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和故事,游说六国用连横而破合纵

作者:中国史

战国时代是一个兵荒马乱、诸侯国并立的年代,各个诸侯国为了要发展壮大的自己的势力,纷纷颁布法令,进行改革,在思想上统治者放松对人民的控制,儒、墨、法、纵横诸家并立,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百家争鸣的局面,而各家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积极奔走于各个诸侯国,为统治者服务。在这样一个诸侯争霸的时代下,‘‘儒家的怀柔之策和谦谦风度是多么不合事宜,墨家的“兼爱”“非攻”极难叫之响应,法家的严刑峻法一时免不了上下树敌。纵横家们则抱着实用主义之态度,并不热衷于派别之分,哪家哪派可以派上用场,便临时实行‘拿来主义’之后便弃之一旁,决不自始至终贯彻某一种,一切学说教训都只是作为圆通策略的工具”。因此,从中可看出战国时代,纵横家是一个受各个统治者欢迎的一派,他们迎合了时代需要和君王的喜好,便能得到恩宠,从此平步青云,滋享荣华富贵。张仪顺应时势,师从鬼谷子学纵横之术,为以后他辉煌的一生铺平了道路。张仪出身卑微,据《史记·张仪列传》载:“张仪已学游说诸侯。尝从楚相饮,已而楚相之璧,门下意张仪曰:‘仪贪行,必此盗相君之璧’。共执张仪,掠笞数百”。他没有其他的求生技能,却有杰出的才华和勃勃雄心,当然他是不会满足于低微的社会地位,于是,通过游说兜售自己的谋略而跻身于上流社会,正如“惟一读书为专业,揣摩为手腕,取尊容为目标”。诸侯国有雄心之国君以谋称帝,建立强大的国家,对人才极其需要,于是礼贤下士、招揽人才,秦国就是诸侯国之中最有代表的一个。公元前338年,秦孝公死,秦惠文王立。商鞅虽然遭到保守势力的陷害而被车裂,但他死后法令并未改变,他变法所确立的地主阶级的政治路线仍然得到了继承和执行,秦国继续坚持“有功者显荣,无功者虽富无所芬华”的原则。由于实行这样的政策,许多秦国以外的“士”,纷纷投向秦国,他们愿意为秦国新兴的封建政权效力。《史记·秦本纪》载在秦孝公时下令:“……宾客群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吾且尊官,与之分土”。由此可见秦国为了强国“宾客”与“群臣”是一视同仁的,在“尊官”“分土”的诱惑下,到秦惠文王时,秦国已聚集了一大批各色各样的人才。秦惠文王继承先祖的遗愿,他掌权后不久,秦收复了河西之地,占有河西之地,使秦国在战略上处于极其有利的地位,它的西面、北面没有了强敌,南有秦岭巴蜀、楚国相隔,东依黄河、函谷关一线天险,将各个诸侯国拒之关外,这在关中创造出一个极为稳定的环境,其形势不仅进可以攻,退可以守,而且有利于发展农业生产,封建经济迅速增长保证了政治的稳定。此时,秦无疑在诸侯国中已是名副其实的强国,逐渐具有了称霸天下的能力,因此引起了东方六国的恐慌,在苏秦的游说下,六国“合纵”联合对付秦国,当然,这对野心勃勃的秦国东进出了很大的难题,秦急需一人破坏这种局面,张仪顺势而出,入秦,惠文王十年张仪被任为秦相。《资治通鉴·显王》载“苏秦恐秦兵至赵而败从约,念莫可使用于秦者,乃激怒张仪,入之秦”。《史记·张仪列传》载“……张仪之来也,自以为故人,求益,反见辱,怒,念诸侯莫可事,独秦能苦赵,乃遂入秦”。从两段史料看,张仪入秦似乎是在苏秦的激怒下,他为了雪辱,看似偶然,实则必然,正如他自己所想“念诸侯莫可事,独秦能苦赵”,他是放眼于天下经过深思熟虑的抉择下,才决定入秦。并非意气用事。张仪入秦见秦惠文王,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向秦惠文王娓娓阐述了天下之形势,以及他的政治抱负,把他的才华表现的淋漓尽致,深的秦惠文王欢心,从《战国策·秦策·张仪说秦王章》引一段史料,来看他非凡的说话艺术,“臣闻之,弗知而言为不智,知而不言为不忠。为人臣不忠当死,言不审亦当死。虽然,臣愿悉言所闻,大王裁其罪。”张仪见秦王不是一见面就自吹自擂,炫耀自己多有才华,而是先向秦王表露他的赤胆忠心,赢得秦王的信任,吊起秦王的胃口,接着“……今秦地断长续短,方数千里,名师数百万。秦之号令赏罚,地形利害,天下莫如也。以此与天下,天下不足兼而有也。是知秦战未尝不胜,攻未尝不取,所当未尝不破也。开地数千里,此甚大功也。然而甲兵顿,士民病,蓄积索,田畴荒,囷仓虚,四邻诸侯不服,伯王之名不成,此无异故,谋臣皆不尽其忠也。……荆王亡走,东伏于陈。当是之时,随荆以兵,则荆可举。举荆,则其民足贪也,地足利也。东以强齐、燕,中[以]澳门新萄京8522,陵三晋。然则是一举而伯王之名可成也,四邻诸侯可朝也。而谋臣不为,引军而退,与荆人和。……然则是一举而伯王之名可成也,四邻诸侯可朝也。而谋臣不为,引军而退,与魏氏和……[是]一举而三晋亡,从者败。大王拱手以须,天下[编]随而伏,伯王之名可成也。而谋臣不为,引军而退,与赵氏为和。”张仪反复列举本可以成“伯王之名”的事例,而由于“谋臣不为”导致“伯王之名”不成,有为地向秦王证明忠心谋臣的作用,从侧面说明了他自己的忠,向秦王展露了他的才华,同时分析了秦面临的天下形势,秦图天下需要哪些准备,更显他自己的价值。吊足秦王的胃口张仪还不过瘾,又说:“以大王之明,秦兵之强,伯王之业地,尊不可得,乃取欺于亡国,是谋臣之拙也”。用“谋臣之拙”反衬他自己的“智”,既然“大王之明”当然要用“智”,不然秦王也变得“愚”了。在夸赞别人之时,顺其自然也推销了自己,等时机成熟后,“……今秦地断长续短,方数千里,名师数百万,秦国号令赏罚,地形利害,天下莫如也。以此与天下,天下可兼而有也。臣昧死望见大王,言所以[一]举[而]破天下之从,举赵亡韩,臣荆、魏,亲齐、燕,以成伯王之名,朝四邻诸侯之道”,张仪一吐为快。张仪切中要害,一语点破秦王心中之所想,向秦王吐露了自己的“连横”策略,可谓水到渠成,秦王早已沉浸张仪所描绘的美丽蓝图之中,于是乎,“秦王悦之,以为客卿”,张仪从此飞黄腾达,也为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奠定了坚定的基础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群雄争立的战国游走于各个诸侯国,在那个时期的历史舞台光彩夺目,出尽风头,尽显外交才华,为秦国做出了巨大贡献。一张仪在“连横”中第一步,分析天下之势,首先看到魏、楚的重要性。《战国策·秦策·司马错与张仪争论于秦惠王前章》记载张仪的回话:“亲魏善楚,下兵三川,塞轘辕、缑氏之口,当屯留之道,魏绝南阳,楚临南郑,秦攻新城、宜阳,以临二周之郊,诛周主之罪,侵楚、魏之地。……挟天子以令天下,天下莫敢不听,此王业也”。魏、楚地缘与秦接壤,“图王业”必须要先从“侵楚、魏之地”下手,魏、楚且在“合纵”的国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不过,秦不能同时侵吞魏、楚,从当时看,楚强魏弱,魏却是合纵的核心,张仪提出“且夫秦之所欲弱者莫如楚,而能弱楚者莫如梁”,可见,张仪战略眼光的长远,见解之独到;张仪上任后,首先“欲令魏先事秦而诸侯效之”的策略,由此可见秦“亲”魏必然是张仪外交的第一步,他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破坏对秦不利的合纵策略。对魏的外交的成功与否,关系着他未来的“连横”策略的命运,关系着自己能否真正得到秦王的恩宠,换而言之,他的荣华富贵能否继续,既然魏在张仪外交思想中如此重要,当然他是不能有丝毫马虎。他为了让魏亲附于秦,对魏的外交过程中软硬兼使,《史记·张仪列传》记载:“秦惠文王十年,使公子华与张仪围蒲阳,降之。仪因言秦复与魏,而使公子繇质於魏。仪因说魏王曰:‘秦王之遇魏甚厚,魏不可以无礼。’魏因入上郡、少梁,谢秦惠王”。张仪先用武力夺取蒲阳,先给一个下马威挫其锐气,为了表现秦与魏的友好,没有蚕食魏的野心,不但还其土地还把公子繇做为人质送到魏,从表面上看,秦是多么有诚意,实则正中张仪下怀,他先让秦国在诸侯国中赢得声誉,让魏国君臣上下从心理上佩服秦,觉得有亏于秦,张仪便提出“魏不可以无礼”,魏还那有话说,心甘情愿献出了土地以示魏之诚意。张仪外交手腕之高可见一般,不用强大的武力掠夺土地而让对方心悦诚服地献出土地,不仅拥有了土地还让对手亲附于自己,可谓一箭双雕。张仪初露锋芒,秦惠王心悦之,封张仪为相,张仪为自己捍卫了荣誉。张仪说服魏国真正亲附于秦,道路是曲折的,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史记·张仪列传》记载:“……东还而免相,相魏以为秦,欲令魏先事秦而诸侯效之。魏王不肯听仪。秦王怒,伐取魏之曲沃,平周。……留魏四岁而魏襄王卒,哀王立。张仪复说哀王,哀王不听,於是张仪阴令秦代魏。魏与秦战败。”从此段史料得知,张仪的“连横”策略在魏推行并不容易,为了能达到他“为秦”的目的,精心与秦惠王上演了他被免相的一幕,进而奔走到魏国,作魏相,从内部摸清魏国,可以说张仪成了一个“间谍”,表面上为了魏国,说服魏王亲秦,为了“连横”他是不择手段,魏王不听,便让秦用武力攻魏,蚕食魏国土地,在军事上使秦给予他帮助。用道德的眼光看张仪,他简直就是一个卑鄙小人,然而。作为外交家,为了达到目的他做的一切又无可厚非。西汶艺术网[ 2 <

张仪,生年不详,卒于秦武王元年,一说秦武王二年。魏国贵族后裔,曾随鬼谷子学习纵横之术。其主要活动应在苏秦之前,是战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和谋略家。 战国时,列国林立,诸侯争霸,割据战争频繁。各诸侯国在外交和军事上,纷纷采取合纵连横的策略。或合纵,合众弱以攻一强,防止强国的兼并,或连横,事一强以攻众弱,达到兼并土地的目的。张仪正是作为杰出的纵横家出现在战国的政治舞台上,对列国兼并战争形势的变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之一〗 秦惠文君九年,张仪由赵国西入秦国,凭借出众的才智.被秦惠王任为客卿,筹划谋略攻伐之事。次年,秦国仿效三晋的官僚机构开始设置相位,称相邦或相国,张仪出任此职。他是秦国置相后的第一任相国,位居百官之首,参预军政要务及外交活动。从此开始了他的政治、外交和军事生涯。 张仪拜相后,积极为秦国谋划。他采用连横术迫使韩、魏太子来秦朝拜,并与公子华攻取魏国蒲阳。又游说魏惠王,不用一兵一卒,使得魏国把上郡15县,包括少梁<今陕西韩城南)一起献给秦国。秦惠文君十三年,张仪又率军攻取魏国的陕县。这样,黄河天险为秦所占有。随着秦国威势的不断增长,张仪辅佐秦惠文君于同年称王,秦国国势日益强盛。 秦惠文王更元二年,秦国为了对抗魏惠王的合纵政策,进而达到兼并魏国国土的目的,张仪运用连横策略,与齐、楚大臣会于啮桑以消除秦国东进的忧虑。张仪从啮桑回到秦国,被免去相位。三年,魏国由于惠施联齐,楚没有结果,不得不改用张仪为相,企图连秦、韩而攻齐楚。其实张仪的最终目的是想让魏国做依附秦国的带头羊。由于连横威胁各国,秦惠文王更元六年魏国人公孙衍受齐、楚、韩、赵、燕等国的支持,出任魏相,张仪被驱逐回秦。秦惠文王更元八年张仪再次任秦相国。九年,秦惠王接受司马错的建议,遣张仪、司马错等人率兵伐蜀,取得胜利,旋即又灭巴、苴两国。这样秦国占据了富饶的天府之国,有了巩固的大后方,为秦国的经济发展和军事战争,提供了有利条件。 秦惠文王更元十二年秦惠王想攻伐齐国,但忧虑齐、楚结成联盟,便派张仪入楚游说楚怀王。张仪利诱楚怀王说,楚诚能绝齐,秦愿献商于之地六百里。楚怀王听信此言,与齐断绝关系,并派人入秦受地,张仪对楚使说:仪与王约六里,不闻六百里。楚国的使臣返回楚国,把张仪的话告诉了楚怀王,楚怀王一怒之下,兴兵攻打秦国。秦惠文王更元十三年秦兵大败楚军于丹阳,虏楚将屈丐等70多人,攻占了楚的汉中,取地600里,置汉中郡。这样秦国的巴蜀与汉中连成一片,既排除了楚国对秦国本土的威胁,也使秦国的疆土更加扩大,国力更加强盛。《史记张仪列传》中说:三晋多权变之士,夫言纵横强秦者大抵皆三晋之人也。无疑张仪是其中最杰出的一个。 张仪诳楚之后,又于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前往楚、韩、齐、赵,燕等国进行游说,使得五国连横事秦。同一年,张仪因功封得五邑,封号为武信君。 张仪在商鞅变法的基础上,外连衡而斗诸侯,与秦国的耕战政策相配合,运用雄辩的口才,脆谲的谋略,纵横捭阖,游说诸侯,建树了诸多功绩,在秦国的政治、外交和军事上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在风云多变的险恶环境中,主要凭借外交手段,采用连横策略,散六国之从,使之西面事秦,使秦国的国威大张,在诸侯国中产生了巨大的威慑作用。孟子的弟子景春称赞说: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张仪使用军事和外交手段,使得秦国东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这为秦国的霸业和将来的统一起了积极的作用。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秦惠王卒,子秦武王即位。张仪素为秦武王不满,离秦赴魏,卒于魏。 〖之二〗 连横之父张仪 一、系出名门张仪,苏秦的同窗好友,据传说,是战国时期魏国贵族之后。与苏秦一同拜于鬼谷子先生门下。苏秦创合纵之法,游说六国合纵抗秦之后,张仪则施以连横之术,游说六国亲秦,拆散合纵。与张仪一同演绎战国末期,群雄混乱的场面。 二、出试锋芒张仪出道较苏秦稍晚,也没有象苏秦那样先碰钉子,相对来说,仕途比较顺利。传说苏秦挂六国相印之后。张仪去见苏秦,要求与之共事。苏秦言到,你我才能相当,现在我以挂六国相印,你来投靠,必然不会受到重用,再说,我二人若是帮助六国灭秦,必将因为功劳太大而被别人嫉妒。现在你应当去投靠秦国,与我的合纵相对。当然传说并不可信,但我们从中也可以看出苏、张二人的影响有多大。在苏秦挂六国相印之后,张仪西去投秦受到秦惠文王的重用,颇有政绩。公元前328年,张仪正式出任秦相,并开始实行连横的战略。他与秦王商定,由自己先去魏国任相,设法使魏国首先背离合纵之约,与秦国结好。到魏国之后,他向魏王指出,就算是亲兄弟,也尚且会争夺财产,更何况六国各有计谋,同盟不可能长久。魏国处于各国包围之中,地势平坦,无险可守,只有依靠秦国,才能保证安全。但是魏王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于是张仪暗告秦王发兵攻魏。在他软硬兼施、打拉结合的策略下,魏王终于背弃合纵之约,转与秦国结盟。 三、以横破纵张仪回到秦国之后,又主动向秦王要求出使楚国,以拆散齐、楚联盟。晋见楚王时,他说道,当今七雄之中,以秦、楚、齐最为强大,三者之中,又以秦国最强,齐、楚两国相当。如果楚国与秦国联盟,则楚国就比齐国强大;反之,如果齐国先与秦国联盟,则齐国就比楚国强大。所以,楚国最好的出路就是与秦联盟。他又许诺在楚国与齐国断交,同秦国结盟之后,秦国会把商、于之地六百余里归还楚国。楚王被眼前的利益所动,不顾众大臣的反对,受张仪相印,与齐国断交,并且派一名将军随张仪回秦国取回商、于之地。谁知张仪回秦之后,佯装摔伤脚,三个月不露面。楚王得知之后,竟以为是因为自己与齐国绝交不够,于是又派人到齐国大骂齐王,齐王大怒遂决定与秦结盟。这是,张仪告诉随行的楚国将领,自己答应楚王的,不是六百里商、于之地,而是自己的奉邑六里。楚王得知此事大怒,起兵十万攻秦,却被齐、秦联军击败,折兵八万!并被秦国夺走丹阳、汉中之地。楚王不甘失败,又调举国之兵攻秦,再次大败,只好再割两座城池与秦国讲和。秦王提出用商于之地换取楚国黔中之地,楚王竟然答复,只要得到张仪并亲自诛之,愿将黔中之地奉送。张仪不顾个人安危,只身付楚,买通宠臣靳尚和夫人郑袖,使楚王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之后,他向楚王提出,他可以向秦王建议不要黔中之地,两国太子互为人质,永结亲盟。楚王对此十分高兴。于是,就这样,齐楚两国也背离了合纵与秦国结盟。张仪回秦之后,马上又出使其余几国,使他们纷纷由合纵抗秦转变为连横亲秦。他也因此被秦王封为武信君。秦惠文王死后,因为即位的秦武王在当太子的时候就不喜欢张仪,张仪出逃魏国,并出任魏相,一年后去世。张仪凭借着高超的智谋和说辩之术,瓦解了苏秦生前所创的六国合纵。在他死后,虽然六国背离连横恢复合纵的情况,但是以无法持久。可以说,张仪的连横之术成为了后来秦灭六国、统一天下的基本战略。

张仪,魏国大梁人,魏国贵族后裔,曾随鬼谷子学习纵横之术。其主要活动应在苏秦之前,是战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和谋略家。 战国时,列国林立,诸侯争霸,割据战争频繁。各诸侯国在外交和军事上,纷纷采取“合纵连横”的策略。或“合众弱以张仪攻一强”,防止强国的兼并,或“连横”,“事一强以攻众弱”,达到兼并土地的目的。张仪正是作为杰出的纵横家出现在战国的政治舞台上,对列国兼并战争形势的变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据《华阳国志》记载,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遣张仪灭巴,城江州”。这就是说,张仪曾下令筑江州城。尽管张仪本人第二年便离开了江州,但经向楚考证,张仪筑江州城之事应属信史。由于“明清之际,图经荡灭,民鲜土著,故老无征”,因而现在已无从确知张仪所筑之江州城的具体位置。不过,从西汉扬雄《蜀都赋》描述江州城曰“分川并注,合乎江州”来看,其城大概就在今重庆主城区朝天门、望龙门、千厮门、小什字之间。 推荐评语:今重庆地区因张仪筑江州城始有了真正意义的“城”。 秦惠文君九年,张仪由赵国西入秦国,凭借出众的才智被秦惠王任为客卿,筹划谋略攻伐之事。次年,秦国仿效三晋的官僚机构开始设置相位,称相邦或相国,张仪出任此职。他是秦国置相后的第一任相国,位居百官之首,参预军政要务及外交活动。从此开始了他的政治、外交和军事生涯。 张仪拜相后,积极为秦国谋划。他采用连横术迫使韩、魏太子来秦朝拜,并与公子华攻取魏国蒲阳。又游说魏惠王,不用一兵一卒,使得魏国把上郡15县,包括少梁一起献给秦国。秦惠文君十三年,张仪又率军攻取魏国的陕县。这样,黄河天险为秦所占有。随着秦国威势的不断增长,张仪辅佐秦惠文君于同年称王,秦国国势日益强盛。 苏秦张仪秦惠文王更元二年,秦国为了对抗魏惠王的合纵政策,进而达到兼并魏国国土的目的,张仪运用连横策略,与齐、楚大臣会于啮桑以消除秦国东进的忧虑。张仪从啮桑回到秦国,被免去相位。三年,魏国由于惠施联齐,楚没有结果,不得不改用张仪为相,企图连秦、韩而攻齐楚。其实张仪的最终目的是想让魏国做依附秦国的带头羊。由于连横威胁各国,秦惠文王更元六年魏国人公孙衍受齐、楚、韩、赵、燕等国的支持,出任魏相,张仪被驱逐回秦。秦惠文王更元八年张仪再次任秦相国。九年,秦惠王接受司马错的建议,遣张仪、司马错等人率兵伐蜀,取得胜利,旋即又灭巴、苴两国。这样秦国占据了富饶的天府之国,有了巩固的大后方,为秦国的经济发展和军事战争,提供了有利条件。 秦惠文王更元十二年秦惠王想攻伐齐国,但忧虑齐、楚结成联盟,便派张仪入楚游说楚怀王。张仪利诱楚怀王说,“楚诚能绝齐,秦愿献商於之地六百里。”楚怀王听信此言,与齐断绝关系,并派人入秦受地,张仪对楚使说:“仪与王约六里,不闻六百里。”楚国的使臣返回楚国,把张仪的话告诉了楚怀王,楚怀王一怒之下,兴兵攻打秦国。秦惠文王更元十三年秦兵大败楚军于丹阳,虏楚将屈丐等70多人,攻占了楚的汉中,取地600里,置汉中郡。这样秦国的巴蜀与汉中连成一片,既排除了楚国对秦国本土的威胁,也使秦国的疆土更加扩大,国力更加强盛。《史记·张仪列传》中说:“三晋多权变之士,夫言纵横强秦者大抵皆三晋之人也。”无疑张仪是其中最杰出的一个。 张仪诳楚之后,又于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前往楚、韩、齐、赵,燕等国进行游说,使得五国连横事秦。同一年,张仪因功封得五邑,封号为武信君。 张仪在商鞅变法的基础上,“外连衡而斗诸侯”,与秦国的耕战政策相配合,运用雄辩的口才,诡谲的谋略,纵横捭阖,游说诸侯,建立了诸多功绩,在秦国的政治、外交和军事上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在风云多变的险恶环境中,主要凭借外交手段,采用连横策略,“散六国之从,使之西面事秦”,使秦国的国威大张,在诸侯国中产生了巨大的威慑作用。孟子的弟子景春称赞说:“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张仪使用军事和外交手段,使得秦国“东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这为秦国的霸业和将来的统一起了积极的作用。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秦惠王卒,子秦武王即位。张仪素为秦武王不满,离秦赴魏,秦武王二年卒于魏。 一、 系出名门 张仪,苏秦的同窗好友,据传说,是战国时期魏国贵族之后。与苏秦一同拜于鬼谷子先生门下。苏秦创合纵之法,游说六国合纵抗秦之后,张仪则施以连横之术,游说六国亲秦,拆散合纵。与张仪一同演绎战国末期,群雄“混乱”的场面。屈原怒斥张仪二、 出试锋芒 据《史记》记载张仪出道较苏秦稍晚(但是,有学者考证并非如此),也没有象苏秦那样先“碰钉子”,相对来说,仕途比较顺利。传说苏秦挂六国相印之后。张仪去见苏秦,要求与之共事。苏秦言到,你我才能相当,现在我以挂六国相印,你来投靠,必然不会受到重用,再说,我二人若是帮助六国灭秦,必将因为功劳太大而被别人嫉妒。现在你应当去投靠秦国,与我的“合纵”相对。当然传说并不可信,但我们从中也可以看出苏、张二人的影响有多大。 在苏秦挂六国相印之后,张仪西去投秦受到秦惠文王的重用,颇有政绩。公元前328年,张仪正式出任秦相,并开始实行“连横”的战略。他与秦王商定,由自己先去魏国任相,设法使魏国首先背离合纵之约,与秦国结好。到魏国之后,他向魏王指出,就算是亲兄弟,也尚且会争夺财产,更何况六国各有“计谋”,同盟不可能长久。魏国处于各国包围之中,地势平坦,无险可守,只有依靠秦国,才能保证安全。但是魏王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于是张仪暗告秦王发兵攻魏。在他软硬兼施、打拉结合的策略下,魏王终于背弃合纵之约,转与秦国结盟。 三、 以“横”破“纵” 张仪回到秦国之后,又主动向秦王要求出使楚国,以拆散齐、楚联盟。晋见楚王时,他说道,当今七雄之中,以秦、楚、齐最为强大,三者之中,又以秦国最强,齐、楚两国相当。如果楚国与秦国联盟,则楚国就比齐国强大;反之,如果齐国先与秦国联盟,则齐国就比楚国强大。所以,楚国最好的出路就是与秦联盟。他又许诺在楚国与齐国断交,同秦国结盟之后,秦国会把商、于之地六百余里归还楚国。楚王被眼前的利益所动,不顾众大臣的反对,受张仪相印,与齐国断交,并且派一名将军随张仪回秦国取回商、于之地。谁知张仪回秦之后,佯装摔伤脚,三个月不露面。楚王得知之后,竟以为是因为自己与齐国绝交不够,于是又派人到齐国大骂齐王,齐王大怒遂决定与秦结盟。这时,张仪告诉随行的楚国将领,自己答应楚王的,不是六百里商、于之地,而是自己的奉邑六里。楚王得知此事大怒,起兵十万攻秦 公元前三一二年的年初,楚大举发兵进攻秦、韩,派将军屈丐进攻商於之地,又使上柱国景翠围攻韩的雍氏。当时楚怀王虽然听信张仪欺骗而与齐绝交,但是在秦、韩、魏和楚齐陈兵对峙而一触即发的形势下,齐并没有因此退却,齐依然联合宋一起围攻着魏的煮枣。张仪模拟秦攻赵图秦这时分三路出兵加以反击,东路由名将樗里疾统率,从函谷关进入韩的三川地区,帮助韩对围攻雍氏的景翠进行反包围;中路由庶长魏章统率,从蓝田出发,经武关,到商於之地反击进攻的楚军。西路由甘茂统率②,从南郑出发,向东进攻楚的汉水流域,配合魏章一起攻取楚的汉中③。中路是主要的,首先由魏章在丹阳(今河南西峡丹水以北地区)大败楚军①,斩首八万,俘虏楚将军屈丐、裨将军逢侯丑等七十多人(即《楚策一》所说“通侯执珪死者七十余人”),接着魏章由此向西进攻,与西路向东进攻的甘茂所部会合,攻取了楚汉中六百里地,设置汉中郡。东路樗里疾曾帮助魏章打败楚将屈丐,因而封为严君;又帮助韩-楚景翠所部得胜,接着就向东进发,帮助魏打败齐军于濮水一带,齐将声子战死,齐将匡章败走②。樗里疾所统率的这支秦军穿越韩、魏二国,一直攻到魏的东北边。楚怀王因汉中失守而大怒,再发大军袭秦,一度深入到蓝田,结果又大败。韩魏因此又袭楚,攻到了邓,迫使楚退兵。魏章还曾会合韩军攻楚,取得上蔡①。 公元前三一一年秦进一步攻取了楚的召陵(今河南漯河东北,《秦本纪》)。秦将樗里疾大败齐师于濮上之后,继续助魏攻卫,包围了卫的蒲,没有攻克而秦惠王去世。 这是秦相张仪推行连横策略的重大成功,秦从此取得汉中,使关中和巴、蜀连成一块,排除了楚对秦本土的威胁;从此秦又伸展到中原,占有函谷关和武关以东重要据点,既便于防守,又便于进取中原,因而强盛起来。 楚国两次失败后,只好再割两座城池与秦国讲和。秦王提出用商于之地换取楚国黔中之地,楚王竟然答复,只要得到张仪并亲自诛之,愿将黔中之地奉送。张仪不顾个人安危,只身付楚,买通宠臣靳尚和夫人郑袖,使楚王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之后,他向楚王提出,他可以向秦王建议不要黔中之地,两国太子互为人质,永结亲盟。楚王对此十分高兴。于是,就这样,齐楚两国也背离了“合纵”与秦国结盟。 张仪回秦之后,马上又出使其余几国,使他们纷纷由合纵抗秦转变为连横亲秦。他也因此被秦王封为武信君。秦惠文王死后,因为即位的秦武王在当太子的时候就不喜欢张仪,张仪出逃魏国,并出任魏相,二年后病逝。 张仪凭借着高超的智谋和说辩之术,瓦解了苏秦生前所创的六国合纵。在他死后,虽然六国背离连横恢复合纵的情况,但是已无法持久。可以说,张仪的连横之术成为了后来秦灭六国、统一天下的基本战略。 《战国策》记载张仪与苏秦是相对立的一纵一横,互相著文攻击对方,这和史实不符。后来司马迁受此影响,在《史记.张仪列传》中将张仪和苏秦列为同时之人;甚至还说在苏秦发迹后,张仪受苏秦激励而入秦,又记张仪之卒在苏秦之后,也均与史实不符。据考证张仪在前,苏秦在后,和张仪同时的是公孙衍、惠施、陈珍等人。苏秦是张仪死后才在政坛上初露头角的。在纵横家中张仪显然是苏秦的前辈。《史记》记张仪的年代基本正确,而把苏秦的经历提早了约三十年。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受此影响,致使张仪事迹含混不清,因而另行为其作传,实为必要。 战国中后期,秦国经过商鞅变法,国力日益强盛,不再甘心居于一隅之地,遂把侵略的矛头指向东方;马陵战后,齐国代替魏国成了中原地区的霸主。这样,秦、齐都以向中原地区扩张作为自己的主要发展方向,已有的混战局面更为错综复杂。处在东西二强夹击下的韩、赵、魏三国为了图谋自存,联合起来并且北连燕、南接楚,东抗齐或西抗秦,被称为“合纵”,也就是“合众弱以攻一强”;如果弱国被齐国或秦国拉拢联合,进攻其他弱国,就被称为“连横”,就是“事一强以攻众弱”。到战国晚期,乐毅破齐,齐国一蹶不振;长平之战,赵国严重削弱,秦国取得了对东方六国的绝对优势,合纵连横政策也就包含了新的含义:即东方六国并力抗秦,称为合纵;秦联合东方某一弱国对付其他弱国称为连横。于是,一批对当时的国家间的政治形势非常娴熟,善于辞令和权术,从中获取功名利禄的说客应时而生,史书上称他们为“纵横家”。张仪张仪,魏国人,其生年不明。《战国策》记载张仪与苏秦是相对立的一纵一横,互相著文攻击对方,这和史实不符。后来司马迁受此影响,在《史记张仪列传》中将张仪和苏秦列为同时之人;甚至还说在苏秦发迹后,张仪受苏秦激励而入秦,又记张仪之卒在苏秦之后,也均与史实不符。据考证张仪在前,苏秦在后,和张仪同时的是公孙衍、惠施、陈珍等人。苏秦是张仪死后才在政坛上初露头角的。在纵横家中张仪显然是苏秦的前辈。《史记》记张仪的年代基本正确,而把苏奏的经历提早了约三十年。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受此影响,致使张仪事迹含混不清,因而另行为其作传,实为必要。 秦惠文王即位以后,继续坚持孝公时代“任人唯贤”的方针,许多外国的“士”纷纷投向秦国。公元前329年,张仪来到秦国,被秦惠文王拜为客卿,直接参予谋划讨伐诸侯的大事。这时公孙衍担任秦国的大良造。公元前328年,张仪与公子华带兵攻打魏国,一举拿下魏国的蒲阳城。张仪乘机推自己的连横政策出笼,建议秦王把蒲阳归还魏国,并且派公子繇到魏国去做人质,而他将利用护送公子繇入魏的机会与魏王接近,游说魏王投靠秦国。 入魏后,张仪对魏王说:“秦国对待魏国可是真心实意的好啊!得到城邑不要不说,反而又送人质来到魏国,魏国怎么说也不应对秦国失去礼节呀,应该想办法来报答一下吧?”“怎样来报答呢?”魏王问道。“秦国只喜欢土地,魏国如果能送一些地方给秦国,秦国一定会把魏国视为兄弟之国。如果秦魏结成联盟,合兵讨伐其他诸侯国,魏国将来从别的国家取得的土地肯定会比送给秦国的土地多很多倍。”魏王被张仪说动了心,于是把上郡十五县和河西重镇少梁献给了秦国,从此秦魏和好。张仪的连横政策首战告捷。至此,黄河以西地区全部归秦所有。 【初次相秦,破纵连横】 张仪回到秦国,立即被秦王提拔为相,代替了公孙衍的大良造职位。公孙衍因得不到重用遂离秦奔魏。公元前326年,惠文王任命张仪为将,率兵攻取魏国的陕,并将魏人赶走,同时在上郡筑关塞。这一事件引起魏国的极大惶恐,于是在当年和下一年接连两次与齐威王相会,企图依靠齐国对抗秦国。由于张仪从中挑拨离间,又极力为秦国拉拢齐国和楚国,齐国不仅不帮助魏国,反而与楚国共同打击魏国。由秦归魏的公孙衍趁机发动“五国相王”,使魏、韩、赵、燕、中山五国互相尊重,同时称王,结成联盟,借以增强魏国的防御力量。楚国却迎头给魏国浇了一头冷水,就在“五国相王”的当年,发兵攻魏,在襄陵大败魏军,占领了八个城邑。由于齐、楚的破坏。五国相王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因而魏惠王更加憎恨齐、楚二国。张仪代表秦国却又采取了更为狡猾的手段:公元前323年,张仪约集齐、楚、魏三国执政大臣在挈桑相会,试图为魏国调停,以讨好和拉拢魏国。魏惠王在此后果然放弃公孙衍的合纵政策,而接受了张仪的联合秦、韩以对付齐、楚的政策。次年,魏太子和韩太子入秦朝见,张仪也被魏王任命为相。 为了使魏国进一步臣服于秦国,张仪于公元前322年辞掉秦国相位,前往魏国。魏王因其大名,立即用他为相。张仪当上魏相国以后,便寻机为秦国拉拢魏王。“魏国土地纵横不到千里,士兵不超过三十万。四周地势平坦,各国从四面八方都可以进攻,没有大山大河的阻隔。从新郑到大梁只有两百余里,战车驰骋,士兵奔走,不费多大力气就到。魏国南边跟楚国接境,西边跟韩国接境,北边跟赵国接境,东边跟齐国接境,士兵驻守四面,守卫边防堡垒的不少于十万人。魏国的地势,原本就是战场。如果魏国向南亲附楚国而不亲附齐国,那么齐国就会来攻打它的东面;向东亲附齐国而不亲附赵国,那么赵国就会来攻打它的北面;不和韩国合作,那么韩国就会来攻打它的西面;不和楚国亲近,那么楚国就会攻打它的南面;这就是所谓四分五裂的地理位置。” “大王如果不事秦国,秦国出兵攻打黄河以南,占据卷地、衍地、燕地、酸枣,胁迫卫国,夺取阳晋,那么赵国不能向南支援魏国,魏国就不能向北联系赵国。魏国不能向北联系赵国,合纵联盟的通路就断了,合纵联盟的通路一断绝。那么大王的国家要不危险就不可能了。如果秦国说服韩国攻打魏国,魏国害怕秦国,秦、韩两国一致对付魏国,魏国的灭亡就可以跷起脚来等待了。这是我替大王担忧的问题。”“我替大王着想,不如归顺秦国。归顺了秦国,楚国、韩国一定不敢乱动;没有楚国、韩国的危害,大王就可以高枕无忧,国家一定没有忧患了。秦国所想要削弱的莫过于楚国,而能削弱楚国的莫过于魏国。楚国虽有富足强大的名声,但实际空虚;它的士兵虽多,但是容易败逃溃散,不能坚持战斗。如果全部出动魏国的军队,向南攻打楚国,胜利是肯定的。割裂楚国而加强魏国,亏损楚国而满足秦国,转嫁灾祸,安定国家,这是大好事呢。大王如果不听取我的意见,秦国将派精兵向东进攻,那时即使想归顺秦国,也不可能了。” 魏王思量再三,最后同意了张仪的观点。不久,魏王派太子入秦朝见,向秦表示归顺。张仪在魏国担任了四年相国,于公元前318年又回到秦国,秦惠文王仍然启用他为相。 公元前316年,张仪与司马错带兵入蜀,灭蜀为郡,接着又攻灭苴国和巴国。 修鱼之战后,齐国出兵打败了赵和魏,并与楚国结成联盟。齐是东方的强国,楚则虎视于南方。因此,齐楚联盟成了秦国的心腹之患,而离间齐楚联盟,削弱齐楚力量就成为秦向东扩张过程中的关键一着。公元前313年;张仪再次辞掉秦国相位,向南去拜见楚王。到楚之后,他首先派人买通楚怀王的宠臣靳尚,利用其取得怀王信任,然后着手离间齐楚关系。他对怀王说:“我们秦王所敬重的人没有谁能超过大王您,即使我张仪愿意为臣下的也首推大王您;我们秦王所憎恶的人没有谁能比得上齐王,就是我张仪也最憎恨齐王。齐国虽然和秦国曾经是婚姻之国,然而齐国对不住秦国的地方太多了。现在我们秦国想讨伐齐国,所以我们秦王就不能事奉大王了,我张仪也没法做大王您的臣子。如果大王能够与齐国断绝关系,臣下将请求秦王把商於六百里地方献给楚国。这样,齐国就一定会被削弱,齐国被削弱了,大王就可以使役齐国。这是向北削弱齐国、向西施德于秦而自己居有商于之地一计三利可得的事情啊。”楚王十分高兴地应允了他。大臣们都向楚王庆贺,楚官上下皆大欢喜。 张仪虽然说动楚怀王,但楚国不乏有识之士。原来在秦国用事的陈轸,张仪为相后来到楚国,对张仪的意图非常清楚。他劝怀王毋听张仪之言,以防被欺而又和齐国断绝关系。但楚怀王早被张仪的花言巧语所迷惑,又利欲熏心,根本听不进陈轸的意见,而且把楚国相印交给张仪,接着一面派人去齐宣布断交,一面派人跟随张仪去接收土地。 回秦后,张仪称病三月不上朝,楚怀王得不到土地,以为秦嫌楚与齐断绝关系不够坚决。因此特派勇士前去辱骂齐王。齐王大怒,一面与楚彻底断交,一面派人入秦与秦王商议共同伐楚。目的达到,张仪出见楚国使者,告诉他“从某至某,广袤六里”送给楚王。楚使回报怀王。怀王暴跳如雷,大骂张仪是出尔反尔的小人,气冲冲地要兴兵伐秦。陈轸此时又建议怀王联秦抗齐,怀王盛怒之下,一心只想报复张仪,又一次拒绝了陈轸的正确意见,派大将军屈句与稗将军逢候丑等率兵进攻秦国。 公元前312年,楚国与秦齐大战于丹阳,结果楚军大败,屈句、逢侯丑和受封有爵位的将领共七十余人被俘,八万楚军被消灭,汉中郡也被秦夺走。战败消息传来,楚怀王简直气得发昏。在狂热的0情绪的支配下,他调动楚国全部军队进攻秦国。由于孤军深入,楚继败于蓝田。这次韩魏两国也乘机向南进攻楚国,一直打到邓邑。楚腹背受敌,急忙撤军,只好割了两个城邑向秦国求和。 张仪是魏国人,曾经师从于鬼谷子,学习纵横游学。张仪学业期满,回到魏国,因为家境贫寒,求事于魏惠王不得,远去楚国,投奔在楚相国昭阳门下。昭阳率兵大败魏国,楚威王大喜,把国宝“和氏之璧”奖赏给了昭阳。一日,昭阳与其百余名门客出游,饮酒作乐之余,昭阳得意地拿出“和氏之璧”给大家欣赏,传来传去,最后“和氏璧”竟不翼而飞,大家认为,张仪贫困,是他拿走了“和氏璧”。张仪原本没拿,就是不承认,昭阳严刑逼供,张仪被打得遍体鳞伤,始终不承认,昭阳怕出人命,只得放了他。张仪回到家,问妻子“我的舌头还在吗?”,妻子告诉他还在,张仪苦笑着说“只要舌头在,我的本钱就在,我会出人头地的”。半年后,张仪的伤口愈合,他们又回到魏国,再进入秦国。 【张仪、苏秦同师学艺】 张仪是魏国张起之子。张起与鬼谷子早年相识,临终前将张仪托付给鬼谷子。苏秦是洛阳人士,赴秦游说碰钉后。师从鬼谷子学艺,揣摩篇,阴符经7篇。 原文 张仪者,魏人也。始尝与苏秦俱事鬼谷先生,学术,苏秦自以不及张仪。 张仪已学,游说诸侯。尝从楚相饮,已而楚相亡壁,门下意张仪,曰:“仪贫无行,必此盗相君之璧。”共执张仪,掠笞数百,不服,释之。其妻曰:“嘻!子毋读书游说,安得此辱乎?”张仪谓其妻曰:“视吾舌尚在不?”其妻笑曰:“舌在也。”仪曰:“足矣。” 苏秦已说赵王而得相约从亲,然恐秦之攻诸侯,败约后负,念莫可使用于秦者,乃使人微感张仪曰:“子始与苏秦善,今秦已当路,子何不往游,以求通子之愿?”张仪于是之赵,上谒求见苏秦。苏秦乃诫门下人不为通,又使不得去者数日。已而见之,坐之堂下,赐仆妾之食。因而数让之曰:“以子之材能,乃自令困辱至此。吾宁不能言而富贵子,子不足收也。”谢去之。张仪之来也,自以为故人,求益,反见辱,怒,念诸侯莫可事,独秦能苦赵,乃遂入秦。 苏秦已而告其舍人曰:“张仪,天下贤士,吾殆弗如也。今吾秦先用,而能用秦柄者,独张仪可耳。然贫,无因以进。吾恐其乐小利而不遂,故召辱之,以激其意。子为我阴奉之。”乃言赵王发金币车马使人微随张仪与同宿舍稍稍近就之奉以车马金钱所欲用为取给而弗告。张仪遂得以见秦惠王。 惠王以为客卿,与谋伐诸侯。 苏秦之舍人乃辞去。张仪曰:“赖子得显,方且报德,何故去也?”舍人曰:“臣非知君,知君乃苏君。苏君忧秦伐赵败从约,以为非君莫能得秦柄,故感怒君,使臣阴奉给君资,尽苏君之计谋。今君已用,请归报。”张仪曰:“嗟乎,此在吾术中而不悟,吾不及苏君明矣!吾又新用,安能谋赵乎?为吾谢苏君,苏君之时,仪何敢言。且苏君在,仪宁渠能乎!”张仪既相秦,为文檄告楚相曰:“始吾从若饮,我不盗而璧,若笞我。若善守汝国,我顾且盗而城!”(《史记张仪列传》节选) 译文 张仪是魏国人。起初曾经和苏秦一起侍奉鬼谷先生,学习谋略,苏秦自己认为比不上张仪。 张仪学习完了之后,在诸侯间进行游说。曾经跟随楚国的相国赴宴,后来楚国的相国丢失玉璧,门下的人猜疑是张仪,说:“张仪贫穷没有德行,一定是这人偷盗相公的玉璧。”一起抓住张仪,打了几百下,张仪不承认,放了他。他的妻子说: “唉!你要是不读书游说,怎么受这样的侮辱呢?”张仪对他的妻子说:“看我的舌头还在不在?”他的妻子笑说:“舌头在。”张仪说:“够了。” 苏秦劝说赵王之后而得到相互约定结成和从的盟约,然而担心秦攻打诸候,破坏了盟约之后失败,想想没有可以让秦重用的人了,于是派人悄悄知会张仪说:“您当初和苏秦交好,现在苏秦已经当权,您为什么不前往拜访,来谋求达到您的愿望呢?”张仪因此到赵国去,向上要求拜见苏秦。苏秦于是告诫门下人不为他通报,又使他不能离开,这样过了好几天。后来接见他,让他坐在堂下,赐给仆人婢妾的食物。趁机几次责备他说:“凭借您的才能,竟然让自己困窘羞辱到这样地步。我实在不能说话而使你得到富贵,您不值得接纳。”拒绝他并离开了。张仪来,自己认为是苏秦的老朋友,求他提拔栽培,反而被他羞辱,很生气,想到诸侯没有可以侍奉的,惟独秦能使赵为难,于是就到秦国去了。 苏秦后来告诉他的舍人说:“张仪是天下贤士,我大概不如他。现在我幸而先被重用,但能掌握秦国权柄,只有张仪可以。然而贫穷,没有机会进入。我担心他喜欢小利而不成功,所以召见他羞辱他,来激发他的意志。您替我暗地里提供金钱给他。”于是对赵王说,拿出金钱车马,派人悄悄跟随张仪,和他同住一起,稍微接近他,给他车马金钱,他想要用的就给他,而不告诉他。张仪于是能够拜见秦惠王。 惠王任命他为客卿,和他商量讨伐诸侯。 苏秦的舍人于是告辞离开。张仪说:“依靠您才能够显达,刚要报答您的恩德,为什么要离开呢?”舍人说:“我不是了解您,了解您的是苏先生。苏先生担心秦攻打赵破坏从约,认为除了您没有人能够掌握秦的权柄,所以触怒您,派我暗地里提供给您金钱,都是苏先生的计谋。现在您已经被重用,请允许我回去报告。”张仪说:“哎呀,这些计谋本来都是我研习过的而我却没有察觉到,我比不上苏先生英明啊!我又刚刚被重用,怎么可能图谋赵国呢?替我向苏先生致意,苏先生在的时候,张仪怎么敢说话。况且苏先生在,张仪怎么敢奢谈攻赵呢?”张仪做了秦的相国之后,发布文告告诉楚的相国说:“当初我跟从你赴宴,我没有偷盗你的玉璧,你打我。你好好守着你的国家,我就要偷走你的城!” 从公元前328年开始,张仪运用纵横之术,游说于魏、楚、韩等国之间,利用各个诸侯国之间的矛盾,或为秦国拉拢,使其归附于秦;或拆散其连盟,使其力量削弱。但总的来说,他是以秦国的利益为出发点的。在整个秦惠王时期,他不仅使秦国在外交上连连取得胜利,而且帮助秦国开拓了疆土,因此可以说他为秦国的强大和以后统一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尽管张仪不讲信义,在外交场上运用欺骗伎俩,为人们所不齿,但仅从一个使者的角度来看,他是出色地完成了每一次外交任务。而且作为纵横家的一代鼻祖,他开创了一个局面,为后世的外交家们在辞令和外交技巧等方面提供了一种范式。

秦惠文王在位27年,无论是从政治体制建设还是军事斗争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特别是打破六国联合,瓦解齐楚联盟,不但缓解了当时的政治危机,变 军事劣势为优势,而且为以后秦国攻灭六国奠定了政治和军事基础。秦惠文王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政绩,这与纵横家张仪三次相秦的贡献密不可分。 张仪是魏国贵族的后代,生年不详,死于公元前310年。张仪曾跟随鬼谷子先生学习纵横之术,学成之后,就去游说诸侯。据《史记张仪列传》记载,张仪在 楚国期间,曾经陪着楚相喝酒,席间,楚相丢失了一块玉璧,楚相的门客们怀疑是张仪偷走了。门客们说:张仪贫穷,品行鄙劣,一定是他偷去了宰相的玉璧。 于是,大家一起把张仪拘捕起来严刑拷打,打得皮开肉绽,但是张仪始终都没有承认,楚相只好释放了他。张仪血肉模糊地回到家后,他的妻子又悲伤又怨恨地说: 唉!你要是不读书游说,又怎么能受到这样的屈辱呢?可是张仪却很不以为然,他问妻子:你看看我的舌头还在不在?他的妻子苦笑着说:舌头还在 呀。张仪说:这就够了。这则小说意味很浓的情节说明,张仪是一个怀抱利器,颇为自负的游士,他自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到发挥才智的国家,扬名致富。 如果分析一下战国时期诸侯国之间的政治军事斗争形势,应该说,张仪的自信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这一时期,各个诸侯国在外交和军事上纷纷采取或合 纵,或连横的策略,力图自保或有所作为。所谓合纵,就是合众弱以攻一强,防止强国的兼并;所谓连横,就是事一强以攻众弱,达到兼并 土地的目的。作为杰出的纵横家,张仪即有合纵之才,又有连横之能。事实上,张仪出山之时,是做好两手准备的,即为齐楚所用则施合纵之才,为秦 所用则施连横之能。张仪最早到楚国去游说,就是准备以合纵之才换取尊荣富贵的,不料却被诬行窃,断了以合纵之才搏取富贵之途,所以,他只好西 向事秦,出现在秦国的政治舞台上。 秦惠文王九年,张仪由赵国西入秦国,凭借出众的才智,被秦惠文王任为客卿,筹划谋略攻 伐之事。但是,张仪刚到秦国时,并没有一炮打响,在秦国究竟是出兵攻打蜀国,还是攻打来犯的韩国这个问题上,犯了急近功利的错误,竟然让秦惠文王出兵讨伐 韩国,得胜之后兵锋直指东周和西周,逼迫周王献出九鼎宝物,秦国占有了九鼎之宝,然后挟天子而向天下发号施令,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业。应该说,张仪的想法是 好的,但此时的秦国还不具备统一天下的实力,直接灭二周而号令天下,是会引起天下共愤的。所以,秦惠文王听从了司马错的建议,讨伐蜀国,后来灭蜀设郡,使 秦国国力更加富强,为争霸天下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 但是,张仪毕竟是纵横捭阖(hé)的游说之士,入秦不久就展现出过人 的才华。秦惠文王十年,张仪和秦公子华率领秦军围攻魏国的蒲阳,攻克蒲阳后,张仪乘机推出自己的连横政策,劝说秦王把蒲阳归还魏 国,并且派公子繇到魏国去做人质,而他将利用护送公子繇入魏的机会与魏王接近,游说魏王投靠秦国。 到了魏国后,张仪对魏王说:秦国 对待魏国可是真心实意的好啊!得到城邑不要不说,反而又送人质来到魏国,魏国应该想办法来报答一下秦国,这样才不失礼呀!如何报答呢?魏王问。张仪 一看魏王上钩,就开始鼓吹联秦的好处,他说:魏国如果能送一些地方给秦国,表示诚意,秦国一定会把魏国视为兄弟之国。如果秦魏结成联盟,合兵讨伐其他诸 侯国,魏国将来从别的国家取得的土地肯定会比送给秦国的土地多很多倍。魏王被张仪的花言巧语说动了心,于是就把上郡15县和河西重镇少梁献给了秦国,从 此秦魏和好。 张仪的连横之策首战告捷。至此,黄河以西地区全部归秦所有。与此同时,张仪又劝说秦惠文王发兵攻赵,杀其将取其地,威慑中原诸国。 第二年,秦国仿效三晋的官僚机构开始设置相位,称相邦或相国,张仪出任秦国的第一任相国,代替了公孙衍的大良造之位。公孙衍离开秦国去了魏国,张仪成了秦国权高位重的首席大臣,参与秦国的军政要务及外交活动。 张仪拜相后,积极为秦国谋划,破纵连横。秦惠文王十三年,张仪又亲自率军攻取了魏国的陕县,修筑了上郡要塞,这样一来,秦 军占据黄河天险,对魏形成极大的威胁。对此,魏国君臣莫不惶恐,竭尽心智,想方设法消解秦国的军事压力。公元前324年和公元前323年,魏国接连两次与 齐国会谈,希望魏齐交好,依靠齐国的力量与秦抗衡。张仪为了破坏魏齐联盟,极力拉拢齐国和楚国,由于张仪的作用,齐国不但不帮助魏国,反而和楚国联合起来 攻打魏国。担任魏国相国的公孙衍为了联合六国对抗秦国以自保,就发起了五国相王运动。所谓五国相王,就是魏、韩、赵、燕、中山五国同时称王,以示 相互尊重,结盟拒齐抗楚,共同对付秦国。可是,公孙衍的五国相王运动刚一开始,就受到了楚国的迎头痛击。当年,楚国发兵攻魏,在襄陵大败魏军,占领了 魏国的八座城池。魏惠王对齐、楚两国非常反感,齐、楚、魏三国的关系相当紧张。山东诸国之间的矛盾,给张仪实现连横之策提供了绝好的机会。公元前323 年,张仪出面邀请齐、楚、魏三国的相国级大臣在挈(qiè)桑之地会谈,借为魏国调停之机讨好魏国,把魏国从合纵的阵营里分化 出来。果然,魏惠王放弃了公孙衍的合纵政策,接受了张仪联合秦、韩以对付齐、楚的建议。为了表示联盟的诚意,公元前322年,魏国和韩国都派出他们的太子 来到秦国朝见秦国国君,秦、魏、韩三国关系出现了新的转机。正因为如此,当张仪被秦免去相国之位后,他来到魏国,魏惠王就毫不犹豫地任命其为魏国的相国。 张仪相魏以后,积极推行连横政策,确立连秦、韩而攻齐、楚的战略方针。魏国与秦国边境接壤,距秦最近,张仪相魏的最终目的是想让魏国依附秦国,从魏国打 开突破口,拆散六国的合纵之约。张仪为了使魏国进一步臣服于秦国,于是便陈说利害,极力拉拢魏王与秦交好。他先从魏国的地理位置入手,分析魏国周边国家对 魏的态度以及魏国四面受敌的劣势,借以动摇魏王的信心。他说:魏国土地纵横不到千里,士兵不超过30万。四周地势平坦,各国从四面八方都可以进攻,没有 大山大河的阻隔。从新郑到大梁只有200余里,战车驰骋,士兵奔走,不费多大力气就能赶到。魏国南边跟楚国接壤,西边跟韩国接壤,北边跟赵国接壤,东边跟 齐国接壤,士兵驻守四面,守卫边防堡垒的不少于10万人。魏国的地势,原本就是战场。如果魏国向南亲附楚国而不亲附齐国,那么齐国就会来攻打它的东面;向 东亲附齐国而不亲附赵国,那么赵国就会来攻打它的北面;不和韩国合作,那么韩国就会来攻打它的西面;不和楚国亲近,那么楚国就会攻打它的南面,这就是所谓 四分五裂的地理位置。

返回目录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