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古代的退休制,文彦博诗

作者:文物考古

摘要:神宗末年文彦博已经获准退休,在洛阳准备要安度晚年。哲宗即位初,当政的司马光看重“宿德元老”文 彦博的才能与威望,极力推荐。就这样,已过80岁高龄的文彦博“落致仕”,被授予“平章军国重事”一职,再担大任。

宋朝至和年间(公元1045—1056 年),长安城里都传说铁钱快作废了。
  文彦博接到底下人的通报,心里还不信呢:”怎么会有这么回事?我一定要去查个水落石出。”
  第二天早晨,文彦博换上一身便装,散步在店铺、商行私访。长安城里集市买卖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一处越来越高的争吵声吸引着他走上前去看个仔细。
  一个30 多岁的商人买了一匹丝绸,付出几吊铁钱后刚欲转身离去,那卖丝绸的中年商人一把拉住他:“喂,你留下这几串废铁钱,让我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告诉你,朝廷要废除陕西铁钱啦,快,回家拿铜钱来!”
  那青年商人当然不甘示弱,两个人一下子争吵起来。一会儿,店内外观者如云。
  文彦博一听中年商人的话,佯作啥事也不懂的样子,连忙问他:“这位老板,你这消息怎么来的?让朝廷知道,可要杀头的呀!”。
  那中年商人没好气地转过头,白了文彦博一眼:“你这位先生是外地人吧?告诉你,长安城里都在传说,有人上书皇上,请求废除陕西铁钱。皇上一时没答应,但那一天快了!”
  文彦博心中一惊:“这朝廷内部的消息,怎么会传成这样子!追查谁是造谣者已没有必要,要用事实使它不攻自破。如果禁止,人们更会疑惑,市场更会骚乱。好!就这么办。”他马上打道回衙。
  一会儿,长安城内丝绢行业的商人给召来。文彦博坐在大堂上,笑着吩咐:“你们把各家的丝绢拿出几百匹卖掉,凡是来买丝绢的,一定要让他们交铁钱,不要收铜钱。”
  众商人一听,心中略略安稳:“原来铁钱不会作废。家里的铁钱不会变成一堆破铁!”他们纷纷乐滋滋地回家,张罗买卖去了。谣言不攻自破,长安市场又恢复了安定。 

文彦博(1006—1097),是北宋颇有影响的一位政治家,历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两拜文相,任枢密使9年。《文潞公文集》传世主要版本都是40卷本系统 。另,清代曹庭栋辑《宋百家诗存•文潞公集》中辑录有文潞公诗88首。《两宋名贤小集》 卷7《文潞公集》辑录文彦博诗歌60首。《全宋诗》 以明刻本为底本,参校季校本、傅校本、四库本。集外又补辑8首,分别是:《赠李戡》、《题睢阳五老图》、《湨泉》、《依漾园池上即事》、《诗一首》、《汶阳馆》、《双泉》、《宿独乐园诘朝将归》。笔者又从其它文献中辑得《全宋诗•文彦博诗集》所无的35首又2句,并订补《全宋诗•文彦博诗集》4首。 一、辑佚 《两宋名贤小集》卷7《文潞公集》所辑录文彦博诗歌中,《送时郎中》、《盘谷》、《珍珠泉》、《灵都宫》、《拔剑泉》、《平阳洞》6首诗为《全宋诗》未收之佚诗。乾隆《济源县志•艺文志》 中文彦博的《裴休洞》、《月泉》、《游枋口》3首诗为佚诗。同治《榆次县志》 卷14中《思凤亭》、《初知榆次县题新衙鼓上》2首诗为佚诗。另曹学佺《蜀中广记》卷61 辑录有文彦博的《枇杷诗》1首为佚诗;《宋会要辑稿•礼》24之13中《明堂乐章》1首为佚诗;《宋人小集•文潞公诗钞》中辑得佚诗21首;《图书编》 卷62《龙门山》中辑有佚诗2句。共辑得佚诗35首又2句。现将这些诗及其出处按成诗年代先后抄录如下,并做简要考证,谨备参考。 1.初知榆次县题新衙鼓上 置向谯楼一任挝,挝多挝少不知他。如今幸有黄紬被,努出头来放早衙。 同治《榆次县志》卷14;《宋朝事实类苑》卷67《谈谐戏谑》引《倦游录》并录此诗。此诗作于宋仁宗天圣九年(1031年),时文彦博26岁,此年春正月到榆次县任上,作是诗。同治《榆次县志》卷12艺文上《思凤亭诗序》:“天圣庚午岁(即天圣八年)九月七日,彦博受命署榆次。越明年春正月四日始到官。” 2.思凤亭 荀令 弹琴地,吁嗟集凤兮。想同桑雉扰,应并棘鸾栖。承乏今无敢,思贤古若稽。 我来求旧址,即署改亲题。不独怀希骥,聊将警割鸡。一窥循吏表,芳躅愧攀跻。 同治《榆次县志》卷14录此诗。此诗作于宋仁宗明道二年(1033年),时文彦博28岁,建思凤亭,作是诗,并为序。欲效荀藐,治有善绩。同治《榆次县志》卷12引《思凤亭诗序》:“盖夙夜而在公,迄三时矣,……亦既成室,必也命名,可书者有三,而“思凤”是其一也。……明道二年五月四日。” 3.送时郎中 一从辞画省,洊岁守坤维。久浃于藩任,常分乃睿思。六条遵汉寄,千里奉尧咨。按部壶浆拥,行春茜旆随。握兰班已峻,拔薤化方施。吏服蒲鞭耻,童怀竹马期。不藏金似粟,倾降雨如丝。每见求民瘼,宁闻拾路遗。责躬还掩阁,察吏更褰帷。好续循良传,宜刊德政碑。奸邪随草靡,权黠望风移。渤海绳皆治,葵丘戍及期。佩牛登富庶,负虎变淳熙。云路征贤日,星郎拱极时。将升严助室,暂辍阮咸麾。挽邓舟停水,思何咏载岐。鱼城初解印,凤阙即移墀。曲榭青云路,离筵白纻词。珻簪萦别恨,金酒折芳枝。从此三巴俗,多吟蔽芾诗。 《两宋名贤小集》卷7录此诗。 4.枇杷诗 有果产西裔,作花凌早寒。树繁碧玉叶,柯迭黄金丸。上都不可寄,咀味独长叹。 曹学佺《蜀中广记》卷61录此诗。 以上两诗可能作于宋仁宗庆历四年(1044年)至庆历七年(1047)文彦博知益州日。由《送时郎中》“鱼城初解印,凤阙即移墀”“从此三巴俗,多吟蔽芾诗”两句,及《枇杷诗》出处《蜀中广记》知以上诗当作于文彦博知益州日。 5.明堂乐章 降神诚安,送神诚安,青帝精安。 此诗作于皇祐二年(1050)五月二十四日。《宋会要辑稿•礼》24之13:“(皇祐二年)五月二十四日……中书枢密院臣僚分撰明堂乐章。文彦博撰:‘降神诚安,送神诚安,青帝精安。’”

文彦博(1006年10月23日—1097年6月16日 ),字宽夫,号伊叟。汾州介休人。北宋时期着名政治家、书法家。被誉为介休三贤之一。

我国古代文献有“七十曰老”的说法,宋代官员致仕即以70岁为限,比起如今的60岁,年限可谓很宽松。但70岁退休并非绝对。北宋时期,一些“邦国重臣”或受到皇帝恩宠的官员虽到了70岁,却仍然可以“安位若素”。人老不讲筋骨为能,是不能忽视的客观事实。70岁高龄的老人身处政府要职,常常要面对那么多的繁剧事务,要想都处理得当也真是勉为其难。

原来,宋代致仕制度还规定:官员退休时,须先向朝廷递呈申请,获准后方可解职。个别元老大臣不受70岁年龄的限制。凡因病退休而后痊愈者、提前 退休者、正常退休者,在朝廷需要时都可再度入仕,称为“落致仕”(类似今天的退休返聘)。这样,有一些被皇帝倚重的老臣可能多次请求致仕而不被批准,而一 些特定时期致仕的“重臣”会被再次授予要职。

这些老年官员中不乏老当益壮者。北宋朝宰相最高寿者当推文彦博(1006—1097),享91岁。他是四朝(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重臣, 任将相五十年,名闻四夷。神宗末年文彦博已经获准退休,在洛阳准备要安度晚年。哲宗即位初,当政的司马光看重“宿德元老”文 彦博的才能与威望,极力推荐。就这样,已过80岁高龄的文彦博“落致仕”,被授予“平章军国重事”一职,再担大任。他思维敏捷、处理政务井井有条,时人评 价他“其综理庶务,虽精练少年有不如;其贯穿古今,虽专门名家有不逮”。真宗朝的老将范延召(927—1001)更是勇猛不减当年。咸平二年,北部边防吃紧,契丹人南下来犯,73岁的范延召毅然随驾北征,“与战瀛洲西,斩首二万级,逐北至莫州东三十里,又斩首万余,夺其所掠老 幼数万口,契丹遁去”。仁宗朝老将王德用(977—1056)熟知军中情伪,善于恩抚属下,“多得士心”。他名震边塞,为契丹所忌。至和元年 ,78岁高龄的王德用“落致仕”,被授予枢密使重职,督察全国军务。至和二年,契丹使者来访,称赞宋廷“以公典枢 密而用富公为相,将相皆得人矣”。

6.盘谷 巉巗太行高,其下有幽谷。环绕两峰间,盘曲廓山腹。甘泉注肥畴,茂草映修木。势阻绝喧哗,岩深易潜伏。昔人有李愿,筑地一区独。白鸟依芦塘,菰花映茅屋。心怡适所安,忧大反忘欲。掉头不肯应,谓我此乐足。友人韩昌黎,文章惊世俗。长言丽辰星,落落灿珠玉。好事买名石,镌文寄堐澳。已经三十年,磨灭仅可读。我来不复见,命吏广追逐。访知石氏处,犹畏长官督。不爱石上字,秋风一砧覆。易之以千金,复使置巗麓。从此生光辉,万古从瞻瞩。 《两宋名贤小集》卷7录此诗。 7.珍珠泉 三环叠涌汛珠流,群水相从落济沟。一派山光倾翠巗,暮春逐景最堪酬。 《两宋名贤小集》卷7录此诗。 8.灵都宫 再到灵都访旧游,青山依旧白云秋。烧丹帝子名犹在,憩鹤仙人迹尚留。万轴玄科瑶岌重,满庭凉露木樨稠。千年物外栖真地,肯许风烟占一丘。 《两宋名贤小集》卷7录此诗。 9.拔剑泉 拔剑隆平近北堧,一溪独涌胜群涓。仍思昔日天工巧,演出淮源灌玉川。 《两宋名贤小集》卷7录此诗。 10.游枋口 石壁张谽牙(按:“牙”当为“谺”。),沁水吐其侧。平沙绿水旋,千里不浑色。木秀如钟山,鱼肥似春麦。不见持竿人,鸣蛙长湱湱。 乾隆《济源县志》卷16录此诗。 按:《文潞公文集》40卷本系统中有《游枋口》诗,在乾隆《济源县志》卷16中题名《再游枋口》。这两首当为先后游枋口所作。 11.平阳洞 平阳石洞本天然,上有幽林下有泉。野客栖迟堪养道,蓬莱无处不成仙。 《两宋名贤小集》卷7;雍正《河南通志》卷74并录此诗。 12.裴休洞 讲著终年户不开,庭无人迹少尘埃。山寒月射千峰翠,正见白云归洞来。 乾隆《济源县志》卷16录此诗。 13.月泉 繁花低荫泉声潺,绿竹瑶池映碧澜。苍木翠松遮宿鹤,一轮秋月落林间。 乾隆《济源县志》卷16录此诗。 以上6首诗均为写景诗,且所写景均在河阳,今河南济源县境内,故可能作于熙宁六年(1073)四月至熙宁七年(1074)四月文彦博判河阳期间。 以下21首诗辑自清吴元嘉抄,吴允嘉校《宋人小集》中《文潞公诗钞》2卷,诗下注:“顾氏积书岩选御选上收”。知此21首诗当为吴氏录自《顾氏积书岩选御选》,日期不明。 郊祀歌2首 14.降神 在国南方,时维就阳。以祈帝祉,式教民康。豆笾鼎俎,金石丝簧。礼行乐奏,皇祚无疆。 15.饮福 洁兹五斋,酌彼六尊。致诚斯至,率礼弥敦。以介景福,求隆后昆。重熙累洽,帝道攸尊。 朝会乐章8首 16.皇帝升坐隆安 天临有赫,上法乾元。铿锵六乐,俨恪千官。皇仪允肃,玉坐居尊。文明在御,礼备诚存。 17.公卿入门正安 尧天协纪,舜日扬光。淑慎尔止,率由旧章。佩环济济,金石锵锵。威仪炳焕,至德昭彰。 18.上寿禧安 乾健为君,坤柔曰臣。惟其臣子,克奉君亲。永御皇极,以绥兆民。称觞献寿,山岳嶙峋。 19.白龟 圣德昭宣,白龟出焉。载白其色,或游于川。名符在洛,瑞应巢莲。登歌丹陛,纪异灵篇。 20.甘露 天德冥应,仁泽载濡。其甘如醴,其凝若珠。云表潜结,颢英允敷。降于竹柏,永昭瑞图。 21.紫芝 煌煌茂英,不根而生。蒲耳夺色,铜池著名。晨敷表异,三秀分荣。书于瑞典,光我文明。 22.嘉禾 嘉彼合颖,致贡升平。异标南亩,瑞应西成。德至于地,皇祗效灵。和同之象,焕发祥经。 23.白兔 盛德好生,网开三面。明示标奇,昌辰乃见。育质雪园,论精月殿。著于乐章,色含江练。 亲耕藉田乐歌7首 24.出大次 勤劳稼穑,必躬必亲。为藉千亩,以教导民。帝出乎震,时维上春。天颜咫尺,望之如云。 25.亲耕 元辰既择,礼备乐成。洪縻在手,祗饬专精。三推一发,端冕朱紘。靡辞染屦,以示黎氓。 26.升坛 方坛屹立,陛级而登。玉色下照,临观耦耕。万目咸睹,如日之升。成规成矩,百禄是膺。 27.公卿耕藉 群公显相,奉事齐庄。率时农夫,举耜载扬。播厥百谷,以佑我皇。多黍多(禾余),丕应农祥。 28.群官耕藉 畟畟良耜,我亩既减。土膏其动,春日载扬。执事有恪,于此中邦。农夫之庆,棲亩余粮。 29.降坛 肇新帝藉,率我农人。三推终亩,祗事咸均。陟降孔时,粲然有文。受天之祐,多稼如云。 30.归大次 教民稼穑,不令而行。进退有度,琚瑀锵鸣。言还(火员)幄,礼则告成。帝命率育,明德惟馨。 祭文宣王庙乐歌4首 31.迎神 大哉至圣,文教之宗。纪纲王化,丕变民风。常祀有秩,备物有容。神之格思,是仰是崇。 32.初献 右文兴化,宪古师今。明祀有典,吉日惟丁。丰牺在俎,雅奏来迟。周旋陟降,福祉是膺。 33.奠币 一王垂法,千古作程。有仪可仰,无德而名。斋以涤志,币以达诚。礼容合度,黍稷非馨。 34.酌献 自天生圣,垂范百王。恪恭明祀,陟降上庠。酌彼醇旨,荐此令芳。三献成礼,率由旧章。 35.题诗 修篁含雨余,小枝凌风起。扫破碧玲珑,高堂净如洗。 诗后有:元祐元年秋九月廿四日介休文彦博题 36.佚诗2句 壶中别有境,天下更无奇。 《图书编》卷62《龙门山》录此诗。 二、《全宋诗•文彦博诗集》讹误勘正 1.《全宋诗》第3497页《寄青州田龙图况》 按:诗题中“田龙图况”当为“田龙图瑜”之误。田况仁宗朝未知青州,且田况为龙图阁学士时,在朝为官,为三司使,不可能知青州。 文彦博宋仁宗皇祐四年(1052年)知青州。田瑜仁宗朝嘉祐二年(1057)龙图阁直学士、知青州。 又诗序云:“某伏蒙龙图谏议以顷守青社,多居山斋,复以某手植薜荔、麻黄,颇甚滋茂,因有虚奖,谓之甘棠,辄成拙诗一章,仰答来贶。”由序知文彦博知青州在前,“田龙图”知青州在后,正与田瑜和文彦博知青州时间相符。 田瑜字资忠,河南寿安人,举进士。《宋史》卷299有传。 2.《全宋诗》第3516页《熙宁癸丑季冬十月三日,某被旨谢雪于济祠。已事,……穷览山水之佳处,由燕川而归》。 按:“十月”当为十二月之误。季冬当为十二月。又文彦博熙宁六年(1073,癸丑)四月判河阳。 史料记载,此年十一月,十二月,文彦博被旨赴济源祈雪。 故此“十月”当为“十二月”之误。 3.《全宋诗•文彦博诗集》第3528页“余前此二纪保釐西郊,与判台李少师及洛社诸君游龙门,饮伊上。有渔者献鳜鱼十数尾,因作羮脍,坐客有思鲈之兴。余后守魏,累请休致,久而未遂,曾为《忆鳜诗》寄洛下诸贤。今年秋,累与诸君饮于东田池上苇间,……”,诗题后注“元丰中留守西京作”,四库本除诗题后注外,诗后又注“元丰甲子秋十一日”,而明刻本、傅校本、山右丛书本诗后均无“元丰甲子秋十一日”,《全宋诗》中则在此诗后标有“四库本有注:元丰甲子秋十一日”字样。 按:此诗当取四库本诗后注:“元丰甲子秋十一日”。文彦博留守西京(即洛阳)的时间是元丰三年九月至元丰六年十一月间,而元丰甲子年即元丰七年,此时文彦博已致仕(即退休),与诗题后注“元丰中留守西京作”相矛盾。诗题中有“余后守魏,累请休致,久而未遂,曾为《忆鳜诗》寄洛下诸贤。”诗中有“今日东田遂前请,香稉绿蚁脍红丝”句。则诗中“遂前请”中的“请”当指诗题中的“累请休致”而言,推知作此诗时,文彦博已致仕居洛。故当取四库本诗后注:“元丰甲子秋十一日”。各本诗题后注“元丰中留守西京作”误,当去掉。 4.《全宋诗•文彦博诗集》3550页《赠李戡》: 昌元建邑几经春,百里封疆秀气匀。鸭子池边登第客,老鸦山下著棋人。 按:此诗诗题当为《昌元县》。此诗《文潞公文集》无。《全宋诗》辑自王象之《舆地纪胜》卷147《潼川府路•昌州》。“气匀”,《宋诗纪事》卷12据《方舆胜览》作“色新”。而《全宋诗》注为:“《宋诗纪事》卷12据《方舆胜览》作新。”脱去“色”字。《宋人小集》则题作《荣昌县》,第二句作“百里封疆秀色新”。诗后有注:“老鸦山有李戡、李戣故宅,二李善棋,〇潜确类书。”(按:最后一句不知何意,可能是诗的出处。)又注:“《全蜀艺文志》题作《赠谯秘丞诗》,第二句作‘百里封疆秀气匀’。诗下有注:谯南薰,昌元人,居鸭子池。登皇祐五年进士第,后以秘书丞知阆州。同时,国朝诏求天下善奕棋者,蜀帅以李戡、李戣应诏,虏望风知畏,不敢措手,故文潞公赠诗云云。”从诗的内容看此诗不像是赠人诗,既涉及昌元县之美景,又涉及昌元县之登第客和著棋人。故《赠李戡》、《荣昌县》、《赠谯秘丞诗》三题相较当以《宋人小集》所题《荣昌县》为胜。

天圣五年,文彦博进士及第。历任殿中侍御史、转运副使等职。庆历七年,任枢密副使、参知政事,以平王则起义功,拜同平章事。皇祐三年被劾罢相,出知许、青、永兴等州军。至和二年,出判河南等地,封潞国公。神宗时,反对王安石变法,极论市易法“损国体、惹民怨”,出判大名、河南府,累加至太尉。元丰六年以太师致仕。哲宗元祐元年,因司马光荐,拜平章军国重事。元祐五年,再次致仕。

绍圣四年,降授太子少保,同年卒,年九十二。徽宗时,与司马光等并入元祐党人碑,后追复太师,谥号忠烈。康熙六十一年,从祀历代帝王庙。

文彦博历仕仁、英、神、哲四朝,荐跻二府,七换节钺,出将入相五十年。任殿中侍御史期间,秉公执法,曾成功地抵御西夏入侵。为相期间,大胆提出裁军八万之主张,为精兵简政,减轻人民负担,被世人称为贤相。有《文潞公集》四十卷,《全宋词》录其词一首。

文彦博的轶事典故有哪些

文彦博退居洛阳后,和富弼、司马光等十三人,仰慕白居易九老会的旧事,便会集洛阳的卿大夫年龄大、德行高尚的人,他认为洛阳风俗重年龄不重官职大小,便在资圣院建了“耆英堂”,称为“洛阳耆英会”,让闽人郑奂在其中画像。当时富弼七十九岁,文彦博与司封郎席汝言都已经七十七岁,朝议大夫王尚恭七十六岁,太常少卿赵丙、秘书监刘几、卫州防御使冯行己都已七十五岁,天章阁待制楚建中、朝议大夫王慎言已七十二岁,太中大夫张问、龙图阁直学士张焘已七十岁。当时宣徽使王拱宸任北京留守,写信给文彦博,想要参加他们的会,王拱宸七十一岁。而只有司马光还没到七十岁,文彦博素来看重他,便用唐朝九老狄兼謩的旧例,请他入会。司马光因为自己是晚进后辈而不敢在富、文二人之后。文彦博不听,让郑奂自幕后传司马光画像,又到北京传王拱宸的画像,于是参会的有十三人,他们置酒赋诗相互取乐。当时洛阳有许多名园古刹,有水竹林亭的风景,文彦博等人头发和眉毛雪白,仪表神态端庄美好。每次聚集宴会时,洛阳的百姓都随从观看。

据梅尧臣所作《碧云騢》记载:宋仁宗妻张贵妃的父亲曾是文彦博家的门客。张贵妃为了巩固自己在后宫的地位,主动结交文彦博,对他以伯父相称,以便在皇宫争宠中获得更多的外力支持。当时,文彦博是枢密直学士、成都知州。有一次,临近上元节,张贵妃示意文彦博进献灯笼锦。蜀锦天下闻名,尤以成都灯笼锦为最,此锦纹样以灯笼为主体,配饰流苏和蜜蜂,喻意“五谷丰登”。文彦博马上安排人把灯笼锦制成,并送达京师。

到了上元节那天,张贵妃特意穿着灯笼锦做的衣服,去见宋仁宗,宋仁宗惊呼:“何处有此锦?”张贵妃回答说:“这是要成都文彦博织来的,他曾与我父亲有旧,所以以伯父相称。不过,我怎能指派朝廷大臣呢?是文彦博主动织来献给陛下您的。”宋仁宗颇高兴,从此开始留意文彦博。不久,宋仁宗就把文彦博调回,任枢密副使,随后重任为参知政事。后来此事为唐介所上奏,文彦博外调许州。第二年的上元节,内臣有人作诗说:“无人更进灯笼锦,红粉宫中忆佞臣。”仁宗听到这诗后也笑了。

文彦博在成都任职时,曾经在一个大雪天中宴请宾客,夜深了还没有散席。随从的士兵有人大发牢骚,并且把井亭拆掉烧了避寒。一个军校把这些向文彦博报告了,席上的宾客听后都吓得直打颤。文彦博镇定地说:“天气也确实冷,就让他们把井亭拆了去烤火吧。”说毕神色自若地继续照旧饮酒。随从的士兵们泄了气,再也没有找借口闹事。第二天,文彦博查问清是谁先动手拆井亭,把此人杖责一顿押送走了。

元丰末年,文彦博致仕回到洛阳。当时他已年近八十,神宗看到他身体康强,就问:“您摄生也有道吗?”文彦博对:“没有别的。臣只是能任随其意、悠然闲适而自得其乐,不因外物而伤和气,不敢做过分的事,事情做的正好就行了。”神宗认为文彦博说的是着名的言论。

元祐年间,辽朝派使者耶律永昌、刘霄来访问,苏轼接待,同使者一起拜谒哲宗。在殿门外使者望见文彦博,退立改容说道:“这是潞国公吧?”并问文彦博年寿。苏轼回答后,使者说:“年寿如此高,但身体怎么这么健壮。”苏轼说:“使者还只看到了他的容貌,没有听见他说话。他综理各种事情,极其精练,即使少年也赶不上;他学问贯古通今,即使专门名家也有不如。”使者崇敬地说:“文彦博真是天下异人。”文彦博回洛阳后,西羌首领温溪心有匹名马,请求边境官吏,愿意把名马赠送给文彦博,哲宗特诏允许。他被别国人崇重达到了如此程度。

蔡绦在《铁围山丛谈》中记载:他幼时与一群同伴玩耍。正说文彦博和韩琦,才刚刚说话,年龄大的长辈就一定会改变脸色劝诫道:“小后生不要乱说!”当时离二人去世已数十年,仍然让人敬佩的像对神明一样。

文彦博信奉佛法,晚年更甚,无论早晚和行住坐卧之间,不曾有稍微的懈怠。曾和净尹法师集合十万人举行净土的法会。

文彦博自幼聪明过人,一次,他和几个同伴在草地上踢球,一不小心,球掉进一个树洞。同伴们趴在洞口伸手摸球摸不到,用棍子到洞里拨球也够不到。大家正在焦急时,文彦博想出了个好办法,把水灌入树洞中,水满而球浮出。这就是“文彦博灌水浮球”的故事。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