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的小男孩,游水的男孩

作者:中国史

一次,小男孩到河里去游水,遇到危险,眼看就要淹死在水里。他看见一个过路人,连忙大喊救命。那人先责备小男孩做事太鲁莽,小男孩对他说:“先救我起来再责备吧。”

有一天,有个小男孩在河里洗澡,遇到了危险,眼看要被淹死时,看见有人路过,连忙大声呼救。然而,那人却责备小男孩太鲁莽和太冒险。小孩回答:请你还是先把我救起来,再责备吧。 这故事是说,该说的时候说,该做的时候做。

解决问题在于向内探索,而不是向外索取。处理我们内在的冲突,让每个部分平衡发展,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的。当我们相信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相信环境是安全的,相信他人是值得信任的时候,那些负责自我保护的部分就会慢慢剥离,被隐藏起来的部分自我就能自发地表露出来。我们将更有自信、想象力和创造力,对自我和生活也有更多的掌控感。

今天是草原上音乐课的日子。每次课堂开始前,小朋友们都会围坐在鼓周围一起敲鼓。进了教室,我去放包,回过头就看见草原自己坐在鼓上,似乎打了旁边的小朋友,那位奶奶严厉的责备草原,用手护着她孙子。我责备了草原几句,因为没看到经过所以不知道缘由,但我觉得有点反常。敲鼓环节结束,小朋友们会一起把鼓滚进柜子里。由于人多,小朋友们都想参与,经常是挤的都没站脚的地。这时候,草原通常都是不参与的,因为他挤不进去,往往都是一副很想参与但又只能傻傻看着的表情。可今天他拼命往里挤,还推旁边的小朋友,一副只管自己不管他人的架势。后来上课的时候,草原和一个比他小的男孩玩,那个小男孩只是不懂事的推了下草原,可草原立马就还手狠推了一下。正好被那个小男孩的家长看见,马上跑过来说草原,我赶忙责备草原道歉。我意识到,草原有攻击性了,会通过攻击去维护自己的主权,并争取自己的权利,不再是爸爸口中的小羔羊了。这也许就是孩子们的“trouble two”吧,想像着草原也会有那么一天调皮的让我头疼呀!

人类心理的自然状态由其各部分组合在一起,并由他们的矛盾行为互相制约,这些对立面的整合是一个重大问题。因此,我们的对手不是他者,而是“我们中的他者”。

晚上有件有趣的事,我看见草原在阳台上抓起个黑乎乎的东西往地上狠摔了一下,我当时没带眼镜也不知道他摔的啥。只看着他那表情很兴奋啊,我差点想弯腰去捡了,幸亏想着先带上眼镜,结果还吓了一跳,因为我太怕虫了。

看他的案例,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强硬是对抗无助感的堡垒。在生活中我也比较强硬,不轻易示弱,我心中也有一个批评者,对自己对他人。我想起小时候被打的一个情景,那时候的我那么倔强,即使被打也不哭。我有点责备那个小孩,干嘛不哭呢,哭了就不用挨打了。但我没有问她需要什么,什么原因她要那么倔强。当我这样想时,我的情绪没有了,原来是不接纳倔强的自我。看来还有很多情绪没处理,童年创伤这个口子一旦开了,不走到低,大概没有好日子过。无条件地接纳自我是疗愈的关键。

图片 1

《身体从未忘记》这是一本心理治疗指南,在亚马逊心理类书籍榜上第一。阅读这本书让我对自己有了更多的理解,对于童年对人的影响有更深入的认识。3岁看大,7岁看老,这句古语原来是有智慧的。童年的经历影响人的一生。记忆中我的童年是很快乐的,有很多小伙伴一起玩耍。但真正深入去回忆探索的时候,才发现有很多伤痛在。被忽视,不被需要,常常一个人呆着,没有被父母疼爱的回忆。

图片 2

我们这一代最伟大的发现是,人类可以通过改变他们的思维态度来改变他们的生活。——威廉 詹姆斯

这种“内观自我”的方式叫做内部家庭系统治疗(IFS),我们的心灵就像一个家庭,各个部分的成熟度,智慧,痛苦不一样。我们要做的是,欢迎和接纳每个部分,“解放被流亡的自我”。每个部分都是为了保护自我而形成的,不管它现在对我们造成多大的威胁。我们每个人内在都有一个自信,好奇心,沉着的内观自我,当遇到长期问题时,我们就会激发这个自我挖掘内部资源,正确关心自己。

书中有一个案例印象深刻,让我流泪。这个案例是一个中年男子,成功的神经科医生,对待同事家人都十分严苛,妻子受不了他的挑剔提出离婚。男子没办法才走进了作者的咨询室,在咨询师的引导下,他看到了7岁时的自己,他还是个男孩,被父亲责备。开始时他责备那个小男孩,认为他太软弱了,不反抗,反而求饶当一个好孩子。他觉得自己如果不批评别人就会受伤害,如果不完美,就会被批评。所以他不能卸下自己的苛责,不能不完美。咨询师引导他心中的批评者退下,让小男孩说话,小男孩希望得到父亲的拥抱,于是他拥抱了小男孩,他和小男孩和解了。经过多次的咨询,他的家庭关系,同事关系也慢慢和解了。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