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美新一轮贸易反制并非冲动之举,中方理

作者:中国史

美国声称要提高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税税率后,中国3日晚间公布反制措施,拟对自美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按照5%到25%四档不同税率征税。

图片 1图片 2

针对美方近日宣布拟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中方于8月3日晚宣布,将依法对自美进口的约600亿美元产品按照四档不同税率加征关税,具体实施日期将视美方行动而定。

反制措施出台前一天,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曾明确表示,美方近期一方面发表声明,要把对中国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的征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另一方面四处散风,要和中方恢复谈判,这种“软硬兼施的两手策略”对中方“不会有任何作用”。对于美方升级贸易战的威胁,中方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将不得不作出反制。

中新社北京9月19日电 美国宣布将自9月24日起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10%关税后,中国18日晚间公布相应反制措施,自24日起对进口自美国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5%或10%不等的关税。

事实上,美国政府不顾中方严正交涉和强烈反对,早在美国时间7月10日就宣布了将对原产于中国的进口商品加征10%的关税的消息,涉及约2000亿美元中国对美出口。考虑到征税对两国企业和人民可能造成的影响,中国并未轻易公布反制清单。但美国一如既往地威胁讹诈,升级事态。8月1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发表声明,拟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征税税率由10%提高至25%。

北京学者认为,中国此举在表明捍卫国家尊严和民众利益坚定决心的同时,亦充分展现出理性和克制。

与中国8月初公布的对美反制清单相比,此次加征关税措施有两个变化值得注意。其一,税率从此前的25%、20%、10%、5%四档变为10%、5%两档。其中,3500多个税号商品适用10%关税,1600多个税号商品适用5%关税。其二,税率偏中低水平,25%、20%税率没有实施。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此表示,美方的措施肆意违反世界贸易组织相关规则和国际义务,进一步侵犯中方根据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享有的合法权益,严重威胁中方经济利益和安全。由于美方不顾双方企业和消费者利益,一再升级事态,中方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以捍卫国家尊严和人民利益,捍卫自由贸易和多边体制,捍卫世界各国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等法律法规和国际法基本原则,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5%的关税。

其一,中国此次出台对美商品加征关税措施实属被动接招,而非主动出招。

北京学者认为,中国延续以往一贯做法,于美国加征关税措施落地之时同步实施反制,表明捍卫自身合法权益决心不变;税率调整则展现出充分的理性、克制和灵活性。

具体而言,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8月3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将对2493个税目商品加征25%的关税,对1078个税目商品加征20%的关税,对974个税目商品加征10%的关税,对662个税目商品加征5%的关税,并以附件的形式公布了完整的清单。公告明确,对原产于美国的附件所列进口商品,在现行征税方式、适用关税税率基础上分别加征相应关税,现行保税、减免税政策不变,此次加征的关税不予减免。公告列明了相关进口税收的计征公式,明确实施日期另行公布。

中国一贯主张通过对话解决分歧。但如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所言,由于美方不顾双方企业和消费者利益,一再升级事态,中方“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

其一,关税税率不超过美国,表明中国此次反制仍是被动接招,没有主动升级事态之意。

对此,有人可能质疑为何双方的产品征税金额不同。新华社就此发表评论指出,我们知道,这不是一场数字游戏,每一个数字的变动都可能涉及成千上万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特朗普政府可以不考虑征税后果,不顾美国内反对声音,为眼前选票牺牲多数人利益,拍脑袋随意升级税率,但我们不能随美起舞。

事实上,从3月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到4月公布涉及中国500亿美元出口的301调查征税建议产品清单,再到7月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进而公布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迄今为止中美贸易摩擦过程一直是美国出招、中国接招,中国始终保持克制,并在此前多轮磋商中表现出相当诚意。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凌云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称,中方本可以按原定计划,分25%、20%、10%、5%对美国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现在,中国把实际征税税率定为10%、5%,均不超过美国关税措施,足见中国不想打贸易战,反制的出发点是希望以此促中美经贸关系回到正轨。

面对美方的不理智,中方在广泛听取意见、认真评估影响后,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采取的差异化税率,就是根据自美进口不同产品的替代性程度进行划分,目的是尽可能减少对中国企业和百姓生活的影响,保证全球产业链运转。差异化税率是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的充分体现,也反映了中方的理性克制以及反制灵活性和精准度的统一。正如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回应的那样,中方的差别化税率反制措施是理性和克制的,是在广泛听取意见、认真评估影响后提出的,特别是充分考虑了人民的福利、企业的承受力和维护全球产业链运转等因素。征税措施的实施日期将视美方行动而定,中方保留继续出台其他反制措施的权利。

“但美国一再漫天要价,超出了中国能接受的底线”,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东艳说。

这一点,官方已经表明态度。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公告称,实施上述加征关税措施的目的是遏制贸易摩擦升级,是对美方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被迫回应,中方希望美方停止贸易摩擦,中美双方通过平等、诚信、务实的对话,相互尊重,共同维护互利共赢的双边经贸关系大局。

上述发言人表示,中方始终认为,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基础上进行协商才是解决贸易分歧的有效途径,任何单边的威胁或讹诈只会导致矛盾激化,损害各方利益。

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永也表示,此次美方对华施压“更加粗暴”,对这种损害中国国家核心利益和民众根本利益的做法,中国别无选择,必须作出反制。

其二,按不同档次征税,凸显中国理性、精准打击策略。

该发言人指出,中方承诺,将继续按照既定部署和节奏,坚定不移地推动改革开放,坚定支持经济全球化,坚定维护自由贸易原则和多边贸易体制,与世界上一切追求进步的国家共同发展、共享繁荣。

其二,中国的回击是理性分析之后的审慎决策,而非不计后果的冲动之举。

“事实上,中国可以选择统一按10%税率对美国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但反制措施最终定为分10%、5%两档征税,这是充分考虑国内产业的承受力、民众的切身利益等因素之后做出的慎重决策。”高凌云说。

此外,针对美国商务部近日将部分中国实体列入美出口管制实体名单,商务部新闻发言人8月3日发表谈话指出,中方反对美动辄对中方实体实施单边制裁的立场从未改变。中方敦促美方采取切实措施,放宽对华出口管制,保护和促进双方企业开展高技术贸易与合作,维护双方企业的合法权益。

从规模上看,据中方统计,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额近4300亿美元,自美进口额1500多亿美元。600亿美元占美国对华出口额比重约40%,与2000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出口额比重大致相当。

例如,此次反制措施中,B超、彩超诊断仪、肾脏透析设备等中国对美国需求较大的医疗用品征税税率为5%,有利于保障民众延长寿命、提高生命质量的需求;对部分化工产品等中间品的征税税率亦相对较低,不致对从美国进口原材料的中国企业造成太大损失。

从税率上看,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称,中方的差别化税率反制措施是在广泛听取意见、认真评估影响后提出的,“特别是充分考虑了人民的福祉、企业的承受力和维护全球产业链运转等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部分行业可能受到的冲击,中国官方此前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如提高机电等产品出口退税率等。

例如,此次600亿美元商品征税清单中,B超、彩超诊断仪、肾脏透析设备等医疗用品征税税率为5%,属四档税率里最低水平,有利于保障民众延长寿命、提高生命质量的需求;对部分化工产品等中间品的征税税率亦相对较低,不致对从美国进口原材料的中国企业造成太大冲击。

高凌云称,今后官方料将根据对相关行业的监测情况,视情继续推出有针对性的措施,帮助企业缓解关税措施的影响。在此情况下,此次加征关税对中国国内的冲击可控。

李永对中新社记者说,中国差别化税率反制是基于调研、分析作出的,对国内不同行业企业发展、消费者利益、经济平稳运行等多方面均有考量。“与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这种纯粹的‘大棒政策’相比,中国的反制要理性得多。”

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永对中新社记者表示,中国差别化税率反制是基于调研、分析做出的,对国内不同行业企业发展、消费者利益、经济平稳运行等多方面均有考虑。“与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按统一税率加征关税这种纯粹的‘大棒政策’相比,中国的反制要理性、精准得多。”

其三,根据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的表态,中国反制措施具体实施日期将视美方行动而定,中方保留继续出台其他反制措施的权利。

其三,反制税率目前最高为10%,是为日后继续反击留下余地。

反制并非立即生效,表明中国不想打、但不怕打贸易战的态度;保留继续出台其他反制措施的权利,意味着中国维权仍有“后手”。中国理性克制的态度,由此可见一斑。

美国政府称,将自2019年1月1日起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税率从10%提高到25%。对此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公告称,如果美方执意进一步提高加征关税税率,中方将给予相应回应,有关事项另行公布。

高凌云称,这是给未来政策调整留出足够的“操作空间”。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