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邪恶的黑胆汁到知识份子的流行病

作者:世界史

摘要:在十六到十七世纪时,关于精神疾病的讨论,有一个特别引人注目的现象,就是忧郁症明显地成为一种知识份子间的流行话题;文艺复兴时代欧洲许许多多的名人,都用方言写过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 对于这种疾病的解释,有赖于那时候阿维森纳着作开始四处流传

在十六到十七世纪时,关于精神疾病的讨论,有一个特别引人注目的现象,就是忧郁症明显地成为一种知识份子间的流行话题;文艺复兴时代欧洲许许多多的名人,都用方言写过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对于这种疾病的解释,有赖于那时候阿维森纳着作开始四处流传,或是稍微久远一点以前的作家,像是鲁弗斯跟盖伦等人的文章;而他们也特别看重英格兰医师跟神职人员博德(约在1490到1549年间)所说的「邪恶的黑胆汁」。博德写道「那些发生这种疯病的人,总是觉得害怕恐惧,觉得自己非常不舒服,或许是心理,或许是身体,抑或两者都不舒服,因此他们总是从一个地方逃往另一个地方,不知道该待在哪里才好,除非是在重重保护下才稍微安心。」这些病人心里满布的黑暗思想,往往被认为是受到黑色液体的影响,也就是所谓的黑胆汁,或是被烤焦烧焦而刺鼻的黄胆汁;这些液体的残余物会让身体发病。根据古籍,忧郁症有许多表现方法。照蒙特佩利尔的解剖学教授罗伦修斯(约1560到1609年,他对医学的看法严格遵守盖伦的正统理论)的说法,忧郁症在某些病人身上「只会造成大脑的不适」。但是有时候,忧郁症也可能是全身性的毛病,「当……全身的脾气与体质,都充满了黑胆汁」,或者还有另外一种形式:「这些黑胆汁像风般扬升,从肠子,特别是从脾脏、肝脏和从称为肠系膜的地方跑出来」,「造成又干又热的混乱状态」,他称之为「虑病症」(hypochondriac disease,编注:或称「上腹病」)。一般咸认黑胆汁的来源众多,这与忧郁症多变的症状相当吻合。罗伦修斯说:「所有患忧郁症的人,都胡思乱想着麻烦事」,同时也有不少患者的「理性失常」。与他同时代的英格兰医生布莱特(1551年左右到1615年),也认同此说。抑郁(melancholic),一如这个字所包含的意义,所表现出来的就是「害怕、悲伤、失望、眼泪、哭泣、啜泣、叹息……等」,同时「无缘无故地……这些人既无法被安慰、对未来也不抱期望,他们无法忍受一点点害怕、一点点不满,或是可能有危险的事物。」而这种疾病,正是因为体内液体的混乱失衡所引起的,也会「污染大脑的物质与灵魂」,因此让大脑「伪造幻想出可怕的事物……不需要外来的理由,就编出无比吓人的故事」。同时因为「心脏本身缺少谨慎的自我判断能力,只能接受由大脑传来的错误报告,因此就变得异常激动,结果失去理智」。因此,忧郁症病人除了情绪的问题以外,也可能对周遭事物产生幻觉跟妄想,而周遭的人可以明显觉察到这种精神变化。大概不会有人,会羡慕得这种疾病的人吧。更糟的是,当时一般咸认,「所有形式的忧郁症都难以控制、病期漫长,且极难治疗」,因此「对医生来说也是种折磨与痛苦」。病人需要非常注意饮食、活动,要有新鲜的空气跟健康的环境,可以泡温水浴,聆听舒缓的音乐,也需要睡眠,这些最基本的照护,或许会让疾病稍微改善。当然受过良好训练的医生所精通的一切治疗技术,像是放血、拔罐、用针刺放血、催吐、催泻等手段,自然也会持续小心翼翼地持续全部用在这些病人身上,试着帮病人的身体重新找回平衡,减轻理智的混乱、减缓病人的激动与幻想。不过也就是在同一个时代,忧郁症也变成知识份子阶级的某种流行病,因为这种疾病,似乎特别会出现在学者或是聪明人身上。不过这种看法一样是来自某种跟古典时代有关的虚荣心。在当时,因为重新接触到了古典典籍而带动了古典教育的流行,让亚里斯多德学派的自然哲学又复活了。在这个学派的理论里,一直以来都宣扬着(就算不是伟人自己亲自提倡,也是他某些热心的学生四处宣扬),忧郁症病人与杰出的丰功伟业两者之间有着紧密的关系。拥有黑胆汁体液,似乎同时会刺激想像力与智力,在英国诗人德莱顿着名的对句诗中,就如此盛赞着:「伟大的才智与疯狂必然近乎同盟,两者中间的界线既薄且迷蒙。」因此,拉斐尔在他为梵蒂冈所绘的湿壁画〈雅典学派〉(1509到1510年)中,把忧心忡忡的米开朗基罗,画成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而德国画家丢勒着名的版画〈忧郁症之一〉中,则画着一位背长翅膀、充满创造力的天才,但是却深深陷在愤怒忧郁的情绪中。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