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中共第一代领导人子女鲜为人知的苏联岁月

作者:中国史

奥斯特洛夫斯基自强人文中心位于莫斯科市中心。5月6日,在人文中心展出的有关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的史料和文物中,引人关注的是毛泽东之子毛岸英的档案。中国国内曾有说法称,苏联卫国战争期间毛岸英曾任苏军坦克部队连指导员,并参加了多次战役,甚至打到了柏林。然而,一份右上角标注秘密字样的档案,却给出了不同答案。

摘要: 近日,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代表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向32名为苏联卫国战争(1941-1945年)作出贡献的中国公民,颁发了“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毛泽东的女儿李敏、刘少奇女儿刘爱琴、瞿秋白的女儿瞿独伊、李富春的女儿李特特等著名中共领导人的 ...  邓颖超和周恩来到国际儿童院看望毛岸英(右一)、毛岸青(右三)时的留影1952年8月9日毛泽东同李敏、李讷、毛远新在香山听李讷讲故事 近日,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代表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向32名为苏联卫国战争(1941-1945年)作出贡献的中国公民,颁发了“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毛泽东的女儿李敏、刘少奇女儿刘爱琴、瞿秋白的女儿瞿独伊、李富春的女儿李特特等著名中共领导人的后代均到场领取了奖章。  据报道,他们当时都生活在俄罗斯西部城市伊万诺沃的国际儿童院。这个儿童院曾住过许多第一代中共领导人的子女,如毛泽东长子毛岸英、次子毛岸青、女儿李敏,刘少奇的长子刘允斌、长女刘爱琴,朱德的女儿朱敏等等。这里也有部分烈士子女,如蔡和森和向警予的孩子蔡博、蔡妮,罗亦农的儿子罗西北,苏兆征的儿子苏河清,张太雷的儿子张芝明等。  这些曾有苏联经历的中共领导人子女,有的健在,有的已经离去。我们试图通过梳理史料和回忆录,回顾他们那段鲜为人知的苏联岁月。在和平年代里,让我们一起了解那段峥嵘岁月中第一代中共领导人为新中国的建立所做的付出与坚持,以及他们和家人子女在生活中的温情时刻。  毛岸英、毛岸青:少年被送出国 毛岸英曾参加苏联卫国战争  毛岸英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曾担任苏军坦克连指导员。这一说法,我现查到最早是金振林在所著的《毛岸英》中所写的。此外,还有郭智荣所著的《毛岸英之歌》、毛新宇所著的《我的伯父毛岸英》等,电视剧《毛岸英》也持同一说法。连指导员全称是连政治指导员,是政治委员制度中党在连队一级的负责人。我们还是先回顾一下苏军的政治委员制度。  1918年苏维埃共和国刚刚诞生,为了粉碎外国干涉军和白卫军的进攻,保卫革命成果,布尔什维克党和苏俄政府在2月23日创建了红军。4月6日公布了第一个政治委员条例,其目的是在军队中贯彻党的政策,对军事专家进行政治监督,领导党组织和全部党政工作。当时,红军大量吸收了旧军队的军事专家,政治委员是党派去的,为确保党在军队中的绝对领导,所以政治委员有最后决定权。  1920年1月27日,列宁提出一长制的问题。他说:“我们不能把苏维埃政权在军事建设中取得的经验看做孤立的经验,战争包含着各种形式的建设。我们军队的建设所以能够获得成就,只是因为它是像整个苏维埃政权建设那样进行的,是根据在任何建设部门都表现出来的阶级对比关系进行的。在这里,我们同样看到资产阶级这一领导阶级的骨干和农民群众。在其他部门中,这一对比关系的实质还没有十分明显地表现出来,但在面对着敌人因而每犯一次错误都会造成重大牺牲的军队中,这一对比关系已受到真正的考验。这个经验应当加以仔细地考虑。这个经验经过了有规律发展的道路,首先是偶然的、不明确的集体管理制,后来是那种成为军队的一切机关都遵守的组织制度的集体管理制,而现在,照总的趋势看,一长制已经是唯一正确的工作方法了。”可当时还不具备实行一长制的条件。到1925年时,苏军中党员人数已大为增加。苏军的指挥人员40%以上是党员,工人出身的党员也增加了,这就加强了各级干部队伍,为实行一长制创造了条件。1925年3月6日,俄共(布)中央批准《关于在红军实行一长制》的指示信。  在最初,一长制有两种形式:完全一长制和不完全一长制。完全一长制就是指挥员是党员,同时履行指挥员和政治委员的职能,为他配备一名政治副职;不完全一长制就是指挥员负责军事训练和行政管理,保留政治委员负责党的工作,并与指挥员共同对部队的战备状态负责。  1937年至1940年,在国际局势紧张时期,指挥员的任务愈加复杂,又有大量没有党政工作经验的预备役指挥员入伍。1937年8月10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批准工农红军政治委员条例,再度恢复政治委员制。  1940年8月12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颁布《关于加强红军和红海军一长制的命令》,1937年实行的政治委员制被废除。指挥员对部队的各项工作,包括政治教育负完全责任。同时,设立负责党政工作的政治副指挥员职务。  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7月1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关于改组政治宣传机关及在工农红军中实行政治委员制度》的命令。命令指出:由于政治工作量加大和指挥员工作的繁杂,“要求像在反对外国武装干涉的国内战争期间那样,提高政治工作人员的作用和责任”。  在卫国战争的第一阶段,苏军指挥员在军事和政治上日趋成熟。因此,1942年10月9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颁布关于建立完全的一长制,取消红军政治委员制度的命令,接替政治委员工作的是政治副职。  政治指导员是苏军中连和与之同级单位中的政治工作者。1919年至1924年、1937年至1940年、1941年7月至1942年10月,曾设连政治指导员职务。1942年10月撤销连指导员职务后,曾设政治副连长一职。1943年5月底,根据国防委员会的决定,废除了政治副连长这一职务。  据以上关于毛岸英的几本传记记载,他在1944年参加苏军对德作战,担任坦克连指导员。而按照苏方资料,该年苏军中已无政治指导员和政治副连长的设置。他此时无法担任这一职务。12 / 2 页下一页

奥门新萄京娱乐场,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15日下午举行隆重仪式,由特命全权大使安德烈-杰尼索夫代表俄总统普京,向32名为俄罗斯(苏联)卫国战争做出贡献的“中国老兵”授予纪念奖章。1945年5月9日,苏联经4年奋战迫使德国法西斯投降,赢得卫国战争最后胜利。15日接受奖章的中国公民,都是当年在苏联亲历战争的人。杰尼索夫在致辞中表示,这段战争的历史记忆是俄中共同价值观的根,根不可斩断,战争教训将被两国公民世代铭记。

毛岸英的履历中记录道:谢尔盖·永福,即毛岸英。1936-1942年,国际儿童院学员;1942-1943年,恩格斯列宁格勒军事政治学校学员;1943-1944年,列宁红军军事政治学院诸兵种系学员;1944年8-11月,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见习生……

  15日这场“1941年-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的授予仪式,是2015年俄罗斯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活动的组成部分。《环球时报》记者从现场获悉,俄罗斯有关方面去年就开始邀请中国各界协助,共同寻找卫国战争期间在前线抗击法西斯的中国志愿者。此前俄罗斯使馆确认了54人的获奖者名单,但其中一些人因年迈、疾病等原因无法到场。

布展工作负责人、历史学副博士斯韦特兰娜·科尔涅耶娃说:见习生的身份意味着毛岸英没有参与战斗,而是在战地观摩。同时,她指出,毛岸英档案中国籍一栏注明无国籍。按规定,苏联红军是绝不招收无国籍人员的。个别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学员之所以参加了红军,因为他们或者有意提供了假证件,或者作为外国的志愿兵。科尔涅耶娃补充道,毛岸英表现出色,曾多次要求参战。卫国战争胜利后,斯大林接见了毛岸英,对他比较赏识,并把自己的手枪送给了他。

  到场的32人也都在耄耋之年。他们中许多人来自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共产国际在苏联开设的国际儿童院,当时,这些儿童院专门接收各国共产党高层干部子女。1941年德军入侵苏联,在苏的中共高层子女多被集中到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当时儿童院的中国孩子被安排在两个班,大班的十几岁,小班最小的才两三岁。我们哪算战士,战争时我们是被保护起来的,报名参军也不让,真算战士的那是毛岸英、朱敏(朱德的女儿)、刘爱琴那样。”面对《环球时报》记者,现场一名老人摆了摆手。

  刘少奇的女儿刘爱琴10年前曾接受时任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颁发的“1941-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15日在现场,88岁的她被媒体环绕。她已不是第一次回忆当年场景,1939年她和周恩来的干女儿孙维世、高岗的儿子高毅、陈伯达的儿子陈小达等共赴莫斯科求学,但之后的生活被战争改变。“儿童院里,年纪大的外国男学员上了前线,女生负责后勤,割麦子、收土豆、包扎伤员,当时我们给战士缝衣服,五六台缝纫机昼夜不休。”十几岁的刘爱琴被吸收进入红军后备军,参加夜间巡逻。

  对“苏联和苏联人民的深厚感情”是这32名老人共同的情怀,15日现场,他们用俄语彼此交流,其中一些人的俄语甚至流利过中文。

  杰尼索夫大使在致辞中表示:“战争时期你们还很年轻,大多还是孩子,然而战争对孩子的考验甚于成人,战争给你们留下了深刻印记。”他说,“伟大卫国战争时期,你们没有退缩,与苏联军队和人民患难与共,你们或许未在前线,但你们在消防队、军医院和缝纫室,保卫苏联的英雄,不管来自哪个国家,俄罗斯都将永远记住你们。”

  《环球时报》记者获悉,今年在莫斯科“5·9”胜利日举行的盛大阅兵式上,参加卫国战争的中国老兵的画像将出现在红场上的队列中。此外,毛泽东的女儿李敏、刘爱琴、朱德的外孙女刘丽、刘霞获俄罗斯政府正式邀请,将于5月9日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红场阅兵方阵。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