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奠定中国玉文化的根基,玉文化专家为岫岩玉

作者:文物考古

玉器起源探索之典范,兴隆洼玉器研究之集成
    ——读《玉器起源探索》有感 周晓晶

    该书有以下几个特色:
    首先该书具有相当的权威性。该书的作者都是从事有关学术领域的精英学者。负责撰写“遗址及分析”部分的刘国祥先生,长期从事东北地区考古工作,曾参与兴隆洼遗址的调查和发掘工作,并主持发掘了兴隆沟聚落遗址。近年关注史前玉器方面的研究,论著颇丰。负责撰写“玉器及导读”部分的邓聪先生,曾在法国、日本和中国从事旧石器时代考古工作,近十余年在港澳和越南地区主持发掘玉石器作坊,并积极尝试用研究旧石器的方法来考察新石器时代玉器的制作工艺技术。
    其次是系统性。主要表现在该书的编辑体例上。该书在内容上分为三部分,即遗址分析、玉器及导读和研究篇。这是对玉器起源研究所必须经历的从基础资料到研究过程,再到研究成果的三个程序。
    其三是研究方法的综合性和国际化。近些年,学术界已普遍将史前玉器作为中国文明起源的标志之一。因此,史前玉器研究成为多个学科共同关注的对象。同时,史前玉器诸多课题的研究也需要多个学科的交叉介入。
    其四是资料的翔实性。该书“遗址及分析”部分的正文和注释,几乎囊括了已经发表的与兴隆文化相关的所有材料。
    第五是研究成果的创造性。该书在“玉器及导读”部分,根据研究的需要,首次使用“广义玉器”、“真玉文化”和“仿真玉文化”等概念,必会为史前玉器的研究注入新鲜的气息。
    《玉器起源探索》一书是玉器起源探索之典范,兴隆洼玉器研究之集成。将会极大地推动中国学术界史前玉器研究的进程。
                      
《西周出土的玉鼠及相关问题》常军、冯广丽
    1991年3月,在三门峡上村岭发掘一座编号为M2009的大墓。根据出土青铜器的铭文释读可知,此墓主人为西周时期赫赫有名的周厉王时期的卿士“虢公长父”,也是西周晚期厉宣之际的虢国之君。此墓出土文物极其丰富,有青铜、皮革、棉、麻、竹、石、玉的等多种质材。其中玉器约七百余件(颗),动物玉雕形态各异。一件形态栩栩如生的玉鼠,长2.6厘米、高1.2厘米、厚0.9厘米。豆青色,大部分受沁,呈黄褐色,圆雕,伏卧状,背部拱起,曲爪伏地,圆眼微鼓,阴线刻出头、足、短尾,身饰卷云纹,双爪间有一斜穿。

来源:光明日报 

新华网沈阳7月9日电9日在辽宁岫岩结束的“2011岫岩玉与中国玉文化学术研讨会”上,来自中国大陆及台湾、香港的30余位考古学家、地质学家和玉器专家取得基本共识:中国东北及东北亚地区距今8000余年的兴隆洼文化与5000余年红山文化出土玉器多数采自辽宁省岫岩县细玉沟。

[提要] 最少在距今7000-8000年阶段,内蒙古东南以至东北三省,均已使用岫岩软玉,形成中国北部早期软玉玉器流通网络的雏形。台湾杨建芳师生古玉研究会会长陈启贤说,岫岩玉料烘托着红山诸文化的神秘内涵,隐喻着中华玉文化的传播路径,导引了华夏民族用玉的文明传统。 中新网辽宁岫岩7月6日电 “岫岩玉是中国八千年玉文化发展史上的第一块奠基石,也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核心物质载体”、“中华玉文化使用岫岩玉要比使用和田玉早六千年以上”、“岫岩玉是中国最早的礼玉,还是对东亚玉文化影响最大的玉”……

《红山文化的新式玉人》
    ——关于台湾卑南文化同式的红山玉人新资料    冯永谦

    台湾新石器时代卑南文化遗址出土的抚腹玉人,与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第十六地点四号墓中出土的一件抚胸玉人相似。2004年6月,在敖汉旗牛古吐乡农民家中亦见到一件抚腹玉人。该红山文化玉人,为片状,青白色,通高9厘米、宽3.3厘米、厚0.2—0.3厘米,圆首,顶两侧各一短弯角,首右下方有一开口,当示为人之口鼻,体较纤细,两侧圆肩,二臂下弯,两手环于腹部,下肢两腿直立,双脚互连,两膝盖处各有一道横向浅沟纹。上述玉人形体表现手法相似,反映史前人类的思维有共同之处,亦不排除天南地北的古代文化之间也有交流。

    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公共考古中心、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古代玉器暨玉文化研究中心日前共同主办的“2011岫岩玉与中国玉文化学术研讨会”上,近百位玉文化研究专家汇聚一堂,围绕岫岩玉和中国玉文化的渊源展开交流和研讨。

中国考古界、文物界从上世纪70年代发现红山文化玉器及兴隆洼文化玉器以来,对东北及东北亚这一地区大量出土的史前文化玉器取材地产生分歧,以致玉文化持续研究受阻,并出现当代玉器市场“张冠李戴”“名不副实”等标准混乱现象。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公共考古中心、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古代玉器暨玉文化研究中心共同主办的“2011岫岩玉与中国玉文化学术研讨会”,6日在享有“中国玉都”之誉的辽宁岫岩举行,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台湾的一批玉文化研究专家与会并围绕岫岩玉和中国玉文化渊源展开交流和研讨。

《良渚玉器》  王文浩
    良渚玉器自出土以来一直备受争议,其主要问题集中在玉料、制作工艺、纹饰以及沁色的鉴别上。经综合对比研究认定如下:1.良渚文化所用的玉料基本是宁镇地区小梅岭山产,以淡黄、淡青、青白为主,其成分为透闪石与阳起石组成,它与一般软玉不同,含有硅化石成分。2.良渚玉器以微雕著称,其密集线条究竟以何种工具制作,历来争议很大。日本研究中国古玉的专家经试验认为只有钻石方可刻划成型。此种工艺用钻都是极细小的碎钻,以虫胶黏结在细木枝破开的一端,捆紧后即可形成一支钻石笔。3.钻孔的工具为实心三角形菱形的石英钻。管钻推测是在竹管上镶石英片而成。4.沁色有鸡骨白、赭色等,赭色沁表面多有蜘蛛网纹白色沁覆盖。5.良渚玉器,凡平面器物,略呈中间厚周边薄的形态。

    两岸三地的玉文化专家通过深入考证与研究,纷纷指出,原本主导玉文化的岫岩玉,自汉代以降的两千年间,因和田玉一枝独秀而被遮蔽了光芒,甚至迄今仍被大多数人误认为是低质玉石,其所蕴含的深厚玉文化价值更是被长期忽略。专家们通过考古发掘和学术研究,还原了岫岩玉“中华第一玉”的面貌。

由于受到玉器出土地与玉材产地及玉质品种的远距离区域限制,关于红山文化玉器的材质来自辽宁岫岩说受到学界质疑并引起长期争论。2003年期间,北京大学王时麒、赵朝洪等教授在岫岩地区细玉沟发现透闪石“河磨玉”,其颜色黄绿、黄白,质地细密柔润等特征均与红山文化出土玉器材质近似。

两岸三地的玉文化专家通过深入考证与研究,纷纷为自汉代以降的两千年间因和田玉一花独放而几乎销声匿迹的岫岩玉“正名”,为岫岩玉至今仍被社会误认为只是一种低档蛇纹石玉而忽略其透闪石玉及所蕴含的深厚玉文化而“鸣冤叫屈”:

《武汉评出“十佳美玉”》 范宁、易有章
    2008年4月20日,由《楚天都市报》联合湖北省收藏协会、武汉市收藏品市场举办的《楚天鉴宝大会》终选决出“十佳美玉”。近千藏家拿出5000余件藏品前来参选。“十佳美玉”按年代排列,分别市新石器时代玉璧、商代玉琮、汉代黄玉鸠杖首、汉代双龙玉璜、元代白玉镂空胡人戏狮带板、明代白玉蟠螭璧、清代青白玉松鼠葡萄叶形洗、现代玉镂空双瓶花插、现代白玉镂空转心活环吊瓶、现代和田玉拜佛。

    它是中国最古老的玉种

对中华古玉研究甚深的香港中文大学邓聪教授多次考察细玉沟,并通过显微测试技术进行多方位研究。他在研讨会上说:“估计中国在新石器时代从北至黑龙江,南抵长江沿岸数千公里范围都有可能使用了一些岫岩透闪石玉,从而形成了中国北部早期岫岩透闪石玉流通网络的雏形。”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所长王巍研究员称,八千年前兴隆洼先民、五千年前红山先民用岫岩透闪石玉雕琢出精美的玉器,开创了中国新石器时代雕琢和使用玉器之先河,不仅奠定了中国玉文化的根基,而且是中国八千年玉文化史的唯一见证。

《清代和田粉色玉“连中三甲”》 王文浩
    此玉为清代中期,和田所产,呈藕粉色,腊质光泽,致密坚硬。目前一般白玉料价格在几十至几百元一克不等,最好的俄籽白玉卖到千元以上。顶级的羊脂白玉已经标价每克上万元的价格。此件清和田粉色玉“连中三甲”,重1500克,于2006年的CCTV—2《艺术品投资-专家鉴定室》播出过,当时估价150万元人民币,现在除古玉自身的文物和艺术价值之外,仅玉料的价格即已超过当时的估价。据史料记载,粉红色或藕粉色和田玉,只在明代出现过。进入清代以后,使用的玉料当是明代皇宫所遗留。玉器工艺,明代抛光较明亮,清代则相对柔和;明代玉器在细部处理上往往比较粗糙,称为“粗大明”,而清代则较细致。此件玉雕有三只大雁和两只小雁。之所以取名“连中三甲”,乃取鸭鸣叫的“呷”声与“甲”谐音。明清科举共四步,分为“童试”即预考;“乡试”即省级考试,第一名称“解元”;“会试”即全国考试,第一名称“会元”;“殿试”由皇帝主考,第一名称 “状元”。乡试、会试、殿试皆第一名,称为“连中三元”,又称“连中三甲”。

    “岫岩玉≠岫玉”,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王时麒从宝玉石学特征的角度纠正了一种错误认识。他说,岫岩玉包括蛇纹石玉和透闪石玉,前者是人们常说的岫玉,属于玉质相对较低的玉石;而后者也就是所谓的“软玉”,具有与新疆和田玉一样优良的品质。

著名考古学家卢兆荫在会上指出,岫岩玉是中国玉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从矿物学考察,岫岩玉既有属于“美石”的蛇纹石,又有属于透闪石玉的“岫岩老玉”,有悠久的开采历史,应属《尚书・顾命》中所说的“夷玉”,是中国玉文化多元一体架构中的一个源头。

“岫岩透闪石玉是中华玉文化的开路先锋,堪称‘中华第一玉’”。北京大学王时麒教授说,通过各地出土玉器的调查和分析,表明古代岫岩透闪石玉不仅开发利用最早,而且延续时间比较长,传播的地区和范围广泛,其以岫岩为起点,波及整个中国东部广大地区。

《唐代玉器的鉴定》  王文浩
    唐代玉器趋向写实,呈现出一种饱满、健康、蓬勃向上的力量,其中宗教用玉、礼仪用玉大为减少。在纹饰上谷纹、蒲纹、变形云纹、螭纹等基本不见,出现卷云纹、卷草纹、连珠纹等,动物纹饰有龙、凤、牛、马、鹿、雁、孔雀、鹤等,植物纹饰有牡丹、石榴、莲花等。唐代玉器,材质有和田玉、玛瑙等,器形有杯、飞天、胡人等作品。琢玉工艺一丝不苟,抛光技术高超,几乎不着痕迹。玉雕飞天始于唐代,一直延续至宋、辽、金以及明清。唐代玉器多见胡人像,少见汉人与武士。

    其实,关于岫岩玉中的透闪石玉质地的优良,早在明末宋应星撰写的《天工开物》中就有明确表述:“朝鲜西北太尉山有千年璞,中藏羊脂玉,与葱岭美者无殊异”,认为岫岩玉与新疆的羊脂玉一样优质。而专家们要为其“鸣冤叫屈”的就是这种优质的岫岩透闪石玉。

台湾玉器研究学者陈启贤说:“到目前为止,在东北地区经勘探得知的唯一透闪石玉矿位于岫岩地区。岫岩玉料烘托着红山诸文化的神秘内涵,隐喻着中华文化的传播路径,导引了华夏民族用玉的文明传统。”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主任邓聪教授估计,中国在新石器时代从北至黑龙江、南抵长江沿海数千公里范围,都有可能使用了一些岫岩软玉。最少在距今7000-8000年阶段,内蒙古东南以至东北三省,均已使用岫岩软玉,形成中国北部早期软玉玉器流通网络的雏形。

《新见周代贵族收藏的前世文物》  李缙云
    陕西韩城梁带村M27.M26两座周代墓葬,已被确认为两周之际贵族芮公及其夫人仲姜的墓葬,两墓中出土了多件较墓葬本身年代更早的前世青铜器和玉器。仲姜墓出土一件“古玉”为红山文化玉猪龙,高13.5、宽10.8厘米,岫岩玉质,呈C形,缺口未完全断开。另一件为玉戚形环,外径11.9厘米、内径6.5厘米、厚0.5厘米,青玉质,外侧两边各饰四个突牙,在立沿部刻铭文“小臣奚口”。据考证,“小臣系”应是商晚期显赫贵族,此玉戚形环应是其献给商王的礼物。

    考古学家在兴隆洼文化遗址里发现了世界范围内已知年代最久远的玉耳饰,说明8000年前的兴隆洼先民已经掌握了辨识和加工岫岩玉的技术,开创了中国新石器时代雕琢和使用玉器之先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国祥指出:“兴隆洼文化典型玉器多用岫岩透闪石玉雕琢而成,多为黄绿色,从而奠定了岫岩透闪石玉在中国玉文化发展史上的先导地位。”

山西省文物考古所研究员吉琨璋介绍,岫岩自古产玉,先秦典籍《山海经》中就有记载。从各地考古出土的玉器材料来看,各个时期都能看到岫岩玉的身影。山西发现的西周时期晋国国君墓地晋侯墓地,出土了大量西周时期玉器,其中不少是岫岩玉制成品。

“根据考古发掘资料和考察研究,使用岫岩透闪石玉不限于史前东北和内蒙古地区,它已经在史前(距今7800-8500年)跨海经山东进入中原地区几乎各个时代。”中国宝玉石协会原副会长栾秉璈称,他还支持“良渚文化、大汶口文化的玉料,有可能来自岫岩”的观点。

君德举办“京沪和田玉专场会展”     由上海君德艺术品主办的“2008京沪和田玉专题会展”于5月30日至6月8日在北京大钟寺爱家国际收藏品交易中心举行。本次会展云集了全国各地玉雕名家的作品,包括上海的易少勇、汪洋、王平、崔磊,北京的苏冉,苏州的杨曦、陈祖雄等数百件优秀作品,其数量之多,品质之精,为近年少见。
                   
奥组委命名《中国古玉精选图录》出版
    7月12日,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和北京古玉标本研究中心联合编著的中国礼玉文化奥运知识丛书《中国古玉精选图录》在北京王府饭店举行首发式,同时举行了中国玉文化论坛。该图录将通过奥组委赠与世界各国政要及体育代表团。《中国古玉精选图录》中英文对照,配有精品古玉图片108张和5万多的文字,历时3年完成。所选古玉均甄选自新石器时代至清代。

    以“玉猪龙”和“C形龙”而著称的红山文化玉器亦多用岫岩透闪石玉雕琢而成。台湾杨建芳师生古玉研究会会长陈启贤从工艺的角度对红山玉器进行研究,明确指出,5000年前的红山先民使用锲形石核或厚石片刮蹭玉器两侧以使中间部分呈现阳刻效果的方法,开启了石家河文化乃至商代玉雕“减地阳纹”工艺的先河。

玉学专家于明说:“玉器是中华玉文化的表现形式之一,能够始终贯穿中华玉文化发展过程的玉材只有岫岩玉与和田玉。从5000余年前的红山文化玉器到经过汉代到明、清至今,岫岩玉一直默默地支撑着中华玉文化的脊梁。”

台湾杨建芳师生古玉研究会会长陈启贤说,岫岩玉料烘托着红山诸文化的神秘内涵,隐喻着中华玉文化的传播路径,导引了华夏民族用玉的文明传统。

玉石林高古玉保生收藏馆开馆
    由北京廷赞玉石林珠宝有限公司提供场地的玉石林高古玉保生收藏馆于8月1日在北京金街王府井开馆。该馆共展出红山、良渚、商周、汉代等时期的各种玉器千余件。

    专家们指出,八千年的中华玉文化历史,所用玉料自始至终是以透闪石玉为主导。兴隆洼文化玉器则用无可争议的事实说明:岫岩透闪石玉是我国开发和利用最早的玉料。王时麒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朝洪不约而同地认为:岫岩玉是中华玉文化的开路先锋,堪称“中华第一玉”。

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刘国祥在会上最后强调,考古发现表明,古老的兴隆洼先民开创了岫岩玉雕之先河。红山先民继承了岫岩玉雕的光辉传统,玉雕技术飞跃发展,玉礼制应运而生玉猪龙、玉人、勾云型器等一批典型器类成为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象征和重要物质、精神载体。

江苏省政协副秘书长、南京艺术学院殷志强教授将岫岩玉的历史地位概括为四个“最”——中国最早的礼玉、对东亚玉文化影响最大的玉、中国最具研究价值的玉和中国最具潜力的玉。他说,岫岩玉对早期东亚文化的影响,体现在玉料、工艺、玉器和用玉制度及用玉观念等输出方面。

《东北玉文化来龙去脉—“中国东北史前玉器的源流”研讨会纪要》  周晓晶 叶晓红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于2008年3月28日举办了中国东北史前玉器的源流研讨会。刘国祥以《红山文化龙形器及相关问题研究》为题,对红山文化玉器群中典型器类龙形玉器进行剖析。龙形玉器分为两类;A类体卷起如环,首尾相接或相距较近,头部较大,双耳呈圆形或圆尖状竖起,双目圆睁,吻部前伸,靠近头部偏中有一小孔;B类首尾明显分开,体弧曲呈C形,吻部前噘,双目呈梭形,双耳未见,颈后竖一道弯勾状长髭。兴隆洼遗址M118人猪合葬墓和小山遗址出土鸟兽图的尊形器,均能证明红山文化龙形玉器的源头应为野猪,而非熊,鹿或其他动物。红山文化龙形玉器对后世产生重要影响,特别是卷体龙形玉器造型被夏商周三代融合吸收。雷广臻以《玉玦、玉璧与玉眼:北京奥运奖牌玉璧来历探秘》为题,结合古代文献与考古资料,对玉璧所具有的“眼睛”的象征意义进行了探讨。席永杰以《西辽河地区史前科技文化发展状况》为题,从医疗、天文、乐器制作、美术、最早的玉器、房屋的规划、冶炼、纺织、农耕,以及手工业等方面探讨了红山文化时期西辽河流域的科技文化水平。周晓晶以《从M21玉器看红山文化玉器的北方因素》为题,首先对二十世纪80年代、90年代以及二十一世纪以来有关红山文化玉器来源问题的研究作一番梳理,然后通过对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一号冢M21出土玉器所蕴含信息的深入挖掘,探讨了红山文化玉器发展演变的轨迹。田彦国以《内蒙古敖汉旗博物馆收藏的史前玉器略考》为题,介绍了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博物馆的玉器。白劲松介绍了内蒙古呼伦贝尔民族博物馆的馆藏玉情况,并详细介绍了哈克遗址出土的玉器。叶晓红以《东北岫岩闪石玉来源的考察》为题,根据2007年10月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邓聪带领下对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玉矿考察的情况,对东北地区玉料来源问题做出了探讨。最后,邓聪通过对日本桑野遗址的玉器观察,以《中日史前的真玉文化是同源的吗?》为题进行了讲演。邓聪指出,日本福井县桑田遗址出土的约7000年前的玉石饰物,包括玉匕形器、玦、坠、管等,为迄今所知日本最早出现真玉(即闪石玉)饰物的地点。桑野遗址显示出日本真玉文化来源自东北亚大陆,更可能与中国东北地区,与兴隆洼文化有着密切关系。  

    它奠定了中国玉文化的根基

“已有的研究结果表明,距今八千年前后兴隆洼文化典型玉器多用岫岩玉雕琢而成,多为黄绿色;距今五千年左右的红山文化时期,岫岩透闪石河磨玉(河磨玉是岫岩玉中最为珍贵、价值最高的玉种)被广泛开发和利用,雕琢技法成熟、艺术造型浑厚、用玉制度完善。”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公共考古中心常务副主任刘国祥研究员指出,盛产岫岩透闪石河磨玉的细玉沟是中国玉文化发端的重要历史见证,从目前情况看,岫岩透闪石河磨玉是当今中国最珍贵、最稀缺的玉石资源,必将得到世界的认可,进而推动岫岩玉研究和玉文化产业的发展。

《石家河文化玉器》出版
    石家河文化玉器是中国新石器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石家河文化玉器的美学价值以及它所包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早已引起了海内外学者的兴趣和重视。本书从历次出土的石家河文化玉器中精选出159件,全部彩印出版,并选配多幅线图,以满足各方面读者的需要。
荆州博物馆编著,文物出版社2008年1月出版,定价280元。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主要负责人,他说:“在研究中华文明起源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玉器在中华文明起源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离开玉器,就无法深入研究中华文明。研究中华文化更离不开对中国玉文化的研究。”

岫岩满族自治县县长邓延发表示,将努力把岫岩打造成为中国最大的玉雕艺术品集散地、中国玉文化研究中心,为中国玉文化、玉产业的繁荣与发展作出新贡献。

《“二甲传胪”白玉螃蟹镇纸》  李伟男
    该螃蟹仿生写实,纵长5.1厘米、横宽6厘米、厚1.9厘米,和田白玉,为老山料。由于年久保存不当而有冲裂,玉白而发黄,是明代玉雕常用玉料。工艺为立体圆雕,采用透雕、浮雕、阴线刻等表现手法,生动逼真地再现了一只螃蟹双螯钳夹一枝芦花纵横爬行的形象。虽然形象刻画较细,蟹甲、螯钳等打磨抛花仔细,但蟹腹、镂空及下凹细部未及抛光,或稍事打磨,反映出“粗大明”的时代风格。从其玉质、玉色、雕工、神态、包浆等综合分析,当是一件明代的玉雕作品。
    螃蟹两只大钳夹一枝芦花的表现题材,取其谐音“二夹传胪”,常见于明清时期的砚墨、镇纸等文房用品,以及瓷器、角竹、牙雕等器物上。据《明史.选举志》记载,明代殿试二、三甲第一名为传胪。“二甲传胪”意寓得到皇帝钦点,可飞黄腾达,出人头地。                                    

    兴隆洼文化时,玉器不再是普通的工具或佩饰,而是被赋予特定的性质和特殊的社会功能,象征身份、权力及宗教信仰等玉器的出现,是玉在古人思想意识中的一次升华。正如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主任邓聪教授提出的:“玉器的象征性意义创造是玉文化成立的必需条件。”

《民间古玉器藏品的损坏成因分析》  张雪晨
    古玉器,尤其是民间古玉器,虽然数量较大,但总的看来,“品相”好的较少,且逐渐劣化损坏者众。究其原因,不外乎“原生”和“次生”两种原因。“原生”指的是古玉在古代的佩戴、埋藏过程中造成的损坏。“次生”则指的是我们在收藏古玉的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造成的损坏。“原生”对古玉的损坏是历史造成的,已呈既定的事实。但“次生”对古玉的损坏,则是因为收藏者对古玉的保养缺乏常识。例如有的将古玉用开水煮,或使用84消毒液(次氯酸钠)清洗古玉上的化合物和污垢,甚至用超声波清洗。这对古玉表面的抛光、纹饰和内部的结构造成永久的破坏。有的收藏者佩戴玉器不忌汗液的污浊,殊不知汗液带有盐分、挥发性脂肪酸及尿素等,古玉受侵蚀,又不及时抹拭干净,古玉表层必受损伤,颜色也被污染。至于对古玉再加工,改刻,则属毁坏古物。

    距今8000年的兴隆洼文化先民开始用岫岩透闪石玉制作玦、珠、管及匕形器等玉器,开创了中国古代光辉灿烂的玉文化先河;距今5000年的红山文化则造就了岫岩玉新的辉煌。此时,不仅玉器种类和数量明显增多,玉雕工艺也突飞猛进,尤其是形成了独特的用玉制度,奠定了西辽河流域在中国史前玉文化发展进程中的核心地位。正如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勄所说:“红山文化的岫岩玉器将我国的制玉工艺、美学情趣和玉礼制度推向了极致。”

《黑龙江古代玉器》
    《黑龙江古代玉器》收录了黑龙江省出土的新石器时代至清代的玉器180余件,其中150余件尚属首次发表。书中详细介绍了各时代玉器的特征,并对一些玉器的定名、玉质和年代等问题进行研究,是一部系统整理和综合研究黑龙江省出土古代玉器的图书。黑龙江省文物考古所李陈奇、赵泽春编著,文物出版社2008年7月出版,定价220元。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建民认为:红山文化中的“玉勾形佩、玉猪龙等礼器,在庄严肃穆的祭祀仪式上,成为人与神灵沟通的媒介,其深邃的文化内涵,在很大程度上引领并奠定了中华古代文明发展的方向,因而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带钩收藏趣谈》(玉带勾部分)  一喆
    良渚时期就出现了玉质带勾。从西周到宋元明清,玉质带勾几乎与中国玉器是同步发展的。玉带勾用料很杂,有蓝田玉、南阳玉、岫岩玉,但以新疆和田白玉、青白玉为主。战国秦汉玉带勾主要有四种,一、琵琶形短勾;二、长形扁担勾;三、方柱形短勾;四、宽腹带勾。明清时的玉带勾,有琵琶形、如意形、龙凤鸟兽钩首形等。此时期带勾的实用性已退化,主要用来把玩。此时由带勾演变出的玉带扣大量出现。带扣一般勾身短宽,有方有圆。战国时期存世的带勾数量少,且保存较差。玉带勾因处于墓主人身体近旁,所以受人体腐烂的侵蚀严重。目前市场上元明清带勾为常见。2001年12月,北京翰海拍卖会上,一组五件清代白玉龙首带勾拍价6万6千元。2003年,一件估价7千元的明代玉羊首带勾以6.2万元成交。在国外,一件战国白玉带勾曾拍出120万元高价。前些年,市场上还能见到仿战国、仿汉代的玉带勾。玉带勾的防伪断代与一般玉器防伪断代方法一致。近年来,随着玉料大幅度升值,特别是和田玉料价格飞涨,用新玉作伪的玉带勾已少见了。  

    “儒家的‘贵玉’思想是先民‘崇玉’观念的继承和发展。”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卢兆荫如是说。他结合考古资料研究发现,作为儒家经典之一的《周礼》,除记载周代礼制外,还涉及从新石器时代以来的一些用玉习俗,“可以说是战国以前用玉制度的汇编。”

(责任编辑:高丹)    

    它是八千年玉文化史的唯一见证

    如果说8000年前兴隆洼先民、5000年前红山先民用岫岩透闪石玉雕琢出精美的玉器,奠定了中国玉文化的根基,那么岫岩透闪石玉的传播,则使玉成为连绵数千年未曾中断的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

    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表明,东北地区是中国玉文化起源和早期发展的核心区域。而在东北除辽西以外的其他地区、黄河中下游地区及长江流域新石器时代诸多考古学文化中均发现有岫岩玉的踪迹,彰显出岫岩玉在中国远古社会的深度影响力。

    邓聪根据自己的考查,估计中国在新石器时代从北至黑龙江、南抵长江沿海数千公里范围,都有可能使用了岫岩透闪石玉。他认为:“最少在距今7000-8000年阶段,内蒙古东南以至东北三省,均已使用岫岩透闪石玉,形成中国北部早期透闪石玉器流通网络的雏形。”

    考古发现,内蒙古小河沿文化、辽宁新乐文化等东北地区的文化,山东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的玉器都主要由岫岩透闪石玉制成;而河北、山西、河南,以至江浙的良渚文化玉器中也有部分为岫岩透闪石玉所制。

    王时麒根据现有的资料,粗略地勾画出一幅从新石器时代到汉代的岫岩玉传播图,以今辽宁岫岩为起点,向北、西、南三个方向辐射。向北至今吉林和黑龙江;向西至今辽西和内蒙古东南部,再折向南至今河北、山西、河南和陕北;向南经辽东半岛和渤海的庙岛群岛至今山东地区,再向南传播到江淮及长江中下游地区乃至更远的广东地区,涉及了整个中国东部广大地区。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邱立诚介绍说:在广东海丰县田墘出土的两件新石器时代玉琮,其玉质为岫岩透闪石玉,泛淡黄绿色。南岭未见玉矿及史前制作场,而玉器出土于滨海区,玉琮形态与良渚文化同类器相仿。他由此推测,可能是岫岩玉南下。他认为:“岫岩玉自北而南的分布体现了透闪石玉文化在东亚的延伸,对探寻中国古代观念的形成至为重要。”

    考古研究还证明,在殷墟妇好墓、满城汉墓出土玉器及宫廷玉器中,岫岩玉被作为重要玉料之一延续使用。难怪王巍说:“岫岩透闪石玉对中国玉文化不仅有奠基之功,而且是中国八千年玉文化史的唯一见证。”

    本报记者 李 韵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