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瓒简介,东汉末年占据幽州的军阀公孙瓒简

作者:中国史

公孙瓒,东汉末年地方军阀、著名将领。字伯硅。辽西令支人。他年轻时以重义有节、作战勇敢闻名,后来刚愎自用、骄横跋扈、记过妄善,终至夷败。 一、酹酒辞祖白马义从 公孙瓒出身于官宦家庭,但因为母亲出身微贱,开始只做了郡中小吏。他为人仪表堂堂,声音宏亮,口齿清晰,聪敏有才。每次向长官报告事情,他都直截坦率,而且能把几个部门的事说得有条不紊,从无遗忘错失。太守对他大为器重,把女儿嫁给他,派他到缑氏山中随卢植读经,公孙瓒因此得以粗通书传。 后来,公孙瓒被推举为上计吏。上任不久,当时的刘太守因犯法被押送朝廷,按规定不准下属官吏接近。公孙瓒便改容易服,谎称侍者,亲自侍奉他,并为他赶着车送到京都。太守被判流放日南,公孙瓒又祭辞先人,随太守南行。走到半途,遇赦而回。到郡后,他被推举为孝廉,受命为辽东属国长史。 一次,公孙瓒带领几十名骑兵巡行边塞,突然遇到了鲜卑骑兵数百人。他指挥众人退入空亭,然后说:如果不冲出去,我们就全完了!说着,拿起长矛,两头装上矛刃,率先策马踏入敌阵,左冲右突,杀伤数十敌兵。随行骑兵受他激励,也奋力作战,一以当十,终于脱身。 中平四年,朝廷命公孙瓒督率乌桓突骑和车骑将一起讨伐凉州盗寇。正值乌桓大人丘力居叛汉,和渔阳人张纯联合,进攻蓟中。公孙瓒率军追讨张纯,因功升任骑都尉。张纯又和丘力居等人侵渔阳、河问、勃海,进入平原郡,所到之处,多行杀掠。公孙瓒追击张纯,张纯大败,抛弃妻子,逾塞奔逃。公孙瓒孤军深入,反被丘力居等包围在辽西管子城。公孙瓒部被围二百多天,粮马食光,便分散突围。当时天降大雪,士卒死伤大半。敌人也饥饿疲惫,逃到柳城去了。朝廷下诏任命公孙瓒为降虏校尉,晋封都亭侯,仍兼任属国长史。 由于统帅兵马接连不断地与边寇作战,所以公孙瓒一听到有警报传来,就声色俱厉,恨不得立刻赴敌,与之决死。在战场上,他亲冒矢石,身先士卒,望尘逐奔,不惮险阻,有时白日鏖兵不歇,便继之以夜战。时日一长,边境敌军都能够辩认出他的声音,听到后,奔走避之,唯恐不远。公孙瓒乘白马,部下有善射士卒几十人,也乘白马,常跟随在他左右,做他的羽翼,自称是白马义从。乌桓人互相传告,说在战场上一定要避开白马长史,莫撄其锋。在平日,他们也把公孙瓒当成假想敌,画出他的图像,策马弯弓射之,一旦射中,部伍皆呼万岁。 二、构隙刘袁据幽滋骄 当时,献帝被董卓劫持到长安,很想返回东都。幽州牧刘虞的儿子刘和正任侍中,献帝让他乔装改扮,逃出去找刘虞,让其率兵前来接驾。刘和到南阳,南阳太守袁术想利用刘虞,便扣住刘和不放,答应刘虞兵到,他和刘虞一起西进。公孙瓒知道袁术心怀异志,阻止刘虞,刘虞不听。公孙瓒担心袁术知道此事会怨恨自己,派堂弟公孙越率领一千骑兵到袁术那里,并且暗中怂恿袁术抓住刘和,夺其兵权。从此,刘虞和公孙瓒矛盾愈发明显。刘和从袁术那里逃出,奔向北方,又被袁绍扣留。 接着,袁术派公孙越随孙坚去攻打袁绍部将周昕,公孙越在战斗中中箭身死。公孙瓒因此嫉恨袁绍,同时上疏献帝,历数袁绍的十大罪状,然后大举兴兵,一时间冀州诸城都背离袁绍而依附于他。袁绍非常害怕,把自己佩带的勃海太守的印缓授予公孙瓒堂弟公孙范,并派他到郡治去。公孙范乘机背离袁绍,率领勃海兵马去帮助公孙瓒。公孙瓒便自己任命部将为青州、冀州、兖州三州刺史,并把郡守县令也都配置齐全。袁绍亲自率兵抵拒,公孙瓒败走。但此后公孙瓒大破袁绍军,势力大增。 公孙瓒屡次与袁绍作战,刘虞禁止不了,矛盾越来越深,就渐渐控制他的权力。公孙瓒常常故意违反刘虞的节度,又纵兵侵犯百姓。刘虞无法制止,便上奏章弹劾。公孙瓒也不示弱,上章说他给粮不周。后来公孙瓒在蓟城东南另建小城,刘虞怕他兴兵为乱,便率兵十万前去征讨。由于刘虞用兵仁厚,遂为公孙瓒所擒。公孙瓒诬陷刘虞,说他以前曾与袁绍等人谋称帝号,胁迫朝廷使者杀了他。 公孙瓒杀死刘虞,尽有幽州之地,渐生骄横之心。当时旱蝗连年,谷贵民贫,百姓相食。但他依仗才力,不予顾恤,记过忘善,睚眦必报。他还忌妒贤者,亲近小人。凡是衣冠之士,名声超过他的,他定要设法陷害;凡是才能秀异的人,他定想法让其陷于穷困艰难的境地,不令有出头之日。有人问他为何如此,他说得十分直截:衣冠中人自认为应得富贵,不肯感恩戴德。他手下得宠者,不过是商贩、庸儿。公孙瓒与他们或结为兄弟,或结为婚姻。这些人一旦得志,马上侵暴扰乱,百姓怨声载道。 三、退保易京坐待夷灭 刘虞的部属鲜于辅等人聚集兵众要与刘虞报仇。他们知道燕国人阎柔恩信素著,便推举他为乌桓司马。阎柔招集兵马数万人,大败公孙瓒安置的渔阳太守邹丹。乌桓峭王也率族人和鲜卑人七千多骑,跟随鲜于辅南下,迎来刘虞的儿子刘和,并和袁绍部将曲义合兵十万,共同进击公孙瓒,在鲍丘斩杀公孙瓒将士两万多人。于是,代郡、广阳、上谷、右北平等地纷纷杀死公孙瓒任命的官长,与鲜于辅、刘和联合起来对付公孙瓒,公孙瓒屡败。 此前,曾有童谣说:燕南垂,赵北际,中央不合大如砺,唯有此中可避世。公孙瓒认为这童谣应在易京,于是移镇于此。他沿城挖了十道环形壕沟,沟后堆起高高的土丘,都高达五六丈,土丘上建造楼台。在壕沟围裹的中心,堆起一个大土丘,高达十丈。为防止意外,公孙瓒独自和妻妾住在十丈的高台之上,用铁作门,规定七岁以上的男子不准进入铁门,有关文书簿记都用绳子提上来。他还命令女子练习大声说话,让几百步外的人能听见,以便传宣教令。他疏远宾客,无所亲信,于是谋臣猛将渐渐离他而去。住进易京之后,公孙瓒很少从事征战,他说:当年我以为天下的事情挥手之间就可了结,今天才发现绝非如此。眼下战争连绵,非我辈所能解决。不如休兵罢战,致力农事,从度灾年。兵法上说,百楼不攻。如今我有楼台千重,积谷300万斛,可以安居其上,静待时变。等吃完这些粮食,天下的事也就有分晓了!他想用这办法拖垮袁绍。 建安三年,袁绍因为连年进攻公孙瓒均无法攻克,便写信解除仇怨,相互交好。公孙瓒自恃易京险固,不予理睬,只是命人增修守备。袁绍大怒,大举兴兵进攻。袁绍步步逼迫,公孙瓒陷入困境,于是建筑重营垒,以求自保。袁绍挖掘地道,破坏楼台,渐渐挖到了公孙瓒所住的土丘。公孙瓒自知必败,杀死全家,自焚而死。

本名
公孙瓒

三国人物

别称
白马将军

本名:公孙瓒

字号
伯珪

别称:白马将军

所处时代
东汉

字号:伯珪

民族族群
汉人

所处时期:东汉

出生地
辽西令支

民族族群:汉人

出生地:辽西令支

去世时间
199年

作古时候:199年

主要成就
驱叛胡于塞表,破黄巾于孟津

重要造诣:驱叛胡于塞表,破黄巾于孟津

职业
将领、军阀

职业:将领、军阀

官职
中郎将,奋武将军,前将军

官职:中郎将,奋武将军,前将军

爵位
易侯,蓟侯

爵位:易侯,蓟侯

容貌
有姿仪,大音声

(历史

人物生平

面貌:有姿仪,大音声

早年经历

公孙瓒是贵族子弟,但因母亲出身低微,只能任书佐。因美貌、声音洪亮与才智受太守赏识,被邀请为女婿。受岳父帮助曾与刘备和刘德然共同师事于卢植。

公孙瓒后来在太守刘君下任御车。

在刘太守犯法被发配交州日南时敢于违法乔装成士兵沿途护送,途中刘太守获赦还。公孙瓒归来后因此德行被举孝廉,任为辽东属国长史。有一次公孙瓒跟随数十名骑兵外出巡逻关塞,看到数百名鲜卑骑兵,公孙瓒就退到空亭对随行队伍说:“如不主动进攻必将被杀。”于是 手执长矛策马带队冲入鲜卑队伍,杀伤数十人,虽幸免于死,自己也损失过半。鲜卑人以此为戒,再不敢轻易越进关塞。公孙瓒升迁为涿县县令。

公孙瓒人物平生

威震塞外

光和年间(178年-184年),边章、韩遂叛乱,朝廷从幽州征发三千精锐骑兵,并给予公孙瓒都督行事的符节,统帅此三千骑兵。公孙瓒率军到蓟中时,渔阳人张纯引诱辽西乌桓首领丘力居等叛乱,攻占右北平郡、辽西郡属国的城市。公孙瓒以三千骑兵追讨张纯等叛贼,立下战功,升为骑督尉。此时,属国乌桓首领贪至王率众归降公孙瓒。公孙瓒又升为中郎将,封为都亭侯,进驻属国,此后的五六年间,与北方游牧民族争战不断。

中平五年,公孙瓒与张纯、丘力居等战于辽东属国石门,张纯等大败,张纯于是抛下妻儿逃入鲜卑境内。公孙瓒继续追击,由于太深入,反被丘力居围困于辽西管子城二百余日,粮尽士溃,士卒死伤大半。丘力居军也粮尽疲乏,远走柳城。朝廷诏拜公孙瓒为降虏校尉,封都亭侯,又兼领属国长史。公孙瓒于是统领兵马,守护边境。每次一听到敌人来袭,公孙瓒马上声疾色厉,作战时像是打自己的仇人似的,甚至一直打到夜深。从此乌桓都害怕公孙瓒的勇猛,不敢再来进犯。公孙瓒常与身边数十个善于骑射的人都骑白马,相互间为左右翼,自号“白马义从”。

黄巾之乱时,丘力居钞略青、徐、幽、冀,四州被其害,公孙瓒无法抵御。

朝廷派宗正东海郡人刘虞为幽州州牧。刘虞到任后,派遣使臣到游牧民族中晓以利害,责令他们献上张纯的首级。丘力居等听说刘虞到了,纷纷派遣使者前来沟通归附之事。公孙瓒担心刘虞立功,暗中派人在途中暗杀这些使者。游牧民族明白此事后,便绕道到刘虞处。刘虞上报朝廷撤掉驻防军队,只留下公孙瓒统万余步兵、骑兵屯驻右北平。

中平六年三月,张纯被其门客王政杀掉并把首级送给刘虞。刘虞因安抚游牧民族有功而被授予太尉之职,封为襄贲侯。不久,又迁刘虞为大司马,公孙瓒为奋武将军,封为蓟侯。

晚年阅历

大破黄巾

初平二年,青州黄巾军攻打渤海,聚众三十万,欲与黑山军会合,公孙瓒率步骑两万人在东光南大破青州黄巾,斩首三万余。青州黄巾军弃辎重,奔走渡河。公孙瓒等他们过到一半时出击,再次大败黄巾军,死者数万,俘虏七万余人,车甲财物无数,于是公孙瓒威名大震。

公孙瓒是贵族后辈,但因母亲身世微贱,只能任书佐。因仙颜、声音洪亮与才干受太守欣赏,被约请为半子。受岳父资助曾与刘备和刘德然配合师事于卢植。

结怨刘袁

汉献帝刘协想东归洛阳,派刘虞之子刘和逃出长安,偷偷出武关去找刘虞,让刘虞率兵前来相迎。刘和途经袁术驻地,将此事告知了袁术。袁术扣留了刘和,让刘和给刘虞写信,答应等刘虞率兵前来为袁术后援,一起赴长安。公孙瓒知道袁术会叛变而制止刘虞,刘虞不听。公孙瓒担心袁术知道后恨他,派他堂弟公孙越率千余骑兵到袁术处相结好,而暗地又让袁术扣留刘和并夺占刘和兵马。因此,公孙瓒与刘虞的矛盾越来越深。

袁术遣公孙越帮助孙坚攻周昂,公孙越被流矢射中而死,公孙瓒怒道:“我弟之死,祸起于袁绍。”于是出兵驻扎在磐河准备报复袁绍。袁绍非常惊恐,把渤海郡太守印交给了公孙瓒堂弟公孙范,派他到南皮,想以此与公孙瓒结援。公孙范于是背叛袁绍,以渤海兵力协助公孙瓒,攻破青州、徐州黄巾军,兵势日益强盛,进驻界桥(故址在今河北威县境内)。公孙瓒自己任命严纲为冀州州牧,田楷为青州州牧,单经为兖州州牧,并配置了郡守县令。

公孙瓒厥后在太守刘君下任御车。

争夺冀州

初平三年,袁绍屯军广川县,与公孙瓒战于界桥南二十里处。公孙瓒有精兵三万。袁绍命其将麴义领精兵八百在前,布强弩千张于两翼。公孙瓒轻视袁绍兵少,纵骑兵出战。麴义命士兵伏于楯下不动,等公孙瓒军到十步前,一时同发,公孙瓒大败。袁绍军生擒了严纲并斩其首。麴义追公孙瓒到界桥,公孙瓒率兵还击,再次被打败。于是公孙瓒逃到蓟县,在县城东南另筑小城自守,与刘虞临近,渐渐结下仇恨。袁绍派部将崔巨业率兵攻打公孙瓒的故安,不下,在引军南归时,在巨马水被公孙瓒大军追上,大败,七八千人阵亡。公孙瓒想乘胜追击,却又在龙凑被袁绍打败,双方战成均势。

在刘太守犯罪被发配交州日南时勇于守法乔装成兵士沿途护送,途中刘太守获赦还。公孙瓒返来后因而品德被举孝廉,任为辽东属国长史。有一次公孙瓒追随数十名马队外出巡查关塞,看到数百名鲜卑马队,公孙瓒就退到空亭对随行部队说:“如不主动进攻势必被杀。”因而 手执长矛策马带队突入鲜卑部队,杀伤数十人,虽幸免于死,本身也丧失过半。鲜卑人以此为戒,再不敢随意马虎越进关塞。公孙瓒升迁为涿县县令。 威震塞外

攻灭刘虞

初平四年,刘虞担心公孙瓒反叛,于是率兵十万攻打公孙瓒。当时,公孙瓒的部曲放散在外,仓卒欲从东城逃走,刘虞的士兵不习战,又下军令不准骚扰百姓,久攻不下。公孙瓒于是招募精兵数百人,顺着风势放火,趁势杀入刘虞兵营,刘虞大败。刘虞与他的部下往北逃到居庸县。公孙瓒三天就攻破了居庸城,活捉刘虞及其妻子儿女回到蓟县。此时董卓已死,献帝派使者段训给刘虞增加封地,令其督统六州,升迁公孙瓒为前将军,封易侯。公孙瓒诬陷刘虞与袁绍谋取称帝,胁迫段训斩刘虞及其妻子儿女于蓟市。公孙瓒将刘虞的首级送到京师,被刘虞的旧部下尾敦在路上劫走并安葬。公孙瓒杀了刘虞之后,得到了整个幽州,日益骄矜,不恤百姓,记过善忘,睚眦必报。

光和年间(178年-184年),边章、韩遂兵变,朝廷从幽州征发三千精锐马队,并赋予公孙瓒都督行事的符节,统帅此三千马队。公孙瓒率军到蓟中时,渔阳人张纯诱惑辽西乌桓首领丘力居等兵变,攻占右北平郡、辽西郡属国的都市。公孙瓒以三千马队催讨张纯等叛贼,立下军功,升为骑督尉。此时,属国乌桓首领贪至王率众归降公孙瓒。公孙瓒又升为中郎将,封为都亭侯,进驻属国,今后的五六年间,与北部地区游牧民族争战赓续。

连战连败

兴平二年,刘虞的从事渔阳鲜于辅、齐周、骑督尉鲜于银等率幽州兵马想为刘虞报仇,因燕国阎柔素有恩义,他们便推举阎柔为乌丸司马。阎柔招集鲜卑、乌丸等兵马,共得汉兵、胡兵数万人,与公孙瓒所置渔阳太守邹丹战于潞河之北,大败公孙瓒军,斩杀邹丹。乌桓峭王也率其部落的人及鲜卑骑兵七千余骑,随鲜于辅迎接刘虞之子刘和与袁绍将麴义,合兵共十万攻打公孙瓒,大败公孙瓒于鲍丘,斩首二万余。于是,代郡、广阳、上谷、右北平各杀公孙瓒所置长官,与鲜于辅、刘和兵联合,公孙瓒屡战屡败,于是逃回易京(故址在今河北雄县西北)坚守,开置屯田。两军相持一年有余,麴义粮尽退兵,公孙瓒乘势出击,击败麴义,尽得其车重。

公孙瓒又临易河挖十余重战壕,又在战壕内堆筑高达五六丈的土丘,丘上又筑有营垒。堑壕中央的土丘最高,达十余丈,公孙瓒自居其中,以铁为门,斥去左右,令男人七岁以上不得进入,只与妻妾住在里面,又囤积粮谷三百万斛。公孙瓒又让妇人习为大声,使声音能传出数百步,用来传达命令。公孙瓒又疏远宾客,致使身边没有一个亲信,谋臣猛将都渐渐疏远了。从此以后,很少出来打仗。

中平五年,公孙瓒与张纯、丘力居等战于辽东属国石门,张纯等大北,张纯因而抛下妻儿逃入鲜卑境内。公孙瓒继承追击,因为太深切,反被丘力居围困于辽西管子城二百余日,粮尽士溃,士卒死伤泰半。丘力居军也粮尽疲倦,远走柳城。朝廷诏拜公孙瓒为降虏校尉,封都亭侯,又兼领属国长史。公孙瓒因而管辖戎马,保卫疆域。每次一听到对头来袭,公孙瓒马上声疾色厉,作战时像是打本身的对头似的,以至一向打到夜深。今后乌桓都畏惧公孙瓒的骁勇,不敢再来侵犯。公孙瓒常与身旁数十个擅长骑射的人都骑白马,相互间为左右翼,自号“白马义从”。

兵败自焚

建安三年,袁绍传书给公孙瓒,想跟他释和,公孙瓒没有答复,反而增强守备。袁绍于是大兴兵攻打公孙瓒。先是公孙瓒一别将被围,公孙瓒不肯相救,说:“救一人,那以后众人都会只等救兵而不肯力战。”等到袁绍来攻时,公孙瓒的界桥别营自度不能自救,而公孙瓒必不肯相救,众人或降或逃。

袁绍直接攻到了城门前,公孙瓒派他的儿子公孙续向黑山黄巾军求救,又想亲自率兵冲出重围,占据西南山,仰仗黑山军,切断袁绍军的后路。长吏关靖劝谏他说:“现在您的将士都各怀叛离之心,已无力再战,他们之所以能固守是顾惜他们的故乡老少,而把将军您当成主心骨,将军如能持久坚守,袁绍自然会退兵,四方军队一定又可以会合了。若将军现在弃易京而走,军队会失去后镇,易京覆灭指日可待。将军失去根基,流落荒野,怎么成就事业呢?”公孙瓒于是决定不离开易京,等待其子搬来救兵,内外夹攻袁绍。

建安四年三月,黑山帅张燕与公孙续率兵十万,分三路相救公孙瓒。援兵还没到,公孙瓒秘密派人送信给公孙续,让他率五千骑兵于北隰之中,举火把为应,公孙瓒就从城内出战。袁绍劫得了这封信,将计就计,举起火把。公孙瓒以为救兵到了,率兵出击。袁绍设伏兵袭击公孙瓒,公孙瓒大败,又回到城内坚守。袁绍于是掘地道到城楼下,毁坏其望楼,渐渐到达中央的土丘。公孙瓒自料必败无疑,引火自焚。

黄巾之乱时,丘力居钞略青、徐、幽、冀,四州被其害,公孙瓒没法抵抗。

历代评说

魏攸:“瓒,文武才力足恃,虽有小恶,固宜容忍。”

袁绍:“超然自逸,矜其威诈。”

陈寿:“瓒遂骄矜,记过忘善,多所贼害”;“公孙瓒保京,坐待夷灭。”

范晔:“瓒恃其才力,不恤百姓,记过忘善,睚眦必报,州里善士名在其右者,必以法害之。”“自帝室王公之胃,皆生长脂腴,不知稼穑,其能厉行饬身,卓然不群者,或未闻焉。刘虞守道慕名,以忠厚自牧。美哉乎,季汉之名宗子也!若虞、瓒无间,同情共力,纠人完聚,稸保燕、蓟之饶,缮兵昭武,以临群雄之隙,舍诸天运,征乎人文,则古之休烈,何远之有!”

赞曰:“伯珪疏犷,武才趫猛。虞好无终,绍势难并。”

乞伏昙达:“昔伯珪凭险,卒有灭宗之祸;韩约肆暴,终受覆族之诛。”

王勃:“区区公路,欲据列郡之尊;琐琐伯珪,谓保易京之业。瓒既窘毙,术亦忧终。”

洪迈:“公孙瓒筑京于易,以为足以待天下之变,不知卫梯舞于楼上,城岂可保耶?”

郝经:“瓒挟劲气,辄害宗子。百楼虽多,云胡不死。”

王夫之:“顽悍而乐杀者公孙瓒,而犹据土以自全。”

柳从辰:“卓虽受诛,豪杰并起,跨州连郡如刘虞、公孙瓒、陶谦、袁绍、刘表、刘焉、袁术、吕布者,皆尝雄视一时,其权力犹足匡正帝室。”

蔡东藩:“公孙瓒之致死,其失与袁术相同。术死于侈,瓒亦未尝不由侈而死。观其建筑层楼,重门固守,妇女传宣,将士解散,彼且诩诩然自夸得计。一则曰吾有积谷三百万斛,食尽此谷,再觇时变。再则曰当今四方虎争,无一能坐吾城下。谁知绍兵骤至,全城被围,鼓角鸣于地中,柱火焚于楼下,有欲免一死而不可得者,较诸袁术之结局,其惨尤甚!”

朝廷派宗正东海郡人刘虞为幽州州牧。刘虞就任后,调派青鸟使到游牧民族中晓以利害,责令他们献上张纯的首领。丘力居等据说刘虞到了,纷纭调派使者前来相同归附之事。公孙瓒忧郁刘虞建功,黑暗派人在途中谋害这些使者。游牧民族邃晓此预先,便绕道到刘虞处。刘虞上报朝廷撤掉驻防戎行,只留下公孙瓒统万余步卒、马队屯驻右北平。

家族成员

中平六年三月,张纯被其食客王政杀掉并把首领送给刘虞。刘虞因抚慰游牧民族有功而被授与太尉之职,封为襄贲侯。不久,又迁刘虞为大司马,公孙瓒为奋武将军,封为蓟侯。

涿郡刘太守女侯氏

大破黄巾

公孙续: 公孙瓒之子。被公孙瓒派往黑山求张燕来救已迟,后为屠各所杀。

余佚名

初平二年,青州黄巾军攻击渤海,聚众三十万,欲与黑山军齐集,公孙瓒率步骑两万人在东光南大破青州黄巾,斩首三万余。青州黄巾军弃辎重,驱驰渡河。公孙瓒等他们过到一半时反击,再次大北黄巾军,死者数万,俘虏七万余人,车甲财物有数,因而公孙瓒威名大震。

兄弟

公孙越:公孙瓒从弟。被公孙瓒派往助袁术与孙坚一同攻打周昂,为流矢所中而死。

公孙范:公孙瓒从弟。以勃海兵助公孙瓒。在界桥之战中与公孙瓒一同败走。

结义兄弟:卜数师刘纬台、贩缯李移子、贾人乐何当。

树怨刘袁

轶事典故

白马义从

公孙瓒是在和北方游牧民族的作战中以勇猛豪迈而成名的,他善使双头铁矛,《后汉书》曰:“瓒常与善射之士数十人,皆乘白马,以为左右翼,自号“白马义从”。乌桓更相告语,避白马长史。“白马义从后扩充成相当规模的部队,一时威震塞外,乌桓“乃画作瓒形,驰马射之,中者辄呼万岁,虏自此之后,遂远窜塞外。”。

可惜,界桥之战公孙瓒碰上了他一生的克星麴义,白马义从就此一蹶不振。“瓒见其兵少,便放骑欲陵蹈之。义兵皆伏盾下不动,未至数十步,乃同时俱起,扬尘大叫,直前冲突,强弩雨发,所中必倒,临陈斩瓒所署冀州刺史严纲甲首千余级。瓒军败绩,步骑奔走,不复还营。”这是一个典型的用弓弩击破骑兵的战例。

汉献帝刘协想东归洛阳,派刘虞之子刘和逃出长安,偷偷出武关去找刘虞,让刘虞率兵前来相迎。刘和路过袁术驻地,将此事告知了袁术。袁术拘留了刘和,让刘和给刘虞写信,准许等刘虞率兵前来为袁术后盾,一同赴长安。公孙瓒晓得袁术会哗变而阻止刘虞,刘虞不听。公孙瓒忧郁袁术晓得后恨他,派他堂弟公孙越率千余马队到袁术处相结好,而私下又让袁术拘留刘和并夺占刘和戎马。因而,公孙瓒与刘虞的抵牾越来越深。

文学形象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公孙瓒犹如刘备恩人一般的存在。因与刘备有学友之谊,在讨伐渔阳张举、张纯之乱时就起用了刘备,后使其驻守平原。

讨伐董卓时,公孙瓒也参予其中,并接纳刘备成为部将,同往会盟。汜水关之战中,公孙瓒于袁绍面前引荐刘备,称其为汉室之胄,袁绍乃赐座予刘备;虎牢关之战中,公孙瓒部队被指示前往参战,在关东联军折损数将后,公孙瓒挥槊亲战吕布。战不数合,瓒败走。尔后麾下刘备、关羽、张飞三人与吕布于关前大战,最后逼退了吕布。

关东联军因诸侯产生嫌隙而解散后,公孙瓒与袁绍图谋合作夺取冀州,不料由袁绍捷足先登。公孙瓒派遣其弟公孙越至袁绍处求取冀州土地,袁绍反悔不与,甚至在其回程中派遣部将假借董卓名义,将之杀害;公孙瓒得知后勃然大怒,遣军进攻袁绍,对峙于磐河。

序战中,袁绍部将文丑策马挺枪杀上公孙瓒阵地,公孙瓒就桥边与文丑交锋。战不到十余合,瓒抵挡不住,败阵而走。文丑乘势追赶,连败公孙瓒四员健将,幸得赵云相救。再战,麴义一马当先斩杀公孙瓒部将严纲,瓒军士气低落而大败;而后赵云出现,加上刘备率领援军适时到来,战况随之扭转。两军在长期对峙后,接受了董卓的调停而撤兵。

董卓被王允与吕布暗杀后,在徐州又爆发曹操为报父仇而兴兵的复仇战,徐州牧陶谦听从麾下谋士糜竺的建议,请求孔融为援军,而孔融也推荐平原相刘备,于是刘备以此为契机,向公孙瓒借取赵云与数千兵马前往救援徐州。曹操因为长时间于徐州征战,导致后防空虚,被吕布、陈宫、张邈等人夺取根据地,不得已而撤退,完成了救援使命的赵云也带着兵马返回了公孙瓒处。

此后随着刘备长期转战徐州,几乎没有与公孙瓒有任何联系。最终由曹操麾下的满宠告知刘备,公孙瓒已败于袁绍之手,死于易京的消息。

袁术遣公孙越资助孙坚攻周昂,公孙越被流矢射中而死,公孙瓒怒道:“我弟之死,祸起于袁绍。”因而发兵驻扎在磐河预备抨击袁绍。袁绍异常恐慌,把渤海郡太守印交给了公孙瓒堂弟公孙范,派他到南皮,想以此与公孙瓒结援。公孙范因而叛逆袁绍,以渤海军力辅佐公孙瓒,攻破青州、徐州黄巾军,兵势日趋强大,进驻界桥(故址在今河北威县境内)。公孙瓒本身录用严纲为冀州州牧,田楷为青州州牧,单经为兖州州牧,并设置装备摆设了郡守县令。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