……在诸暨,范蠡的行迹四处可见,他已成为诸暨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种(?—公元前472年)也作文仲、字会、少禽,一作子禽,春秋末期楚之郢人,后定居越国。春秋末期著名的谋略家。越王勾践的谋臣,和范蠡一起,为勾践最终打败吴王夫差立下赫赫功劳。灭吴后,自觉功高,不听从范蠡劝告,收到范蠡留下的信后,请假未去上朝。尔后,为勾践所不容。最后,被勾践赐死。 春秋末越国大夫,字少禽,或作子禽。楚国郢人。公元前494年吴破越,他向越 王勾践献计,贿赂吴太宰,得免-。助勾践发愤图强,终于灭吴。后被勾践赐剑自杀。文种,字会、少禽,一作子禽,春秋末期楚之郢人,后定居越国。春秋末期著名的谋略家。越王勾践的谋臣,和范蠡一起为勾践最终打败吴王夫差立下赫赫功劳。灭吴后,自觉功高,不听从范蠡劝告继续留下为臣,却被勾践不容,受赐剑自刎而死。 勾践三年,越王勾践兵败于吴时,奉勾践之命赴吴议和。勾践夫妇偕大夫范蠡质于吴,文种主持国政,群臣于浙江之上临水祖道,种之祝词曰:“前沉后扬。祸为德根,忧为福堂。威人者灭,服从者昌。”句践归国,日以报吴,举国政属之种。吴增封越国,纵横八百余里。种索葛布十万、甘蜜九党、文笥七枚、狐皮五双、晋竹十艘,以复封礼。言其治国之道为“爱民”二字:利之无害,成之无败,生之无杀,与之无夺,乐之无苦,喜之无怒。种总结商周以来征伐经验,提出伐吴九术。其九术为:一曰尊天地,事鬼神;二曰重财帛,以遗其君;三曰贵籴粟缟,以空其邦;四曰遗之美好,以为劳其志;五曰遗之巧匠,使起宫室高台,尽其财,疲其力;六曰遗其谀臣,使之易伐;七曰强其谏臣,使之自杀;八曰邦家富而备器;九曰坚厉甲兵,以承其弊。勾践十三年,赴吴请籴粟万石,两年后,拣择精粟而蒸,还于吴。吴既灭,范蠡引退,致信种曰:“高鸟散,良弓藏,狡兔尽,走狗烹。”种得范蠡书后称病不朝,人或谗种且作乱。越王乃赐种属镂之剑曰:“子有阴谋兵法,顷敌取国。九术之策,今用三已破强吴,其六尚在子所,愿幸以余术为孤前王于地下谋吴之前人。”种遂伏剑。死后葬于越都西山之上,改名西山为“种山”,即现在绍兴城内卧龙山。墓在卧龙山望海亭之下。春秋末期著名的谋略家。越王勾践的谋臣,和范蠡一起为勾践最终打败吴王夫差立下赫赫功劳。灭吴后,范蠡逃跑,并留下信给文种,劝他逃跑。文种看了之后,称病不朝。于是有人进谗言说文种要造反作乱,勾践听信谗言,赐给文种一把名为属缕的剑,说:“你当初给我出了9条对付吴国的策略,我只用3条便打败了吴国,剩下6条在你那里,你用这6条去地下为寡人的先王去打败吴国的先王吧!”于是文种自杀。

返回目录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