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人的西迁和匈奴帝国的欧洲战记,罗马帝国

作者:世界史

原标题:横行欧洲的匈人真的是被霍去病打败的匈奴人吗?

匈人,因“阿提拉帝国”和“上帝之鞭”而载入史册,帝国以其首领之名而命名,“上帝之鞭”则是欧洲人对匈人的称呼,由此可以反映出匈人给欧洲人带来的“震撼”!

匈奴人的西迁和匈奴帝国的欧洲战记

图片 1

byron发表于4041天 2小时 16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匈奴人

 

匈奴的英文名是hun,也是破坏者和野蛮人的代名词,从中可以看出欧洲人对匈奴的恐怖记忆。公元1世纪,在东方已成为丧家之犬的北匈奴,逐渐向西逃亡,最后深入到欧洲腹地,不仅找回了昔日的荣耀,还引发了欧洲社会的大变动,从而改变了欧洲历史。 一、北匈奴退出蒙古高原 汉武帝对匈奴的猛烈反击,大伤了匈奴的元气。到西汉晚期,匈奴发生了分裂,呼韩邪单于率部归顺汉朝,而流窜到中亚与汉朝为敌的郅支单于也被汉将陈汤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为理由消灭掉了,汉匈关系从此走向和解。东汉初年,在匈奴贵族中反汉的势力重新抬头,导致匈奴再次分裂,南匈奴归顺汉朝,而北匈奴则坚持与汉为敌,经常发动对南匈奴和汉人的掠夺。而当时东汉刚刚建立,国力还属于恢复期,因此,直到汉明帝时,才发动了对北匈奴的反击战。公元73年,汉军四路出击北匈奴,窦固、耿忠的汉军一直追击到天山一带,并夺取了伊吾。汉和帝时,又发动了针对北匈奴的反击战,公元89年,窦宪、耿秉率领汉军大败北匈奴,一直追击到燕然山。公元91年,汉军再次出击北匈奴,在金微山大败北单于,北单于只得向西逃窜。至此,东汉对北匈奴的战争取得了全面胜利,而与汉为敌的北匈奴,则受到汉与南匈奴的合击,已无法在漠北蒙古高原立足,只得退出蒙古高原向西逃窜。 二、北匈奴西迁的第一站:伊犁河流域 与其说是西迁,还不如西逃贴切一些。在公元91年北单于战败后,率残部西逃至伊犁河流域的乌孙国,在其立足后,仍然出没于天山南北,实施掠夺。公元119 年,北匈奴攻陷了伊吾,杀死了汉将索班。为了对付西域的北匈奴,东汉朝廷任命班勇为西域长史,屯兵柳中,班勇于公元 124年、126年两次击败北匈奴,西域的局势开始稳定。在班勇离职后,北匈奴势力又重新抬头,汉将斐岑于137年率军击毙北匈奴呼衍王于巴里坤,公元151年,汉将司马达率汉军出击蒲类海,击败北匈奴新的呼衍王,呼衍王率北匈奴又向西撤退,拉开了第二次西逃的序幕。 三、北匈奴西迁的第二站:锡尔河流域 锡尔河是中亚的内陆河,流经今天的乌兹别克、哈萨克等国,注入咸海。在汉时,这里是康居国。北匈奴在西域遭到汉朝的反击,已无法立足,大约在160年左右,北匈奴的一部分又开始了西迁,来到了锡尔河流域的康居国。至于北匈奴人在康居的活动,因为缺乏史料记载,就不得而知了。 四、北匈奴西迁的第三站:顿河以东、里海以北 大约在公元290年左右,北匈奴出现在顿河以东的阿兰国,这段历史在我国《北史.西域传》和罗马帝国的《历史》中,都有过记载。北匈奴杀死了阿兰国国王,彻底征服了阿兰国。 五、北匈奴西迁的第四站:顿河以西、多瑙河以东 凭借着在阿兰国的休整和补给,北匈奴彻底恢复了元气,掠夺、贪婪的本性让他们对顿河以西的草原垂涎不已。公元374年,匈奴在大单于巴兰姆伯尔的率领下,渡过了顿河,向东哥特人发动了进攻,东哥特人哪里是匈奴人的对手,经过奋战,依然惨败,一部分东哥特人只得向西逃窜,逃到了西哥特人那里,匈奴尾随其后,追击到西哥特人居住地。西哥特人在德涅斯特河摆下军阵,准备迎击匈奴,而匈奴人则趁夜晚偷偷从德涅斯特河上游渡河,然后抄袭西哥特人军阵背后,西哥特人惨败,只得向西逃窜至多瑙河。后经罗马帝国皇帝的批准,东、西哥特人得以渡过多瑙河,进入到罗马帝国避难。此后,由于罗马帝国对哥特人残酷的压榨,逼迫哥特人又起兵反叛,公元378年,罗马帝国皇帝瓦连斯亲征哥特人,结果被哥特人杀死,帝国遭受到沉重打击。而此时的匈奴,由于占据了南俄罗斯大草原,暂时稳定了下来。 六、占据南俄罗斯草原后,匈奴人的活动 在打败哥特人,占据南俄罗斯草原后,匈奴人得以休整,人口开始急剧增加,同时,小部分的匈奴骑兵仍然在骚扰临国:一股匈奴骑兵渡过了多瑙河,与哥特人一起骚扰罗马帝国;另一股匈奴人,于公元384年进攻美索不达米亚,攻占了爱德沙城;还有一股匈奴人于396年,侵入了萨珊波斯帝国。整体而言,匈奴人这段时期,基本是以在南俄罗斯草原休整为主,为下一步的大规模入侵积蓄力量。 七、匈奴乌尔丁大单于的活动 395年,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罗马,而此时的匈奴正处于乌尔丁大单于的统治。乌尔丁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他曾对东罗马帝国色雷斯省总督说过,凡是太阳能照射到的地方,只要他愿意,他都能征服。公元400年,匈奴在乌尔丁大单于领导下,又开始向西大规模入侵,一举夺得了整个多瑙河盆地,并一度攻入了意大利,这一事件的连锁反应就是逼迫多瑙河流域的各部族为躲避匈奴人,只得向西罗马腹地进军,公元410年,西哥特人攻陷了西罗马帝国的首都罗马,西罗马帝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然而乌尔丁大单于的宏图大志还未实现就一命呜呼了,公元408年,乌尔丁率军骚扰东罗马帝国,在抢得大量财物准备撤退时,遭罗马人的袭击,乌尔丁大单于就这样战死在沙场。 八、匈奴帝国的建立 在疆土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以匈牙利平原为统治中心的匈奴帝国,在奥克塔尔大单于时已基本建立起来,单于王庭稳定在今天匈牙利的布达佩斯附近,这个军事帝国成为东、西两个罗马帝国最严重的威胁。乌尔丁大单于死后,匈奴帝国沉寂了一段时间,而在奥克塔尔大单于率领下,匈奴帝国又开始兴盛起来,奥克塔尔死后,他的兄弟卢加继承了王位。卢加大单于在公元422年和426年两次蹂躏东罗马帝国的色雷斯和马其顿,逼迫东罗马帝国皇帝向匈奴帝国年贡350磅黄金,此后,东罗马帝国又被迫在边境向匈奴帝国开放互市,来确保边境的安宁,匈奴人的荣耀终于在西方找了回来。 九、阿提拉大单于统治的确立 434年,卢加单于去世,他的两个侄儿阿提拉和布列达共同继承王位,各掌管一部分领土。两位单于即位不久,便发动了对东罗马帝国的战争,要求东罗马皇帝交出匈奴的叛逆,还要年贡翻番,由350磅黄金上涨到700磅黄金,东罗马皇帝受武力胁迫,只得答应。445年,布列达单于神秘的遇刺身亡,阿提拉成为匈奴帝国唯一的大单于。阿提拉更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在他的率领下,整个欧洲都沉浸在对匈奴的恐惧之中,匈奴帝国的鼎盛时期来到了。 十、鼎盛时期的匈奴帝国 阿提拉大单于独自掌权后,马上就发动了大规模的战争,不过战争的矛头却指向了北欧和东欧。在北欧和东欧,盎格鲁撒克逊人为躲避匈奴人,逃亡到英伦三岛,而许多日耳曼和斯拉夫人的部族战败,纷纷向匈奴投降。在巩固了东方和北方后,阿提拉大单于在447年大举进犯东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军队接连战败,匈奴的骑兵一直深入到达达尼尔海峡和希腊的温泉关,严重威胁到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安全,东罗马帝国皇帝被迫求和,双方在448年签定和约,东罗马除了马上向匈奴支付赔款6000镑黄金,年贡也由700磅黄金涨到2100磅黄金。至此,匈奴帝国的疆域东到里海,北到北海,西到莱茵河,南到阿尔卑斯山,盛极一时。而东罗马帝国经过匈奴的长期劫掠和年贡的沉重负担,财富已基本耗尽,于是,阿提拉大单于又将目光投向了西罗马帝国。 十一、阿提拉的高卢战记 450年,阿提拉大单于在完成了对东、北、南的征服后,将矛头指向了西罗马帝国。该年,阿提拉派使者来到罗马,要求娶西罗马皇帝的妹妹荷诺利亚公主为妻,并要求西罗马帝国拿一半的国土作为嫁妆。如此过分和羞辱的要求,自然遭到西罗马皇帝的拒绝,于是阿提拉大单于以此为借口发动了对西罗马的战争。当年,阿提拉集结了大批匈奴战士以及被征服民族的仆从军,号称50万,渡过莱茵河,向西罗马的高卢发动进攻。高卢的城市就如同草原上猎物一样,被匈奴人一个接一个地摧毁,最终匈奴军主力又围攻高卢重镇奥尔良。此时,面对共同的敌人,西罗马人和西哥特人暂时放下他们的争斗,组成联军来救援奥尔良。面对联军,阿提拉放弃了对奥尔良的围攻,开始机动迂回,寻机与敌决战。公元451年6月20日,阿提拉的匈奴大军与西罗马、西哥特联军,在今天的巴黎市郊展开了大决战。战斗打得非常惨烈,仅过了一天,双方战死者就达15万人,最终,西哥特国王战死,余部也撤离战场,而匈奴也损失惨重,无力再进攻,只得退回莱茵河,重新积聚力量。 十二、上帝之鞭对西罗马的惩罚 452年,得到休整的匈奴帝国再次发动了对西罗马的战争,被称做“上帝之鞭”的阿提拉开始了对西罗马的惩罚。阿提拉率领的匈奴军队翻过了阿尔卑斯山,攻入了意大利。意大利北部地区遭到了匈奴人疯狂的攻击,北部所有的城市都被匈奴人摧毁。此后,匈奴人攻占了重镇阿奎莱亚,挥师直捣帝国的首都罗马城。西罗马皇帝万分惊恐,只得派罗马教皇利奥一世与匈奴人议和。此时,匈奴军中突发瘟疫,而东罗马帝国的援军也快到达罗马城,因此,阿提拉便答应议和,但在撤军前仍扬言,如果西罗马皇帝不把他的妹妹荷诺利亚公主送到匈奴,他还会来攻打西罗马。就这样,罗马人眼睁睁地看着匈奴人满载着抢夺来的财物扬长而去,只留下意大利北部的一片废墟。 十三、阿提拉神秘的死亡与匈奴帝国的瓦解 453年,阿提拉大单于又娶了一名少女为妃,然而在新婚之夜,阿提拉却神秘地死在了婚床上。阿提拉死后,他的儿子们为争夺大单于之位,打起了内战,匈奴帝国在瞬间瓦解崩溃了。匈奴帝国的内战,给了被奴役民族以机会,454年,东哥特、吉皮底人组成联军,在匈牙利打败了匈奴,从此,匈奴人被迫又退回了南俄罗斯草原。在461年,阿提拉的一个儿子妄图重建匈奴帝国,发动了对多瑙河流域的东哥特人战争,遭到失败。468年,他又发动了对东罗马帝国的战争,结果自己战死沙场,从此匈奴人逐渐沉寂了下去,直至被历史彻底遗忘。 后记 匈奴帝国崩溃不久,深受匈奴摧残以及匈奴引发的蛮族西迁影响的西罗马帝国也彻底走向了绝路,公元476年,日耳曼雇佣军攻占了罗马城,末代皇帝、6岁的罗慕洛被俘虏,西罗马帝国自此灭亡,标志着欧洲封建时代的开始。

匈奴的英文名是hun,也是破坏者和野蛮人的代名词,从中可以看出欧洲人对匈奴的恐怖记忆。公元1世纪,在东方已成为丧家之犬的北匈奴,逐渐向西逃亡,最后深入到欧洲腹地,不仅找回了昔日的荣耀,还引发了欧洲社会的大变动,从而改变了欧洲历史。

图片 2

欧洲人在了解中国历史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匈人”很可能就是汉朝时期西迁的“匈奴”,这也是后来广为流传的汉朝击败匈奴,匈奴入侵导致罗马崩溃的由来。

一、北匈奴退出蒙古高原

公元四世纪后半叶,一股强大的游牧势力突然在黑海沿岸出现。他们身材矮胖,面目狰狞,头颅发尖,脸上密布着刀刻的痕迹。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仿佛是从地狱中凭空冒出的魔鬼。他们个个是马术高手,如同黏在马上一样,就像是希腊传说中的半人马。他们射箭百发百中,每一轮进攻,都如同一阵死亡浪潮。他们强盛的武力,给罗马世界造成了巨大的震撼,甚至引发了民族大迁徙的浪潮。而强盛一时的西罗马帝国,就是因此而灭亡。

1、匈人是匈奴吗?

汉武帝对匈奴的猛烈反击,大伤了匈奴的元气。到西汉晚期,匈奴发生了分裂,呼韩邪单于率部归顺汉朝,而流窜到中亚与汉朝为敌的郅支单于也被汉将陈汤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为理由消灭掉了,汉匈关系从此走向和解。东汉初年,在匈奴贵族中反汉的势力重新抬头,导致匈奴再次分裂,南匈奴归顺汉朝,而北匈奴则坚持与汉为敌,经常发动对南匈奴和汉人的掠夺。而当时东汉刚刚建立,国力还属于恢复期,因此,直到汉明帝时,才发动了对北匈奴的反击战。公元73年,汉军四路出击北匈奴,窦固、耿忠的汉军一直追击到天山一带,并夺取了伊吾。

不知从何时起,横行欧洲的匈人开始与中国的匈奴人划上等号。有学者认为,匈人其实是汉朝打败的北匈奴人的后裔。这一发现,让许多中国人欢欣鼓舞。既然汉朝打败了匈奴,而匈奴人又击败了罗马,那么就意味着汉朝一定胜过罗马。从民国开始,这种逻辑一直大行其道。在那个被列强所欺侮的年代,这种逻辑成为部分中国人民族自豪感的源泉,是黄种人胜过白种人的例证。然而从历史的角度看,这种逻辑真的成立吗?汉朝一定就胜过罗马吗?

由于史料的缺乏,今天的我们已经很难准确的说是还是不是了,但即使是,时间过去了太久,进入欧洲的匈人也已经不是汉朝北方的那个匈奴了。

汉和帝时,又发动了针对北匈奴的反击战,公元89年,窦宪、耿秉率领汉军大败北匈奴,一直追击到燕然山。公元91年,汉军再次出击北匈奴,在金微山大败北单于,北单于只得向西逃窜。至此,东汉对北匈奴的战争取得了全面胜利,而与汉为敌的北匈奴,则受到汉与南匈奴的合击,已无法在漠北蒙古高原立足,只得退出蒙古高原向西逃窜。

图片 3

图片 4

二、北匈奴西迁的第一站:伊犁河流域

匈人真的是匈奴人?

公元91年,窦宪在阿尔泰山大败北匈奴,从此北匈奴西遁。

与其说是西迁,还不如西逃贴切一些。在公元91年北单于战败后,率残部西逃至伊犁河流域的乌孙国,在其立足后,仍然出没于天山南北,实施掠夺。公元119年,北匈奴攻陷了伊吾,杀死了汉将索班。为了对付西域的北匈奴,东汉朝廷任命班勇为西域长史,屯兵柳中,班勇于公元124年、126年两次击败北匈奴,西域的局势开始稳定。在班勇离职后,北匈奴势力又重新抬头,汉将斐岑于137年率军击毙北匈奴呼衍王于巴里坤,公元151年,汉将司马达率汉军出击蒲类海,击败北匈奴新的呼衍王,呼衍王率北匈奴又向西撤退,拉开了第二次西逃的序幕。

要解开这个逻辑,我们必须首先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匈人到底是不是匈奴。

而匈人出现在欧洲的史书中则是两百多年后在顿河沿岸击败阿兰国,这一年是公元350年。

图片 5

在很多人眼里,匈奴之所以西迁,是西汉时期卫青和霍去病打击的结果,然而史实并非如此。匈奴的西迁,其实是从东汉汉和帝年间开始的。公元91年,东汉国舅、大将军窦宪率领汉军出塞数千里,将已经衰弱不堪的北匈奴势力彻底击溃。北匈奴单于带领着残余部众狼狈逃走,他们一路向西,从此不知所踪。虽然,东汉又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彻底清除了北匈奴在西域的残余势力。至此,北匈奴作为一个漠北政权,终于完全地消逝于历史的长河中。

游牧民族本身没有文字,其载入史册只能靠当时的文明国家的记载,假如其不冲击农耕世界,其迁徙便不会有记录。

三、北匈奴西迁的第二站:锡尔河流域

匈奴人到底逃到了哪里?这是近两千年来,一直困扰中国学人的问题。直到19世纪,中国学者才无意间寻找到了答案。清朝内阁学士洪钧通过翻译西亚历史,编纂成《元史译文证补》,其中详细介绍了阿提拉带领匈人入侵欧洲的始末。并且,洪钧将匈人(huns)视为匈奴的变音。

但不管怎样,匈人这个从东方迁徙过来的游牧民族,在击败阿兰国这个东欧平原的大国后,开始直面罗马帝国。

锡尔河是中亚的内陆河,流经今天的乌兹别克、哈萨克等国,注入咸海。在汉时,这里是康居国。北匈奴在西域遭到汉朝的反击,已无法立足,大约在160年左右,北匈奴的一部分又开始了西迁,来到了锡尔河流域的康居国。至于北匈奴人在康居的活动,因为缺乏史料记载,就不得而知了。

在洪钧生活的年代,中国已经沦为西方的列强的半殖民地,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不断受到打击。当中国的学人获知,自己的手下败将--匈奴,曾将西方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不禁民族自豪感爆棚,几乎不假思索地接受了这一观点。此后的学者,如章太炎、梁启超等人,不断地为此说法背书。至少在中国,“匈人即为匈奴人”的说法已经成为铁案。1906年,《东方杂志》刊登了一篇名为《历史上黄白二种之竞争》的杂文,介绍了匈人击溃哥特人、罗马人的历史,并宣称这是黄人在武力上胜过白人的例证。

2、匈人进入欧洲时的局势

四、北匈奴西迁的第三站:顿河以东、里海以北

事实上,“匈人即为匈奴”的说法,是18世纪的法国学者德·奎尼最先提出的,他在《匈奴通史》中,通过比较中西方史料,提出了匈人与匈奴同源的假说。其后,德国汉学家夏特补充、完善了德·奎尼的观点,并初步推测出匈奴人西迁的路线。

当匈人进入欧洲时,由于日耳曼人不断南下劫掠,罗马帝国其实已经日薄西山。

大约在公元290年左右,北匈奴出现在顿河以东的阿兰国,这段历史在我国《北史.西域传》和罗马帝国的《历史》中,都有过记载。北匈奴杀死了阿兰国国王,彻底征服了阿兰国。

然而从20世纪中期开始,西方学者逐渐开始质疑这一说法。例如英国的汤普森、德国的阿尔泰姆等等,他们认为匈人和匈奴之间存在非常大的差异,并缺乏有力的论据。在他们的影响下,“匈人即是匈奴人”的观点逐渐式微。然而,我国大多数学者仍然赞同老观点,并与西方学者唇枪舌剑。中国学者认为西方学者过于倨傲,他们否认“匈奴起源说”,是出于种族主义偏见。

日耳曼人至于罗马犹如匈奴至于汉朝,而此时的南下日耳曼人又分为两部分:法兰克人和哥特人

五、北匈奴西迁的第四站:顿河以西、多瑙河以东

结合史料来看,对于匈人的起源,学者们有多种说法,如阿兰起源说、粟特起源说、嚈哒起源说等。然而,这几种说法都有相当明显的漏洞。

法兰克人属于西日耳曼人位于今天法国和德国,而哥特人则属于东日耳曼人,位于东欧波罗的海沿岸。

凭借着在阿兰国的休整和补给,北匈奴彻底恢复了元气,掠夺、贪婪的本性让他们对顿河以西的草原垂涎不已。公元374年,匈奴在大单于巴兰姆伯尔的率领下,渡过了顿河,向东哥特人发动了进攻,东哥特人哪里是匈奴人的对手,经过奋战,依然惨败,一部分东哥特人只得向西逃窜,逃到了西哥特人那里,匈奴尾随其后,追击到西哥特人居住地。西哥特人在德涅斯特河摆下军阵,准备迎击匈奴,而匈奴人则趁夜晚偷偷从德涅斯特河上游渡河,然后抄袭西哥特人军阵背后,西哥特人惨败,只得向西逃窜至多瑙河。

例如从阿兰起源说来看。古罗马史学家马塞里努斯记载中的阿兰人,皆是身材高大,相貌漂亮,这就与匈人丑陋矮小的面貌形成鲜明的对比。

后来,哥特人又以德涅斯特河为界分为两部分:西哥特人和东哥特人。

后经罗马帝国皇帝的批准,东、西哥特人得以渡过多瑙河,进入到罗马帝国避难。此后,由于罗马帝国对哥特人残酷的压榨,逼迫哥特人又起兵反叛,公元378年,罗马帝国皇帝瓦连斯亲征哥特人,结果被哥特人杀死,帝国遭受到沉重打击。而此时的匈奴,由于占据了南俄罗斯大草原,暂时稳定了下来。

从嚈哒起源说来看,嚈哒人一直有白匈奴之称。中国史籍将嚈哒人的国度称为悦般国,这个国家位于中亚,中国史学家认为他们是北单于部众的后裔。然而,这种说法不过是中国人的误解。嚈哒人其实是大月氏和塞种人的后裔,他们曾经是匈奴帝国治下的异族,并非匈奴本部。德国汉学家夏德认为,中国史料所提到的嚈哒王忽倪,其实就是匈人国王阿提拉的幼子尔内克。然而,在阿提拉时期,匈人的势力并没有到达嚈哒地区,忽倪也绝不可能是尔内克。

西哥特人后来曾攻入罗马,劫掠之后留在了西罗马帝国境内。东哥特人由于在东欧,便成了匈人进入欧洲之后首先要面对的势力。

六、占据南俄罗斯草原后,匈奴人的活动

由于史料不详,为了解开匈人族源的问题,学者只能把希望寄托于现考古。20世纪40年代,苏联考古学家曾对一处匈人墓葬进行发掘,发现墓主具有明显的高加索人特征。然而从中国的史料来看,匈奴人具有明显的黄种人特征,这点和后来的鲜卑族大不一样。而且从霍去病墓前“马踏匈奴”的雕塑来看,匈奴人也的确是黄种人。从这里看,匈人和匈奴人在人种上,已经有些对不上。然而也有学者说,匈奴是个多民族、多人种混杂的部落联合体,有高加索种的人其实并不奇怪。况且匈奴西迁,难免与当地人民混血,有高加索种人的特征,也是说得过去的。由于匈奴多人种的特性,所以很难用检测DNA的手段判断匈人的族源。

图片 6

在打败哥特人,占据南俄罗斯草原后,匈奴人得以休整,人口开始急剧增加,同时,小部分的匈奴骑兵仍然在骚扰临国:一股匈奴骑兵渡过了多瑙河,与哥特人一起骚扰罗马帝国;另一股匈奴人,于公元384年进攻美索不达米亚,攻占了爱德沙城;还有一股匈奴人于396年,侵入了萨珊波斯帝国。整体而言,匈奴人这段时期,基本是以在南俄罗斯草原休整为主,为下一步的大规模入侵积蓄力量。

所以,无论从史料还是考古,都无法断定匈人和匈奴人的联系,无法形成文献与考古资料相结合的二重证据链。然而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政权组织,还是社会风俗,亦或是文化艺术,匈人和匈奴人都有极大的差异。虽然不能完全排除匈奴和匈人的联系,但是无论在国际海事国内,“匈奴和匈人同源说”越来越站不住脚,匈人起源于匈奴人的可能性非常小

如此以来,罗马帝国、法兰克人、东西哥特人便是匈人进入欧洲之后要面对的四大势力。

图片 7

图片 8

3、东罗马帝国向匈人纳贡称臣

七、匈奴乌尔丁大单于的活动

罗马人真的被匈人所击败?

公元375年,匈人轻取东哥特王国,之后又大败西哥特人,进入罗马帝国的北方。

395年,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罗马,而此时的匈奴正处于乌尔丁大单于的统治。乌尔丁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他曾对东罗马帝国色雷斯省总督说过,凡是太阳能照射到的地方,只要他愿意,他都能征服。公元400年,匈奴在乌尔丁大单于领导下,又开始向西大规模入侵,一举夺得了整个多瑙河盆地,并一度攻入了意大利,这一事件的连锁反应就是逼迫多瑙河流域的各部族为躲避匈奴人,只得向西罗马腹地进军,公元410年,西哥特人攻陷了西罗马帝国的首都罗马,西罗马帝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然而乌尔丁大单于的宏图大志还未实现就一命呜呼了,公元408年,乌尔丁率军骚扰东罗马帝国,在抢得大量财物准备撤退时,遭罗马人的袭击,乌尔丁大单于就这样战死在沙场。

从上文我们可以得知,匈人与匈奴人很可能不是一回事。但是有人又要问了,汉朝和罗马同时遭遇游牧民族的入侵。汉朝顶住了野蛮人的进攻,并将之逐向远方;而罗马却被匈人打败,并亡于野蛮民族之手。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公元395年,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分,直面匈人的便是东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的北方边界有多瑙河这一天然屏障,但依然无法阻挡匈人的不断南下。

八、匈奴帝国的建立

首先,我们从罗马来看。所谓亡于蛮族的罗马,主要指的是西罗马帝国。而灭亡他们的,主要是以哥特人为首的日耳曼人,而非匈人。哥特人本生活于黑海沿岸,从事农耕活动。匈人自东方出现后,首先征服了临近哥特人的阿兰人。随后,他们又和阿兰人一起,赶走了哥特人。

公元443年,阿提拉围攻君士坦丁堡,东罗马大军全军覆没。

在疆土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以匈牙利平原为统治中心的匈奴帝国,在奥克塔尔大单于时已基本建立起来,单于王庭稳定在今天匈牙利的布达佩斯附近,这个军事帝国成为东、西两个罗马帝国最严重的威胁。乌尔丁大单于死后,匈奴帝国沉寂了一段时间,而在奥克塔尔大单于率领下,匈奴帝国又开始兴盛起来,奥克塔尔死后,他的兄弟卢加继承了王位。卢加大单于在公元422年和426年两次蹂躏东罗马帝国的色雷斯和马其顿,逼迫东罗马帝国皇帝向匈奴帝国年贡350磅黄金,此后,东罗马帝国又被迫在边境向匈奴帝国开放互市,来确保边境的安宁,匈奴人的荣耀终于在西方找了回来。

哥特人在匈人的压迫下,被迫西迁。西哥特人进入西、东两个罗马帝国的领地,请求罗马人的收留。当时的罗马正好缺兵少将,于是将哥特人作为炮灰留在国境内。然而,罗马人肆意地虐待西哥特人,终于引发了他们的反抗。在决定性的阿德里安堡会战中,西哥特的骑兵击溃了罗马军团,从此罗马帝国走向了衰亡之路,日耳曼人像潮水一样涌入罗马的国土。

图片 9

九、阿提拉大单于统治的确立

对于罗马帝国来说,远在东方的匈人并非心腹大患。因为,他们社会结构松散,处于分裂状态。虽然他们会掠夺边境,但是对坚固的城市并不能构成威胁。然而,当成长于罗马的匈人国王阿提拉一统匈人各部后,匈人才真正成为罗马的大敌。

为了换取和平,东罗马帝国采取了和我国的宋朝一样的方式,用金钱来换和平。同时,东罗马帝国也希望匈人的攻击方向能够转向东方的萨珊波斯和西方的西罗马帝国。

434年,卢加单于去世,他的两个侄儿阿提拉和布列达共同继承王位,各掌管一部分领土。两位单于即位不久,便发动了对东罗马帝国的战争,要求东罗马皇帝交出匈奴的叛逆,还要年贡翻番,由350磅黄金上涨到700磅黄金,东罗马皇帝受武力胁迫,只得答应。445年,布列达单于神秘的遇刺身亡,阿提拉成为匈奴帝国唯一的大单于。阿提拉更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在他的率领下,整个欧洲都沉浸在对匈奴的恐惧之中,匈奴帝国的鼎盛时期来到了。

阿提拉的匈人帝国首先进攻东罗马帝国,并且一路推进到君士坦丁堡城下。由于匈人缺乏攻城武器,无法攻破城墙坚固的君士坦丁堡。于是两者便签订了“和平条约“,东罗马用巨额黄金向匈人购买和平。此后,阿提拉又降服了日耳曼诸族,形成了横跨欧亚的巨大帝国。

既然东罗马帝国已经臣服,而东方的波斯人又非匈人的攻击方向,于是下一个扩张方向便是继续向西,而在那里等待的便是以法兰克人、西哥特人为主的日耳曼人。

十、鼎盛时期的匈奴帝国

公元450年,阿提拉将注意力转向西方,他纠集阿兰、勃艮第、萨克森等属国的士兵,开始对西罗马帝国发动猛攻。阿提拉纠集五十万士兵(显然有水分),一路打到比利时。为了对抗匈人,西罗马帝国也组织了一支将近六十万人的部队。两军在高卢的沙隆展开决战,阿提拉大败亏输,几乎要自杀。在这次进攻后,匈人帝国似乎没有陷入颓势。公元452年,阿提拉率军攻入意大利,兵锋直指罗马。然而匈人军队在波河北岸停了下来,不久便撤回了自己领土。至于阿提拉为何会撤军?这仍是个千古之谜。公元453年,阿提拉在婚礼上暴毙。这位帝王一死,匈人帝国立即分崩离析,恢复到以前分裂的状态。从此以后,匈人就不再是罗马以及日耳曼诸族的威胁,其属下民族也纷纷独立。

4、日耳曼人与罗马帝国联手击败阿提拉

阿提拉大单于独自掌权后,马上就发动了大规模的战争,不过战争的矛头却指向了北欧和东欧。在北欧和东欧,盎格鲁撒克逊人为躲避匈奴人,逃亡到英伦三岛,而许多日耳曼和斯拉夫人的部族战败,纷纷向匈奴投降。在巩固了东方和北方后,阿提拉大单于在447年大举进犯东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军队接连战败,匈奴的骑兵一直深入到达达尼尔海峡和希腊的温泉关,严重威胁到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安全,东罗马帝国皇帝被迫求和,双方在448年签定和约,东罗马除了马上向匈奴支付赔款6000镑黄金,年贡也由700磅黄金涨到2100磅黄金。至此,匈奴帝国的疆域东到里海,北到北海,西到莱茵河,南到阿尔卑斯山,盛极一时。而东罗马帝国经过匈奴的长期劫掠和年贡的沉重负担,财富已基本耗尽,于是,阿提拉大单于又将目光投向了西罗马帝国。

所以说,无论是东罗马帝国还是西罗马帝国,都没有被匈人所灭亡。匈人曾给罗马造成很大麻烦,但持续时间不过五年,和阿提拉统一匈人国度的时间相吻合。况且,罗马人在沙隆这场决定性的会战中,最终击败了阿提拉。而阿提拉的继承者,也在东罗马帝国的外交军事政策下俯首称臣。阿提拉的一个儿子还被东罗马人斩去头颅,被挂在君士坦丁堡竞技场上示众。可以说,罗马与匈人的战争,罗马并没有输,匈人所造成的破坏也十分有限。真正对罗马有威胁的,其实是从事农耕的哥特等日耳曼蛮族,而绝不是匈人。

公元434年,阿提拉和他的哥哥布莱达继承了匈人帝国,两年后,阿提拉杀死布莱达,成为帝国唯一的主人。

十一、阿提拉的高卢战记

罗马人没有败给游牧民族,而中原政权倒是先败了。北匈奴虽然西逃,但是他们的同族南匈奴却留在了中原。东汉大乱后,中原人口空虚,鲜卑、羌、氐、羯等胡人纷纷迁入。关中之地,戎狄人口甚至占了一半。西晋末年,中原发生了八王之乱,南匈奴贵族刘渊趁势而起,并于308年称帝。公元313年,南匈奴军队攻破晋朝首都洛阳,并俘虏了晋怀帝。西罗马帝国还在苟延残喘,中原王朝倒是先亡于游牧民族之手,被迫“衣冠南渡”,偏安于淮河以南。

阿提拉在位时期,是匈人帝国版图最盛之时,东起自咸海,西至大西洋海岸;南起自多瑙河,北至波罗的海。

450年,阿提拉大单于在完成了对东、北、南的征服后,将矛头指向了西罗马帝国。该年,阿提拉派使者来到罗马,要求娶西罗马皇帝的妹妹荷诺利亚公主为妻,并要求西罗马帝国拿一半的国土作为嫁妆。如此过分和羞辱的要求,自然遭到西罗马皇帝的拒绝,于是阿提拉大单于以此为借口发动了对西罗马的战争。当年,阿提拉集结了大批匈奴战士以及被征服民族的仆从军,号称50万,渡过莱茵河,向西罗马的高卢发动进攻。高卢的城市就如同草原上猎物一样,被匈奴人一个接一个地摧毁,最终匈奴军主力又围攻高卢重镇奥尔良。此时,面对共同的敌人,西罗马人和西哥特人暂时放下他们的争斗,组成联军来救援奥尔良。面对联军,阿提拉放弃了对奥尔良的围攻,开始机动迂回,寻机与敌决战。公元451年6月20日,阿提拉的匈奴大军与西罗马、西哥特联军,在今天的巴黎市郊展开了大决战。战斗打得非常惨烈,仅过了一天,双方战死者就达15万人,最终,西哥特国王战死,余部也撤离战场,而匈奴也损失惨重,无力再进攻,只得退回莱茵河,重新积聚力量。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中国对于匈人的想象源于民族自卑感

为了对抗阿提拉,昔日的对手联合了起来,罗马帝国使日耳曼人相信唇亡齿寒,罗马人战败后日耳曼人同样无法独善其身。

十二、上帝之鞭对西罗马的惩罚

中国之所以对匈人和匈奴人的关系念念不忘,完全在于近代以来,中国对于列强的屈辱史。在西方白种人强势的武力之下,中国人节节败退,产生了一种“白人不可战胜”的挫败感。当中国发现匈人横行欧洲,并把西方人的祖先打得落花流水之后,就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民族自豪感。所以在潜意识里,一些中国人往往会扭曲历史事实。不假思索地断定匈人即是匈奴人;同时又不问史料,认为罗马是被匈人所消灭。这种种怪像,都是民族自卑感在作祟,是对现实没有信心的表现,所以他们将情感寄托于古代祖先,从而获得这种虚妄的慰藉。

与罗马帝国联手的是西哥特人和法兰克人,而与匈人联手的是东哥特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

452年,得到休整的匈奴帝国再次发动了对西罗马的战争,被称做“上帝之鞭”的阿提拉开始了对西罗马的惩罚。阿提拉率领的匈奴军队翻过了阿尔卑斯山,攻入了意大利。意大利北部地区遭到了匈奴人疯狂的攻击,北部所有的城市都被匈奴人摧毁。此后,匈奴人攻占了重镇阿奎莱亚,挥师直捣帝国的首都罗马城。西罗马皇帝万分惊恐,只得派罗马教皇利奥一世与匈奴人议和。此时,匈奴军中突发瘟疫,而东罗马帝国的援军也快到达罗马城,因此,阿提拉便答应议和,但在撤军前仍扬言,如果西罗马皇帝不把他的妹妹荷诺利亚公主送到匈奴,他还会来攻打西罗马。就这样,罗马人眼睁睁地看着匈奴人满载着抢夺来的财物扬长而去,只留下意大利北部的一片废墟。

在民族自卑感的作祟下,被北魏击败的柔然人,被唐朝击败突厥人,以及横扫欧亚的蒙古人,都成了部分中国人缓解自己民族自卑感的对象。前者可能与阿瓦尔人有联系,给欧洲人造成很大破坏;而后者曾横行于中东和东南欧,灭亡了曾经强大的东罗马帝国。而蒙古人的成吉思汗,更是成为许多中国人心中“痛打白种人”的黄种英雄。现在我们的国家,与积贫积弱的旧中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就国力而言,中国已经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国。然而许多中国人的自信心,并没有随着国力的提升而提升,相反仍抱有旧日的弱国心态,对于富裕、强大的西方仍有自卑感。而这就是“匈人即是匈奴人”这种缺乏历史依据的说法,仍能在中国大行其道的原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公元451年,阿提拉与罗马和西哥特联军大战于今法国巴黎东部的沙隆,史称“沙隆之战”。

十三、阿提拉神秘的死亡与匈奴帝国的瓦解

责任编辑:

这一战,是欧洲历史上最具决定性的战役之一,领导罗马联军是被称为“最后的罗马人”的名将埃裘斯。

453年,阿提拉大单于又娶了一名少女为妃,然而在新婚之夜,阿提拉却神秘地死在了婚床上。阿提拉死后,他的儿子们为争夺大单于之位,打起了内战,匈奴帝国在瞬间瓦解崩溃了。匈奴帝国的内战,给了被奴役民族以机会,454年,东哥特、吉皮底人组成联军,在匈牙利打败了匈奴,从此,匈奴人被迫又退回了南俄罗斯草原。在461年,阿提拉的一个儿子妄图重建匈奴帝国,发动了对多瑙河流域的东哥特人战争,遭到失败。468年,他又发动了对东罗马帝国的战争,结果自己战死沙场,从此匈奴人逐渐沉寂了下去,直至被历史彻底遗忘。

图片 13

后记

此战双方均损失惨重,西哥特王狄奥多里克一世战死,而匈人最终战败被赶到了莱茵河以东。

匈奴帝国崩溃不久,深受匈奴摧残以及匈奴引发的蛮族西迁影响的西罗马帝国也彻底走向了绝路,公元476年,日耳曼雇佣军攻占了罗马城,末代皇帝、6岁的罗慕洛被俘虏,西罗马帝国自此灭亡,标志着欧洲封建时代的开始。

而埃裘斯在最后放了阿提拉一马,并非仁慈,而是阿提拉和匈人的存在方能制衡日耳曼人,如果阿提拉死了,接下来威胁罗马的便是日耳曼人了。

可是两年后,阿提拉还是死了。

公元453年,阿提拉迎娶了一位日耳曼的新娘,婚宴上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众人进得新房,发现阿提拉血管爆裂,倒在血泊中气绝身亡,而他的新娘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上帝之鞭”的死都这么与众不同,但不管怎样,阿提拉死后,帝国便分崩离析,欧洲人头上巨大的阴影就此消除。

以人名命名的帝国往往骤兴骤衰,比如阿提拉帝国,比如亚历山大帝国,比如帖木儿帝国。

5、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的西欧,谁是最终的胜利者?

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的日耳曼雇佣军首领奥多亚克废除了帝国皇帝,并自立为意大利国王,西罗马帝国亡。

西罗马帝国灭亡前后,日耳曼人在西欧和北非建立了一个个日耳曼王国。

图片 14

法兰克人在今日的法国建立法兰克王国

西哥特人在今日的西班牙建立西哥特王国

东哥特人在今日的意大利建立东哥特王国

汪达尔人、阿兰人在北非建立汪达尔王国

勃艮第人进入高卢东南部的罗纳河流域建立勃艮第王国

盎格鲁撒克逊人进入大不列颠建立了最初的英格兰王国——七国时代

匈人、日耳曼人、罗马帝国角逐,最终日耳曼人胜出,匈人出局最早,西罗马帝国永远消失在了历史的风烟中。

日耳曼人的政权中,至公元552年,汪达尔王国、东哥特王国、西哥特王国均亡于东罗马帝国查士丁尼大帝之手。

因此,日耳曼政权中最后的胜者是法兰克人,至公元800年,查理曼使法兰克王国的版图达到最大,史称“查理曼帝国”,而查理曼帝国奠定了今日德国、法国、意大利的基础,查理曼本人也被称为“欧洲之父”。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