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制是怎么形成的,邦联还是联邦

作者:世界史

北美13个殖民地人民为反对英国争取独立,于1775年5月召开了第二届大陆会议。会议于1777年11月通过了由约翰·迪金森起草的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宪法——《邦联条例》。 1786年9月,汉密尔顿和麦迪逊提议于次年召集一个各州会议,讨论修改《邦联条例》。1787年5月,制宪会议秘密召开。制宪会议在选举权分配、国会 课税权等问题上经过激烈争吵后,终于达成妥协。在此基础上,由汉密尔顿和麦迪逊共同执笔起草了资产阶级联邦制宪法——《美利坚合众国宪法》。新宪法以其最 高的法律权威明确规定了立法、行政、司法大权均属中央,各州则成了联邦制中央下的一个行政区,这正是联邦制与邦联制的区别所在。经过激烈斗争,1788年 6月,根据宪法规定经9个州议会批准,联邦宪法正式生效。 1789年3月,美国第一届国会在纽约开幕。同年4月,华盛顿在纽约就任美国第一届总统。至此,《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取代了《邦联条例》,联邦制取代了邦联制,联邦政府的最高权威终于得到确立。

      在美国在民族独立过程中,也在寻找与本国政治相适应的国体。独立战争时期,大陆会议通过了《邦联条例》,确立了美国是邦联制国家。美国独立之后,由于国内政治、经济不断发生变化,加上美国刚建立,英国等国纷纷敌对美国,而邦联制无法有效的解决这些问题,于是展开了美国是要继续选择邦联制还是联邦制的大“内战”,最后通过了《1787年美国宪法》,从而确立了美国为联邦制国家。

1777年大陆会议制定的并于1781年批准施行的《邦联条例》规定,由当时13个独立州组成邦联制国家。邦联政府的权限很小,不能有效地行使国家职权。鉴于此,邦联国会于1787年2月邀请各州代表到费城召开制宪会议,讨论修改《邦联条例》。 因为一贯支持建立强大的中央政府,年轻的麦迪逊不仅成为此次制宪会议代表,而且起草了大部分的宪法文件。 宪法制定出来以后,还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要争得必要的9个州批准。当时人们对宪法有些恐惧,这是因为按照以前的《邦联条例》,各个州有很大的权力。但按照新宪法,美国将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这样一来,人们就会担心,强大的中央政府会不会威胁到个人的自由。 为了消除人们的顾虑,也为了让新宪法得到批准,麦迪逊和汉密尔顿等人一起撰写了《联邦党人文集》,强调了美国宪法的优势。 在麦迪逊等人的努力下,制宪会议制定的《1787年宪法》终于获得通过。《1787年宪法》是世界上第一部比较完整的资产阶级成文宪法,它奠定了美国政治制度的法律基础,至今仍然有效。 因为在起草和宣传宪法方面,麦迪逊都作出了重要贡献,所以后人把麦迪逊称为“宪法之父”。 根据新制定的宪法,华盛顿被选为总统,麦迪逊在众议院中成为支持华盛顿的领袖人物之一。但当时麦迪逊的影响力还不能和汉密尔顿、杰斐逊等人物相比,当汉密尔顿和杰斐逊发生分歧,而华盛顿又倾向于汉密尔顿时,麦迪逊开始倾向于支持杰斐逊。 1790年代,麦迪逊和杰斐逊一起创建了民主共和党,这是一个和汉密尔顿创建的联邦党相抗衡的政党,这也成为美国政党政治的开端。凭借着这个政党,1800年杰斐逊击败了联邦党总统亚当斯,成为美国第三任总统。 杰斐逊成为总统后,麦迪逊被任命为国务卿。任国务卿时,麦迪逊积极支持杰斐逊所采取的许多政策,其中包括支持对英法等国开展的海上禁运。这是一个不得人心的政策,后来麦迪逊参加竞选时,也因为支持这一政策而受到政敌指责。 1808年,杰斐逊总统的两届任期即将届满,新一轮的总统选举又要开始了。在民主共和党内,当时有三个人有希望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他们分别是麦迪逊、詹姆斯·门罗和乔治·克林顿。 在这三个人中,门罗的支持者非常多,而乔治·克林顿做了几年的副总统之后,也野心勃勃,这两个人对麦迪逊都构成了威胁。 在这个时候,现任总统杰斐逊站了出来,他没有支持自己的副总统乔治·克林顿,而是选择支持麦迪逊。 杰斐逊是开国元勋,两届总统任期内政绩也是可圈可点,他在民主共和党内深受爱戴,所以他的表态,立即让麦迪逊获得了更多的支持者。 1808年1月,民主共和党召开政党核心会议,推选总统候选人,结果麦迪逊获得了83票,而门罗和克林顿都只获得了3票。 以83票对3票,麦迪逊赢得似乎是太顺利了,实际上情况是,会前得知门罗赢的希望不大以后,门罗的大部分支持者抵制这次会议,所以门罗才会得到如此少的选票。如果没有杰斐逊之前对麦迪逊的支持,麦迪逊和门罗哪个能够胜出,还真会有一点悬念呢! 麦迪逊获得民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现任副总统克林顿再一次被提名民主共和党的副总统候选人。 这一次和麦迪逊争夺总统的是联邦党总统候选人查尔斯·平克尼,自从亚当斯和杰斐逊参加竞选争夺开始,这个平克尼就连续或以副总统候选人,或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出现在这几次美国大选中。 但自从亚当斯总统下台以后,曾经非常强大的联邦党已经今非昔比了,面对早已崛起的民主共和党,平克尼和他的竞选团队显然有些缺乏自信。 要想击败民主共和党,就必须要找出麦迪逊的“劣迹”来。麦迪逊有劣迹吗?经过认真查找,联邦党真的找出来了一个,那就是他曾经支持过《禁运法案》。《禁运法案》既禁止美国船只出港,也不允许其他国家船只来美国港口卸货,这给美国经济造成了巨大损害。 《禁运法案》实际上是杰斐逊总统签署的,本来和麦迪逊没有什么关系,但作为国务卿,麦迪逊曾经支持过这个法案。麦迪逊当初的支持行为,现在被联邦党抓住,希望以此来打垮麦迪逊。 其实,联邦党注定是要白忙一场的,经过杰斐逊8年的总统任期之后,民主共和党已经取得对联邦党的压倒性优势,也就是说联邦党无论如何努力,注定是难以翻身的。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家构造形式,具体又分为单一制和复合制两大类,而其中的复合制又包括邦联制和联邦制两类。对于构建国家,鉴于不同国家国情不同和一个国家在不同时期面临的国内国际情况不同,采取什么样的国家形式则成为这个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事实上,美国在建国过程中,就遇到了这种复杂的情况,先是选择邦联制,后来又确立联邦制,并且在围绕这两者取舍问题上,两派的领袖以及支持者都进行了唇枪舌剑,可以说是一次观念和思想上的冲突“内战,”本文拟从美国选择邦联制到联邦制的转变说明这一情况。

一、邦联制的美国

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领导美国进行民族独立战争的是大陆会议,但需要明白的是,作为战时的特殊机构,它只有在非常时期才能够行使国家之权利,并非真正的国家政府组织,不同于和平时期的政府组织。大陆会议由各州任命的代表组成,每一个州都有一票表决权,视多数表决为主,即少数服从多数。但是各州没有共同之一致意见,则会议将难以成行。在早期对抗英国的战争中,各州意识到分散的力量难以与英国抗衡,于是产生了联合的必要感。然而对战后的美国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究竟如何分权?每个人有不同的理念,于是便产生了拥护各州权利的州权派和拥护中央权力的的联邦派之争。

上葡京娱乐场官网 1

权利法案

州权派依据“管的最少的政府,即是最好的政府”认为美国对抗的是一个中央集权的英国,我们是反集权的,如果战争胜利结束后,再采取建立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显然是不合适的。州权派是想把中央集权的政府,变成许多自主的州的单位,从而达到给予人民以统治自己的最大机会。他们认为,如果各个州皆有从分的自主权,这对于扩大选举权等一些民主改革措施有相当大的益处,有利于推进民主化进程。而如果中央权利过于集中,则会导致独裁、暴政的产生,不利于国家的发展。在州权派的理念中,就是要实现13个州相互的独立。邦联派则认为,需要一个强有利的中央政府,才能在国家初期领导建设运动,巩固国家的安全,以维护自己的利益。最终,两派斗争的结果是,州权派获胜。事实上,州权派和联邦派背后都代表一定的阶级,拥护各州权力的州权派主要受帝国联邦主义理论的影响,代表人主要是农民、资产阶级民主派人士,并得到南部种植主的一定支持。所以他们强调各个州的自主权,认为邦联只是各个主权州的联盟。联邦派则相反,其代表人主要是大资产阶级、大地主和沿海地区的商人,他们为了保障自己的经济利益而强调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州权派获胜的原因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受英国的高度剥削而仇视中央集权制,这是与历史的客观环境息息相关的。

因此,1776年11月15日,美国大陆会议通过了由大资产阶段代表翰·迪金森起草的《邦联和永久联合条例》,即《邦联条例》,并于1781年3月经各州批准后正式生效。条例的主要内容:美国是由13个州组成的邦联制国家,各州保留其主权、自由和独立,以及其他一切未明文授予合众国国会的权力。国会实行一院制,各州在国会的权力和地位平等,每州在国会只有一个表决权;未经国会认可,各州不得与外国缔约、结盟或参战、征兵、征收关税等。第九条特别规定:如果没有得到9个州的同意,合众国国会不得擅自行使从经济、法律到军队建设等多方面的权力。还规定,在国会休会期间,各州委员会无权行使未经9个州同意的国会所拥有的权力。第13条还规定:合众国管辖的一切问题“非得到合众国国会的同意,以后任何时候,对于本条例的任何部分不得有任何变更。”从中可以看出,邦联的条例所体现的美国由高度自治的各州组成的松散的同盟国家,这一点与日后统一前的德国颇为相似。条例最大的特点是“重地方而轻中央。”州有相当大的权力,在这么一种情况下,中央的权力可以说非常有限的,主要的安排一些派遣使节、发行公债等服务型“闲务”,而对于关系国家命脉的事物如征兵、征税等权力根本没有。甚至是“比殖民地人民过去曾经承认的英国议会的权力还要小些。”中央政府的权力弱小,相应的是各州权力的坐大,权力集中于地方各州中各州各行其是,中央也奈何不了。实质上是中央与地方的矛盾,邦联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那些州才是一个个国家。“北美的这些殖民地为了一定共同利益,彼此之间结成了联盟(邦联)。但是,这些殖民地仍不失为是独立的国家单位。”权力集中于州府,麦迪逊颇有讽刺的说:“全世界将初次看到一种以颠倒一切政府的基本原则为基础的政府制度,全世界将看到全部社会的权力到处服从于各部分的权力,全世界将看到一只头脑所从四肢指挥的怪物。”

澳门新京葡,    州权派和联邦派所进行的第一次“内战”,以州权派获得胜利而告终。邦联制美国的建立,应该说进一步推动了北美人民的独立战争,并最终战胜了强大的英国殖民者,在美国历史上起过积极的进步作用。然而随着美国的发展,邦联体制显然不能适应国内外形势。在国外,英国虽然承认美国的独立,但在航海贸易、经济等方面对美国采取敌对政策。在国内,美国存在一系列的问题,如无法偿还外债、无法解决州与州之间的利益冲突等。

二、联邦制的美国

    正是在上述背景之下,美国国内又重新对美国国体的讨论。制宪会议于1787年5月25日至9月17日在费城召开了。出席会议的代表共有55人,其中大部分是以汉密尔顿为首的保守派,此时被称为联邦党人,他们要求加强中央集权;民主派代表被称为反联邦党人,坚持主张维持邦联制。实际上这两个称呼就是之前制定《邦联条例》的联邦派和州权派。在会议上,不同的阶级、阶层和利益集团的代表们唇枪舌剑,争论得异常激烈。各州争论的焦点基于以下几点:一是讨论美国政府权力的来源。“共和主义是十八世纪后期的一种民主革命思潮,是人民群众反对君主制和世袭贵族制的一种思想意识。”由于在大州内联邦党人占据着主要地位;而在小州内反联邦党人的势力比较大,他们在政府来源的问题上各持一端。反联邦党人认为共和只能在小城邦中实现,“只有小共和国,才能确保政府履行对人民的真正责任。只有小共和国才能产生维持共和政府的那种公民。”所以权力应该来源于各州,州才是人民权利的代理,联邦政府的作用应该通过州来体现。联邦党人信奉联邦共和国,认为只有当联邦政府拥有足够权力时,才能对幅员广大的共和国实行有效管理,才能很好的防止派系斗争,“小共和国的问题主要不在于它们很软弱,因此无法联合起来实现对外目的,而在于它们根本不能充分履行我们假定它们最擅长的任务。”因此,他们认为中央政府的权力应直接来源于人民,人民是最终的权力指向;二是讨论中央政府权力与各州政府权力的分配。联邦党人加强中央权力的行为使反联邦党人感到威胁,特别是联邦党人所支持的联邦中央保有征税权。反联邦党人认为这将侵害人民财产和剥夺州的权力:而联邦党人认为“各州在新宪法中将在税收项目上同联邦有同等权力(除进口税外)。”税收是在邦联时各州就必须承担的义务,现在只是强调执行而已;三是《权利法案问题》。在美国宪法制定后,各州批准前,联邦党人和反联邦党人针对人民权利的保障问题进行了争论。费城制宪会议上,联邦党人一味强调美国需要一体化而忽略了《权利法案》。他们主要位于沿海区,代表工商阶层的利益,希望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保护工商业和西部的土地投资利益,废除州际关税。而早在《独立宣言》以后,人民对个人自由就越来越关注。反联邦党人认为人民的权利和国家的权利是不可分的。独立宣言的起草人杰斐逊代表着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的利益,站在反联邦的阵营里,“鼓励州在批准宪法时提出前提条件,要求在宪法中加进权利法案。”他要求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实行最大限度的个人自由,保障各州权力,反对将权力集中于联邦政府。南方种植园主等反联邦派也大声疾呼人民权利,害怕联邦制使各州丧失独立性,损害自己的特权。同时,北卡罗来纳和罗得岛对宪法持坚决的反对态度,要求先增加《权利法案》再批准宪法。最终,联邦党人妥协了,于1789年增加了《权利法案》。宪法之父麦迪逊说:“并非因为它需要,而是因为他们不可能引起危险,并可能满足一些绅士的愿望。”事实上,在1861年美国内战以前,对于主权应当属于联邦中央和各州无权退出联邦这两个重要问题,宪法皆无明确之规定,致使不论是联邦党人还是反联邦党人都曾威胁要退出联邦,如南部奴隶主就采取过分裂联邦的活动。直至美国内战后,联邦中央扩大了中央的权力,制定了第十三、十四条宪法修正案,美国的联邦制才得以彻底巩固和发展。

上葡京娱乐场官网 2

杰斐逊像

总之,美国从邦联制转向联邦制,经历了一个较为复杂矛盾的过程,这种转变是诸多因素促成的结果,也是美国适应不断变化了的客观实际的表现和实践。无论是邦联制的确立还是联邦制的实行,州权派(反联邦党人)和联邦派(联邦党人)的争论都是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虽然我们承认利益的问题始终是左右美国选择何种国体的根本出发点,但是在诉求利益的过程中,各种观念上、思想上的交锋仍然是代表了不同派别的政治理念,而这些政治的理念上在激烈的论战中互相碰撞,好似一场无销烟的“内战,”上葡京娱乐场官网,战争的一个作用即是在摧毁一个不合时宜的事物同时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和适宜的事物。在这些理念的竞争和博弈中,有两种理念先后主导了美国早期的国家构建。《邦联条例》基本上参照的是强调州权的邦联制理念。但是由于该理念及其在制度设置上存在各种弊端,造成邦联体制内的改革步履维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邦联制的可行性和有效性,转而认同强调对州与联邦权力进行平衡的联邦制理念,并基于这种理念制定1787年联邦宪法。从而,邦联制向联邦制的转变最终完成,美国建立了各州与联邦实行分权的可行而有效的国家政治制度。因之,美国《1787年宪法》规定的联邦制是美国特有历史条件的产物。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宪法规定采用联邦制,建立有力的全国性联政府,但这时的国家体制还不是完备的联邦制,还带有过渡的色彩它其实是一种“联邦共和国”是以主权分割理论为指导的,政府既不是联邦性的,也不是国家集权性的,而是一种特殊的结构,即“联邦”和“共和”的结合。麦迪逊曾说:“如果我们从宪法与宪法修正权的最后关系来检验宪法,我们会发现它既不完全是国家性的,也不完全是联邦性的。”总体说来,这国家的基础是联邦性的而不是国家性的;在政府的一般权力来源方面它部分是联邦性的,部分是国家性的;在行使权力方面,它是国家性的,不是联邦性的;在权力范围方面它又是联邦性的,不是国家性的。新宪法并没有撤销各州的政府,相反使州政府成为国家主权的构成部分。总之,“联邦宪法是各种互相冲突的利益和原则之间的巧妙妥协,这种妥协使国家的存在成为可能。”可以看出,日后的美国,必定还会有更多的在建制上的争论和“内战。”

参考文献

1·【美】小保罗·F·博勒、约翰·乔治著,朱廿一、马忠元译:《名言,他们从没说过》,海南出版社,2004年。

2·【美】阿纳斯塔普罗著,赵雪纲译:《美国1787年<宪法>讲疏》,华夏出版社,2012年。

3·王义保编:《公共管理论坛·第一卷》,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2008年。

4·岳西宽著:《美国1774—1824:弗吉尼亚王朝兴盛史》,红旗出版社,2013年。

5·青觉编:《民族政治辑刊·第2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

6·【美】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约翰·杰伊、詹姆斯·麦迪逊著,程逢如、在汉、舒逊译:《联邦党人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0年。

7·阮宗泽、宋军著:《为什么偏偏是美国》,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

8·【美】伯特·J·斯托林著,汪庆华译,《反联邦党人赞成什么》,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

9·王希著:《原则与妥协:美国宪法的精神与实践》,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

10·【美】梅里亚姆著,朱曾汶译:《美国政治思想》,商务印书馆,1982年。

11·【美】坎里布·方纳著,王希译:《给我自由—一部美国的历史》,商务印书馆,2011年。

12·褚乐平:《联邦党人和反联邦党人关于宪法批准问题的争论》,《史学月刊》,2003年第7期。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