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鸿铭为什么留辫子,的起源与阐释虚拟的想象

作者:中国史

辜鸿铭别名Thomson,祖籍福建泉州,出生于马来西亚,号称“清末怪杰”。辜鸿铭留学海外,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德国莱比锡大学,他不仅着有多部英文作品,还将中国国学翻译输出,热衷向西方人宣传我们的文化,故而西方流传:“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的说法。

辜鸿铭简介

20世纪初,西方人曾流传这样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紫禁城,不可不看辜鸿铭。出生于1857年的辜鸿铭一生获得过13个博士学位,他曾这样概述自己的一生:“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娶在东洋,仕在北洋。”在民国时期,辜鸿铭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学贯中西的他被人称为“清末怪杰”。

1915年4月,蔡元培聘请辜鸿铭任北京大学教授,讲授英国文学。任教期间,外貌奇特的他曾有过诸多特立独行的做法。周作人为此曾专门撰文对其描述:“北大顶古怪的人物,恐怕众口一词的要推辜鸿铭了吧。他生得一副深眼睛高鼻子的洋人相貌,头上一撮黄头毛,却编了一条小辫子,冬天穿枣红宁绸的大袖方马褂,上戴瓜皮小帽……”更让人捧腹的是,就连他的车夫也是一个拖带大辫子的汉子,正好与其形成一对,成为北大门前的一道风景。

课堂上的辜鸿铭,也有“怪”处。第一次和学生见面,自报家门后他便直言不讳:“你们受得了的就来上我的课,受不了的就趁早退出。”还没等学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又开始约法三章:“第一章,我进来的时候你们要站起来,上完课要我先出去你们才能出去;第二章,我问你们话和你们问我话时都得站起来;第三章,我指定你们要背的书,你们都要背,背不出不能坐下。”同学们都认为,第一章和第二章都很容易办到,但第三章却有点困难,可是大家都慑于辜鸿铭的大名,谁也不敢提出异议。还有一次,因当时男女学生刚刚实行混合编排制,不知道这一规定的他,踏上讲台后发现有不少女生紧挨着男同学坐在台下,辜鸿铭大惊失色,赶紧把所有女生都赶出了教室。下课后,他立刻找到校长蔡元培,一脸严肃地说:“教室中忽发现女性,男女授受不亲,请辞去教职!”蔡元培问明情况后,笑得前仰后合。

图片 1

辜鸿铭一向恃才傲物,眼中能看得上的人寥寥无几,蔡元培算得上是其中一个。他对蔡元培一向十分维护,甚至到了可笑的地步。五四运动后,由于政治上的原因,蔡元培被迫辞去北大校长职务,大家都竭力挽留,辜鸿铭也走上讲台表示挽留之意,讲话时他突然来一句:“校长是我们学校的皇帝,所以非得挽留不可。”辜鸿铭的用意是好的,但把蔡元培比作皇帝的说法在当时却很不合时宜,若是换了别人,早挨了众人一顿批,但因为他是辜鸿铭,而且又是为了表达挽留蔡元培的好意,所以也就没人与他计较了。

辜鸿铭虽行事怪诞,却有自己的原则。当时,有一名留学生为当上参议员找到了辜鸿铭,想让辜鸿铭到时候投他一票。辜鸿铭说,别人的票是二百元一张,他的票至少五百元。对方还价三百元,最后双方经讨价还价,以四百元成交。当那人走后,辜鸿铭便拿着那四百元钱喝酒去了。后来,那人赶到辜家大骂他无信义,辜鸿铭二话没说拿起棍子,大骂道:“你瞎了眼睛,敢拿钱来买我!你也配讲信义,你给我滚出去!从今以后不要再上我门来!”

辜鸿铭虽然久居国外,却有一颗火一般的爱国之心。热衷于宣传东方文化的他,在西方国家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因此西方人就有了“到中国可以不看紫禁城,不可不看辜鸿铭”的说法。

图片 2辜鸿铭

一、文化哈哈镜下的辜鸿铭:学术宗师还是复古幽灵?

辜鸿铭为什么留辫子

辜鸿铭身前身后始终背负着怪诞之名,诸如“怪儒”“怪人”“怪杰”等等封号总是如影随形地尾追其后,文人笔下的辜鸿铭永远是:“枣红色的旧马褂,破长袍,磨得油光闪烁,袖子上斑斑点点尽是鼻涕唾液痕迹,平顶红结的瓜皮小帽,帽子后面是一条久不疏理的小辫子,瘦削的脸,上七下八的几根黄胡子下面,有一张精通七八国语言,而又极好刁难人的嘴巴。”[1]如下文学式的点评也常常见诸于报端:“辜鸿铭是怪到乖张疯狂的老人——他如同一句讳莫如深的密语,或是一则禅意盎然的隐喻。”[2]不少人认为辜鸿铭怪诞疯癫的极端行为和乖张随机的非理性表达,把抽象的儒家伦理直观再现为一种明快直捷的生活态度,仿佛是古老儒家士大夫游走于现代空间中的活标本,人们或者可以通过

说起辜鸿铭,留给国人印象最深的,大概要算那条拖在他脑后的长辫子了。这在北京,称得上出土文物式的一景。辜鸿铭的辫子,并不是仅仅为了复古而留。早在英国留学时,他已剪掉辫子,西装革履,一副洋派。后来人人谈论反清革命,他反而把满清人硬栽上的辫子重新留了起来。原因很可能是“立异以为高”。当然,也符合他复古派的身份。北大的学生嘲笑他,他反唇相讥:“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你们心中的辫子是无形的。”

< 1 > < 2 >

如何评价辜鸿铭

吴宓:除政治上最主要之一二领袖人物应作别论外,今日吾国人中,其姓名为欧美人士所熟知,其着作为欧美人士所常读者,盖无有如辜鸿铭氏。自诸多西人观之,辜氏实中国文化之代表,而中国在世界惟一有力之宣传员也。

林语堂:鸿铭亦可谓出类拔萃,人中铮铮之怪杰。

梁实秋:以茶壶譬丈夫,以茶杯譬妻子,故赞成多妻制,诚怪论也。

罗家伦:在清末民初一位以外国文字名满海内外,而又以怪诞见称的,那便是辜鸿铭先生了。

张中行:我想,如果说这位怪人还有些贡献,他的最大贡献就在于,在举世都奔向权和利的时候,他肯站在旁边喊:危险!危险!

《论语》英译本出版序言:辜先生不小的功绩是翻译了儒家四书的三部,他不仅是忠实的翻译它,而是一种创造性的翻译,超越了中西方观念与思维方式的鸿沟。

《狂儒辜鸿铭》:辜鸿铭从这一独特的视角出发,把中国人和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法国人进行了对比,凸显出中国人的特征之所在:美国人博大、纯朴,但不深沉;英国人深沉、纯朴,却不博大;德国人博大、深沉,而不纯朴;法国人没有德国人天然的深沉,不如美国人心胸博大和英国人心地纯朴,却拥有这三个民族所缺乏的灵敏;只有中国人全面具备了这四种优秀的精神特质。也正因如此,辜鸿铭说,中国人给人留下的总体印象是“温良”,“那种难以言表的温良”。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