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措并举防治,答好治理

作者:中国史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 教育部、公安部近日联合下发了《关于做好综合治理“高考移民”工作的通知》,明确各级教育部门要加强监管,重点发现和纠正人籍分离、空挂学籍、学籍造假的现象。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下发《关于严格规范大中小学招生秩序的紧急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高考报名资格审核,加大对“高考移民”的综合治理,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获取高考报名资格行为。 受我国高考政策影响,每年高考季,部分考生会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和途径,向录取分数线比较低、录取率比较高的省份转移考试阵地,以增加升学机会。过去,各地对“高考移民”案件的处理,一般是取消录取资格或学籍,其他相关人员法律责任并不明确,不利于打击“高考移民”之风。 治理“高考移民”现象,应进一步完善立法,加强执法,严格追究“高考移民”案件中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一方面,对于“高考移民”案件中的考生和家长,应通过完善考试立法,细化处罚规则的方式,追究他们各自的法律责任;另一方面,对于在“高考移民”中提供帮助和便利的公安、教育、学校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也要根据其行为性质,追究其相应的法律责任。 同时,政府相关部门,尤其是教育主管部门,应健全招生考试制度,铲除“高考移民”的权力土壤。教育部门应坚持“一生一籍、籍随人走、人籍合一”的学籍管理底线,及时进行严格的学籍调查,一旦发现违法违规报考,一律取消考试资格。应构建全国高等教育入学考试报考信息的共享机制,对于申请或转移学籍者,应实现多地联动,确保不出现人籍分离的问题。 从长远来看,有效解决“高考移民”这一老大难问题,还需进一步完善人才选拔机制,实现高等教育均衡发展。同时,应加强舆论引导,深化职业教育改革,转变“唯学历”的人才评价标准,不仅使学生学有所得,更应为各类毕业生的学有所成,提供良好的社会就业环境。

  特约撰稿·熊丙奇

新华社北京5月14日电最近,“高考移民”问题引起广泛关注。5月12日,有关部门公布了对深圳市富源学校“高考移民”问题查处情况:有32名考生属“高考移民”,取消其在深圳市的高考报名资格;责令对有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广东省有关部门也启动高考考生报名资格复查,对“人籍分离、空挂学籍、学籍造假、在册不在校、在校不在籍”等问题加强治理。与此同时,3名学生通过空挂学籍等方式违规获取贵州省高考资格,被清华大学等高校取消学籍。

高考移民的投机行为不仅影响当地考生权益,也亵渎了高招的公平权威。

  “高考移民”是个永远的痛:年年有人为此铤而走险,岁岁有人因此命运多舛。据媒体报道,由于青海省文科高考状元被当地考试管理中心查明是“高考移民”,今年被取消了其在青海的高考录取资格,没被清华大学录取。目前,青海省已查处、取消了38名“高考移民”考生今年的录取资格,报道说,“他们将永远被取消在青海参加高考的资格。”同时,从内蒙古自治区教育招生部门传来消息:今年内蒙古共有3700多名考生因“高考移民”或涉嫌“高考移民”被取消录取资格,这一数字相当于去年内蒙古查处高考移民人数的8倍,约占考生总人数的1.4%。报道称,“这是内蒙古首次采取自查与社会监督相结合的办法治理屡禁不绝的‘高考移民’问题,其结果表明,加强社会监督不失为医治这一社会痼疾的良药。”

向“高考移民”说不,既是各地各部门的鲜明态度,也折射出公众对教育公平的热切期盼。

出现问题的原因是,一方面,我国高等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基础教育发展不均衡,让学生、家长有了这样的“需求”;另一方面,个别省份户籍、学籍制度管理不严,给不法者提供了机会;此外,过去各地对“高考移民”案件的处理,一般只是取消录取资格或学籍,对其本人和事件相关者并没有法律上的过多处罚措施,违法成本过低。

  打击“高考移民”,被认为是保障教育公平的重要举措。近年来,一些地区采取了“学籍、户籍”双证制度,要求报名高考的学生,必须同时有当地的户籍与学籍,缺一不得报考,同时发动社会力量监督,取得了不错的治理效果。可是,对“ 高考移民”的治理,却同时面临以下困惑。

所谓“高考移民”,是指一地考生通过转学或迁移户口等办法,到录取门槛相对较低的另一地参加高考,表面上是一种投机取巧行为,实则触碰了高考的公平底线。“高考移民”利用政策漏洞,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户籍或学籍,导致不公平竞争,挤占了其他考生正常的入学机会。

因此,笔者认为,要根除“高考移民”现象,还必须深挖追责,让在“高考移民”案件中的每一个涉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同时,相关部门要将监管前置,想办法禁绝“高考移民”的权力土壤。例如,从制度流程上恪守“一生一籍、籍随人走、人籍合一”的学籍管理底线,对于面临高考的学生完成严格的学籍调查,一旦发现问题,则可取消高考资格。对于申请或转移学籍者,应实现多地联动,确保不出现人籍分离的问题。

  其一,与教育法所规定的公民平等受教育权相冲突。《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

“高考移民”的出现,背后往往有利益之手的推动。一些教育机构钻政策的空子,一手拉考生及其家长“下水”,一手利用他们的“出色”高考成绩招揽生源,打通各个关节,形成一条灰色利益链。治理“高考移民”,板子既要打到违规考生身上,更要惩治幕后推手,让违法违规博取名利者付出应有代价,用严明法治筑牢高考的公平之基。

从长远来看,根治高考移民还需完善人才选拔机制,实现高等教育均衡发展。只有孩子的出路更宽广、选择更多,“高考移民”自然会没了市场。

  其二,与正常的人力资源流动相冲突。在现代社会,人力资源的流动是十分正常的社会与经济现象,为鼓励人才流动,一些地区推出了人才居住证政策,以打破传统户籍管理制度形成的人才流动壁垒,打击“高考移民”所推出的学籍与户籍双证制度,使一些拥有居住证的“流动人才”的子女面临“求学有路,升学无门”的困境。

从更深层面看,“高考移民”反映了教育发展不平衡、优质教育资源不均衡等现实问题。省际间入学机会的不均等,一些地方尤其是欠发达地区因为录取门槛较低等原因,成为“高考洼地”,让一些人动起了歪脑筋。治标更要治本。从长远看,促进各地教育的均衡发展,补齐西部等欠发达地区的教育短板,让优质教育资源配置更加公平合理,才是解决“高考移民”问题的治本之策。

  其三,与教育的本质相冲突。教育的本质是让受教育者拥有改变生活的能力与素质,让人类社会更美好。眼下治理“ 高考移民”,采取取消考生当年录取资格的做法,等于剥夺了考生的受教育权,这些考生要在国内上大学,必须等到明年继续参加高考,而这对他们整个人生都会产生影响。今年内蒙古取消录取资格的考生达到3000多人,这并不是一个小数字,这些考生的未来命运如何,十分令人担忧。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高考移民”学生,大多是由父母操办“高考移民”,他们只是被动地按家长操办去学习、考试的。

高考不仅是一项考试,更是体现社会公平的重要制度安排。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多少人因为高考改变了命运、开拓人生的新天地,高考为国家选才、学生成才、促进社会流动做出了重要贡献,其公平性得到了全社会广泛认可。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国高考改革正朝着多元录取方向迈进,有统招统考录取,有高校自主招生,有面向欠发达农村地区考生的专项计划,有高职院校的分类招考等,如此种种,都贯穿着维护教育公平的鲜明主线。治理“高考移民”,也是一张捍卫教育公平的考卷,需要有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查漏补缺、防患未然,也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用规则与法治夯实莘莘学子追梦圆梦的舞台。

  化解以上冲突,笔者认为,仅仅靠监督式治理手段远远不够,还必须把“高考移民”纳入法治轨道,依据教育法,并结合人力资源流动的现实,从保障每个考生的受教育权出发进行综合治理。

  首先,必须确定治理“高考移民”的法制原则。“高考移民”的起因,是我国教育发展严重不均衡。具体表现为教育质量不均衡与教育机会不均衡。由于教育质量不均衡,一名在教育质量较高的地区成绩位居中下等的学生,到教育质量较低的地区,成绩可能一下子突进到中上等,换句话说,在教育质量较高的地区只能考专科的学生,到教育质量较差的地区,甚至可能考上一本。由于教育机会不均衡,一名在总体录取率较低、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匮乏、教育竞争十分激烈的地区,只能考上二本学校的考生,到总体录取率较高、优质高等教育资源较丰富的地区,可能会考上一个一本学校,甚至被名牌大学录取。按照法律,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教育质量以及教育机会不均衡问题,而不是依据教育质量与教育机会不均衡的现实,对公民在何处求学、何处报名作出规定与限制,这种对不公平现状的“治理”,无法避免产生新的不公平,或者说,每个被打击者,都是不公平现象的受害者。为此,必须改革当前的教育资源配置模式,包括增加教育投入,促进教育质量薄弱地区提高教育质量,以及调整高校招生名额分配办法,缩小教育机会的差异,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为落实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创造条件。

  其次,针对当前“高考移民”的现实,结合人才流动的需要,建立以学籍为主的教育管理模式(按学籍进行教育资源配置与学生求学、升学管理),辅以户籍与居住证,给流动人才的子女平等的求学与升学机会,做到教育政策与人才政策的一致性。目前,根据居住证政策,流动人才的子女可以在当地求学,但是,根据高考报名政策,却无法做到学籍、户籍同时具备。这也被认为是教育政策与人才政策之间的矛盾。

  再次,从“高考移民”的根源以及教育的本质出发,在目前教育发展不均衡的现实中,谨慎对待“高考移民”的报名资格与录取资格问题。教育机构在高考报名时,在严格审查基础上给予考生能否报名的回复,如不允许报名,考生还有回原籍报名高考的机会,并不影响其正常升学,而在允许其报名高考并获得成绩之后,再查证、取消其录取资格,则堵死其升学的途径。对于已经参加高考获得成绩的“移民”学生,其实可以采取宽严相济的变通方式,比如调整“移出”、“移入”省市的招生计划,单独对他们划线(按照当地的升学率)单独录取,或者惩罚性减分录取等等。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更多高考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高考贴吧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