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遣唐使来留学,在唐朝时期的中日混血儿为

作者:世界史

原标题:此国曾十分崇拜中国,连孩子都要在中国生,混血儿回国后备受推崇

说到遣唐使,我们都知道那是日本为学习唐朝的先进文化,十几次组建庞大使团跨海访问中国的外交活动。外交活动在今天看来可能比较风光,但是在唐朝时期,由于航海技术还不发达,遣唐使每次出访都是生死考验,船毁人亡事件屡屡发生。曾经随第一批遣唐使回访日本的唐朝新州刺史高表仁,返国后将海上之旅描绘得十分恐怖:“自云路经地狱之门,亲见其上气色蓊郁,又闻呼叫锤锻之声,甚可畏惧也。”  因为海上凶险,许多人都视出洋为畏途。像唐朝著名的散文家萧颖士,听说日本想聘请他去当国师,急忙称病拒绝。日本那边也一样,有位叫小野笆的遣唐副使,临近出发时也称病不肯上船,还作了一首《西道谣》讽刺遣唐使之行,搞得日本天皇大为恼火,本来要处其绞刑,后又觉得他文才难得,杀了可惜,于是赦免其死罪,流放隐岐岛。由此可见,那时出国访问并不是一件美差,不像我们现在的某些官员,即使没有机会也要千方百计创造机会借考察之名出国游玩。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像萧颖士、小野笆,勇敢者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肩负使命,漂洋过海。日本

说起遣唐使,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和日本人都不陌生,这在中国的历史课本上曾经着重的介绍,作为中日世代友好的证明,亦或者说,作为日本曾经不如我们中国,多次向中国学习的证明,客观上说,日本遣唐使的作用非常大,经过一两百年的学习,日本基本完成了国内的改革,让日本的经济、文化、艺术、制度等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使得日本得以跟得上世界的脚步。

唐朝时期的中日混血儿为什么比较多?

中日两国的交流在古代一直是进行着的,最早在两汉时期就开始了。当然,主要是日本学习中国的文化,因为当时的中国不仅在军事、经济上在世界上遥遥领先,文化方面更是引得许多国家慕名前来学习,到了隋唐时期,两国的交流从文字、文学、艺术、音乐方面开始扩展延伸起来,很多东西都传到了日本开始深入研究。

遣唐使成员中,有些人是多次往返,一生致力于两国文化交流;还有些是子承父业,几代人前仆后继。在两国的使者队伍中,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他们除了担负国家使命之外,还带着血缘亲情。因为他们是唐日混血儿。  秦朝庆、秦朝元兄弟是日本学问僧弁正(有些史料错将弁正误为辨正,辨正是653年随第二次遣唐使来唐的日本僧人)在唐所生的两子。弁正于702年随第八次遣唐使来唐,俗姓秦,入唐后还俗并与唐女结婚,生下朝庆、朝元。718年,12岁的朝元随第九次遣唐使回到日本。733年,朝元以第十次遣唐使团判官身份出使唐朝,受到唐玄宗的接见。玄宗得知他是混血儿,重重赏赐了他。朝元返回日本后颇受尊崇,先后担任图书头和主计头。弁正和朝庆父子则终身未回日本,终老于唐。  另一对兄弟羽栗翔、羽栗翼是日本遣唐使随员羽栗吉麻吕与唐女成婚生下的两子。羽栗吉麻吕是遣唐留学生阿倍仲麻吕(汉名晁衡)的随从,717年随第九次遣唐使来唐。734年,羽栗吉麻吕带着两子随第十次遣唐使回到日本。759年,日本朝廷任命高元 度为“迎入唐大使使”,迎接滞留唐朝的前遣唐大使藤原清河回国,羽栗翔在使团中担任录事。由于当时“安史之乱”尚未平息,唐肃宗以道路不宁为由不放藤原河清回国。高元度因此留下羽栗翔等人在唐,自己先行回国复命。后羽栗翔终生滞唐未归。羽栗翼则于777年作为第十五次遣唐使成员访唐,先任录事,后升为判官,回国后出任天皇侍医。  喜娘是藤原清河与唐女所生的女儿。藤原清河是752年第十一次遣唐使大使,归国途中遭遇风暴,滞留唐朝。后在唐结婚,生下喜娘。778年,喜娘随第十五次遣唐使团回日本探亲,途中所乘之船被风浪打成两截,同船60余人溺水身亡。坐在船尾的喜娘幸未落水,六天之后漂至日本西仲岛。消息传到首都平城京(今日本奈良)后引起了极大轰动。藤原家族是日本皇室外戚,是仅次于皇族的大姓贵族,喜娘奇迹般地到来让藤原家族激动万分。日本朝廷召集京城里官员子弟八百人,组成一支浩荡的骑兵仪仗队,欢迎唐使及喜娘。

隋唐时期来学习的日本人达到二十多批次

从公元七世纪初至九世纪末约264年的时间里,日本为了学习中国文化,先后向唐朝派出十几次遣唐使团。其次数之多、规模之大、时间之久、内容之丰富,可谓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空前盛举。

两国之间的交流主要是日本派使者去中国,日本每次去中国的阵仗都是很大的,他们明白,自己并不如中国,所以懂得去借鉴外国的知识,学习外国的文化,用来补充自己薄弱的地方,日本知道在全世界,大唐的知识层面是最宽广先进的。

中日两国的交往可以追溯的汉朝时期,那个时候的汉朝没有完全统一,日本就与东瓯、闽越、南越等国经常往来,随着汉朝的日益强大,逐渐将这些国家消灭,日本转而跟中国进行交往,当时的日本也处于小国混战时期,不过不影响与汉朝的交往,最值得注意的一次是东汉光武帝时期,位于日本九州的倭奴国王遣使来汉,汉赐一枚“汉倭奴国王”金印,至今是日本的国宝。

最具典型意义的第七次至第十次遣唐使,使团规模较大,一般为四条船,五六百人,约是战前的两三倍。

图片 1

图片 2

在两国的使者队伍中,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他们除了担负国家使命之外,还带着血缘亲情,他们就是唐日混血儿。

日本朝廷派出的遣唐使一般都是才能出众的人,而且汉学的水平很高,对于唐朝的历史有深入的研究,言谈举止也颇有风度,可以说,日本派出的遣唐使大都是文采飞扬、彬彬有礼的精英了,在唐朝学成回到日本后,一般都大有建树,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海归”,政府大力支持他们发展。

中日两国的大规模交往是在隋唐时期,随着隋朝的日渐统一,中国变得日益强大,而与此同时,日本有个大和国也逐渐统一日本,并自称天皇,虽然统一,日本的经济制度非常的落后,因此对于强大的隋朝充满了羡慕。

图片 3

图片 4

日本的圣德太子执政的时候,他励精图治,要将日本变的强大,先后派出了四次遣隋使,分别是公元600年、607年、608年、614年,不过日本的遣隋使显然摆错了位置,惹得隋炀帝不高兴,日本使者给隋炀帝的国书说“日出处天子至书日没处天子无恙”,虽然在地里位置上,日本的确在中国的东北部,但是如果这样说出来,就是对隋朝的不尊重,毕竟谁愿意是日落之国呢,于是隋炀帝对鸿胪卿说,日本蛮夷的国书太无礼了,以后就不要拿给我看了,免得给我添堵。

在唐日两百多年的交往中,日本人在唐结婚生子的还有许多,唐人也有在日本结婚生子的,混血儿这个群体应该也不小。有些人虽然没有加入到使者队伍中,却同样为两国交流做出了贡献。如734年作为第十次遣唐使的护送使前往日本的唐朝音乐家袁晋卿、皇甫东朝及其女儿皇甫升女,后来都留居日本,他们的混血后代也热衷于传播唐朝文化。

日本和中国之间是隔着一条海,所以每次都要乘船出行。我们知道,海上危险众多,一不留神就可能葬在茫茫的海上了,所以有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遣唐使在出国之前就会立下遗嘱,交待自己的后事,害怕自己回不来。所以中国有学问的人一般都不会去日本,他们将出海看作闯鬼门关一般,不论日本花多大的精力请他们,他们都不会同意。

隋朝灭亡,唐朝建立,唐朝变得日益强大,曾经是遣隋使的日本大臣强烈要求去唐朝留学,以学习先进的文化,于是在公元630年,日本舒明天皇派出了第一批遣唐使,至公元895年的二百六十多年间,日本一共十九次派出了遣唐使。

公元717年,日本第九批遣唐使入唐,在这一批使者中,就有中国人熟知的阿倍仲麻吕。此时正值盛唐高峰。

唐朝有一个散文家,学问高深。于是日本就看中了这位人才,想把人给请到日本当老师,可他心里却一百个不愿意,万一在海上出了什么事情,谁知道自己死在哪了,于是他就谎称自己生病了,无法跟随日本的人去中国教书,也算是十分聪明了。其实日本的遣唐使也不是心甘情愿的,也称自己病了,但却被高层发现,天皇知道后非常生气,准备赐予他杀头之罪,前文说过,遣唐使一般都很有文化,所以正准备要处死他的时候,他作了一首诗,天皇见他如此有知识,便放了他一马。

图片 5

第九批遣唐使回国之后,即公元718年,大和朝廷进一步完善旧律令,形成《养老律令》。

图片 6

这十九次遣唐使其中有两次是来修复与大唐的关系的,在公元633年,在朝鲜半岛发生了白江口海战,日本惨败,灰溜溜的撤回了本土,为了防止大唐和新罗军队进攻日本本土,日本还进行了迁都,同时派出第五次、第六次遣唐使,主要是为了修补白江口之战造成的唐日关系裂痕,而白江口一役,决定了当时东亚地区的政治格局。

中日两国历史上最友好和文化交流最密切的时期终于开启,直至公元894年日本单独结束派遣遣唐使,才结束了这段中日历史上真正友好的时期。

害怕出海的都是少数,很多人遣唐使将自己的使命和国家命运联系起来,义无反顾的前往中国学习,有些遣唐使到了中国还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开始在中国发展起来,成家立业,于是就有了中日混血。

这场战役,让日本认识到了大唐的强大,于是对大唐毕恭毕敬,甚至自称藩属国,以避免大唐进攻日本的本土。

作为一场涉外战争,白江口之战对日本的震慑仅次于二战后日本对于美国人的恐惧。

当时日本对中国很尊崇,所以他们都想在中国发展,就像现在的人想去外国进修一般,这时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在中日历史时期,有很多混血儿回到日本后受到极大尊崇,比如秦朝庆、秦朝元两人,在中国结婚之后生下了两个孩子,一个叫朝庆另一个名为朝元,不过两个混血儿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到自己的国家,秦朝庆、秦朝元两人受到了唐玄宗的大力款待,给予他们职位金钱,受到唐玄宗的重视,当上了高官。

大唐政府对日本遣唐使待遇非常好

听闻日本舰队全军覆没,日本朝野震动,立即进行本土防御准备,以备唐军乘胜进攻日本本土。大和朝廷在不安中度过了半年,终于等来了大唐的人。他们并不是全副武装的军队,而是一支百余人的使者团,由主持百济事务的刘仁轨直接派出,从大唐熊津州来到日本对马岛。

图片 7

现在中国对于外国留学生非常优待,已经可以说是特权了,2019年中国政府奖学金标准每人5.92-9.98万/年,相当于相当于2018年中国人均收入2.4-4.2倍;不要惊讶,因为这样的政策,在大唐对待遣唐使上也是如此,千年来中国几经强大落后,根子上的思维没有变。

以天智天皇和大臣中臣镰足为首的大和朝廷,面对唐朝使团一筹莫展,只是下令拖延接见,随后又做了谨慎的接待工作:一方面拒绝唐使进入日本内地,另一方面派出五年前的遣唐使副使津守吉祥连参与接见。

有段时间很多女子在边境等候偶遇中国男人,就像现在的女人崇洋媚外一样,在当时能够嫁给中国男人是很荣耀的,也就是大唐的男子,她们如果成功了,在自己国家的女性中都会很受推崇,而且混血儿在日本也很受重视。

虽然日本很落后,但日本遣唐使到达大唐,受到盛情接待,毕竟是来学习的,要让外国友人知道大唐的强大, 遣唐使到达唐朝口岸后,先要进行清关,在大唐要向当地官府报告,官府接到报告后会安排使团住进馆舍,让他们好好休息,还好吃好喝的供着,与此同时,派快马奏明朝廷,等候指示。

如此安排,除了谨慎之外,也暗藏了日本的心机——刘仁轨将军是大唐中央政府在地方上的军政首脑,他所派出的使团就只能代表百济地方,如果日本接受了这种外交模式,就等于认同本国与大唐熊津都督府处于同一个外交等级之上,从而就失去了直接与大唐中央政府对话的资格。

日本和隋唐的遣唐使一共有十八位,也就是说有十八次的学习经历,在第十一次藤原学习大唐文化归国途中,海上碰见了恶劣的天气,所以留在了唐朝,并生下了一个女儿名为喜娘,慢慢喜娘长大了,于是隋唐派她前往日本“探亲”,回家看看,但海上艰难险阻重重,恰巧喜娘的队伍碰上了海上的风暴,喜娘并没有死,而是借着一块板漂流到了日本。当日本看见喜娘以这样的方式回国,大为感动,安排了很多人组成仪仗队专门接喜娘回家。

等接到皇帝允许,这才允许入境,日本学者大庭修说:“不论抵达唐土何处, 当地官员即按接待外国使节规定予以接待, 同时报请长安, 根据指示决定入京人数,按公差由各州县顺次护送至长安。”这点上一直都是如此处理,毕竟遣唐使还有外国使节的身份在。

尽管唐朝并未对日本采取进一步武力行动,日本国内却爆发了“壬申之乱”,大海人皇子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为后来登基为天武天皇打下了基础。这位执政者把主要精力用在内政改革之上。

图片 8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去长安,一般都只能是使节、留学生等人可以进入长安,而随使节来的水手、杂役等在留在当地,等待大使和留学生归来,而使团则由大唐派专人专车送往长安,这还不算,这一切的费用都由官府承担,武周证圣元年颁发的诏书称:“蕃国使入朝,其粮料各分等第给。”也就是说不管是不是日本人,只要是外国使节来到大唐,一律按照等级供给。,换句话说,不管一路上是坐马车还是乘船,所产生的费用,包含饮食、住宿等,都有大唐政府承担,没办法,谁让咱大唐有钱呢,大唐也想低调,可是实力不允许啊,一切都是因为太有钱了。

图片 9

还有类似喜娘的很多中日混血,回国后都受到了天皇的接见,他们在中日两国文化传播上有着特殊的作用,他们就像是纽带一般连接着中国和日本,当然唐朝也是有人在日本结婚生子的,所以混血儿的群体是很庞大的,有些混血虽然没有成为两国交流的使者,但依旧为两国做出了贡献,比如唐朝的音乐家袁晋卿,皇甫东朝和她的女儿都留在了日本,他们的混血后代也热衷传播唐朝的文化,且在日本的地位还很高。

不过,对于日本留学生的学业,大唐要求还是非常高的,一般大唐皇帝见过遣唐使以后,就会安排其中的留学生在国子监学习,当时的国子监就相当于现在的大学,国子监下分设国子、太学、四门、律、书、 算六馆,多数日留学生在前三馆学习经书史学,少数在后三馆研习法律、书画和算术等技艺。日本留学生一旦进入国子监,所有的费用都由鸿胪寺供给,也就是说日本留学生只要人来了,学习就行,不用担心衣食住行,这比现在奖学金还差一点,毕竟现在的不发达地区留学生奖学金可以养活留学生一家人。

天武天皇即位之后,受到大唐高宗皇帝自称“天皇”的影响,决定将称号也使用汉字中的“天皇”二字,又将国号正式改为“日本”。“日本天皇”这个特定称呼正式登上日本历史舞台。

图片 10

图片 11

白江口战败,使日本深刻认识到本国与唐朝综合国力的巨大差距,也意识到自己从老师那里学到的东西还远远不够,此后,日本的学习欲望和动力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强烈。

这么多次的文化经济交流,使得日本很多地方都是学习中国的,甚至抄袭了很多中国的制度、法律等等。样的交流直至公元八百九十四年,两国联系终止,混血儿也渐渐被两国忘记,中国日本的关系从此开始疏远。

给了日本留学生优厚的条件,对于其学业大唐也是严格要求的,日本留学生有假日有考核,如果达到了毕业的标准,考核及格,那么就可以毕业了,如果学习九年以后,本来应该修完的课程还没修完,而且考核都不合格,或者犯有游荡、赌博、凌辱师长等过错的,以及在一年之内请假超过一百天以上的人,都会被勒令退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一个善于忘记的民族,注定是没有前途的,请关注公众号:静说历史(jingshuolishi)与您一起记录中华民族的繁荣与苦难,铭记每一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遣唐使若有心仪女子,一般都可以娶回家

责任编辑:

针对留学生归国的事情,大唐政府一般都比较宽容,即使是被勒令退学的也是如此,一旦日本留学生提出要归国,大唐朝廷一般都会批准,还给一些便利,还会送大量的书籍盘缠等,日本的留学生来大唐学习,一般都是单身而来,而在大唐要生活很长一段时间,遇到心仪的女子也是很正常的,在这方面,大唐朝廷也非常的宽容,一般都破例允许日本留学生娶回家。

图片 12

之所以说是破例,因为按照大唐的律令“诸蕃使人所取得汉妇女为妾者, 并不得将还蕃。”也就是你在大唐娶了妾,回国的时候是不能带回去的,不过在史书上记载,日本留学生娶了妾又带回国的可不少,日本留学生大春日净足在留唐期间与唐人女子李自然进行了婚配,这就不是妾了,而是妻,最后两人都回到了唐朝;还有藤原清河与大唐女喜结良缘,66岁的时候有了一个女儿,取名喜娘,喜娘作为中日混血儿,还跟随遣唐使回日本探亲了,当然还有名不见经传的羽栗吉麻吕,也和大唐女子结为连理,并且育有两子,取名“翼”和“翔”。

由此可见,中国对待外国留学生的思维是从唐朝就流传下来的,甚至更早,这其实跟封建统治者思维有关,咱是天朝上国,不能被外国人看扁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出现学伴的风波也就非常好理解了。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