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万历皇帝的48年

作者:世界史

萨尔浒之战败了之后,敲响了万历的丧钟,成了他眼角最后憾恨的泪水。他再也没有力气去唤起天下跟着他大战一场了,连朝廷上下也开始忙着张罗太子要登基的事宜。虽然女真的肆虐让万历心里很是痛苦焦虑,但这个只能加速他的消耗。万历四十八年七月,这个充满争议色彩的皇帝终于驾崩了,享年五十八岁。

万历皇帝的执政岁月:如何评价万历皇帝的48年?

萨尔浒之战败了之后,敲响了万历的丧钟,成了他眼角最后憾恨的泪水。* S6 @: b5 @: D* K( N# x* m( g* Z$ F8 C8 @% h, L他再也没有力气去唤起天下跟着他大战一场了,连朝廷上下也开始忙着张罗太子要登基的事宜。虽然女真的肆虐让万历心里很是痛苦焦虑,但这个只能加速他的消耗。万历四十八年七月,这个充满争议色彩的皇帝终于驾崩了,享年五十八岁。! ~; w- Lt& B6 Z; k; e( J' @; K# k0 D3 l万历如愿以偿地睡进了他一丝不苟地修建了几十年之久的定陵,成为他朱氏一行天子里,陵寝最为奢华的一位。要说这个懒惰的皇帝,对自己是真心不错,毫不马虎地给自己准备身后的处所,他活着有一半精力是给自己准备怎么更舒服地去死。但是要说他为他的江山,赶不上对自己四分之一好,一辈子都由着性子来,五十年也没长出来承担责任的肩膀。他给儿子留下的,是堆积如山的外患,是冗杂沉重的军费,是怨气冲天的百姓,是空空如也的国库,还有凋敝废弛的官僚政治,和一个虎视眈眈的努尔哈赤。这个自私随性的家伙,应该和法国的路易十五很谈得来吧——“我死以后哪怕洪水滔天。”E* I3 L6 ]5 x4 D! h# d4 ]: v* Z1 }3 H! Z; B) P/ x他的随性,让废弛的废弛,而关注的却会得到成功。比如,“万历三大征”的战争。8 l% W, G- G7 O ~& {# A& F W2 ]7 I' m: ~# w那该是明神宗一生最闪亮的自豪吧。他的散漫之外我们不能忽略这个皇帝可称“伟大”的作为。三大征打赢了,边事就宁静了,虽然花了很多力气很多钱,但保住的是国家和民族,有人说是这三场战争拖垮了明朝,在女真兴起辽东时再也打不动了,所以断送了朱姓江山,但是此时用光力气是为了打跑日本人,经此一役,令日本三百年不敢贸然犯边。而趁此空虚灭明入关的满清政府,三百年后的甲午战争,却再也没有了万历“虽强必戮”的坚强。当这个取而代之的政权用台湾和琉球换来日本撤军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他们笔下的正史中这个“亡国之君”面对日本入侵,是怎么表现的呢?* i" Y7 i6 x- o! o% w$ Ea1 O) b" a& q8 D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做皇帝的,长了一副好头脑,接了一身好衣钵,受了一番好教导,却实在没有发展好他应该发展的,没有对得起所有人对他的美好希冀。概括来说,就是他身上从头缺到尾的责任感和上进心,也许是被官僚系统逼的吧,不是连汉武帝都起过“放弃朝政,歌舞酒肉享乐去也”的念头吗,然而汉武帝只是愤而发泄,万历却认真去贯彻落实了,做人都不能凡事纵容随心,何况是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呢。天下多少人都在骂他,他已经全然不在乎,只是留存着某个角落还时不时提醒自己一句,你还有个国家。万历的一生似乎都是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日子当中度过的,) U7 A9 c' X, `* A' y$ r( R3 F9 r. 8 {% g( t: y$ @他抛下一切逍遥的后果,就是他们朱氏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正在慢慢地移向万丈深渊,他带着这个熠熠发光的朝代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不爱他的子民,不爱他的臣属。他的民间像是有默契一样,灾荒人祸不断,自然灾害和世界末日到来前夕似的,一串接一串。在最需要强有力的中央时,万历的团队只有用日渐腐败和废话连篇对待受灾的百姓,当时又正值经济转折,可能发生社会转型之初,他也没有合理的应对措施来迎接这个新的时代。当蠢蠢欲动的边境要问鼎中原时,他已经没有力气再保护那脆弱的国门了。他把数不清的麻烦留给他的子孙,他也用这些麻烦画就了大明的日落图。* d1 ` v& q( t0 J0 c" u9 ^. D6 U7 Z" c. |A3 [. d3 J这个君王,控制了执政以来的基本平衡局面,他,有能力。/ e8 ?& l# i/ T9 E7 B3 S$ t2 e5 ~9 j这个君王,却没有担当起掌舵天下的重任,他,不称职。1 d: G7 o) S, ?. B }4 `) C8 e9 / J* m; F2 U@这个君王,也折腾得他祖宗传下来的天下走向悬崖,他,太荒唐。& l3 J8 U6 B) {: }( |. `" z/ Z' [5 y, y$ D8 V( d4 y他是一个“荒淫怠政”的“圣明君主”,一路上我们都在探讨他,看他的腹黑深不可测,看他的贪婪无底深渊,看他的懒惰四体不勤,看他的精明运筹帷幄。我想给他一个最公允的评价,却发现写到这里已经无法再定义什么,定性什么,看到万历这个闪耀着复杂光辉的字眼,莫名地会掠过一丝别样的惋惜。最后让人觉得,这只是个很“真”的人,一个普通而可爱的平凡人,有着数不清的缺点,人们批他,却是因为他对不起头上“明神宗”的皇冠。话又说回来,皇帝这个职业,也实在是太难做了,自古以来那么多干这一行的,有几个是像模像样的呢?我们不如在最后把神宗放下来,用朱翊钧的身份再做一次对话。, : b# e9 ~8 Z1 U- m. ZZ5 C, ! p4 X2 T$ U万历的一生,应该是很累很累的吧,他没有朱棣那样对王位饱满的热爱,也没有正德游龙戏凤朔北江南的玩乐性质,他一直都呆在金碧辉煌的帝都小圈圈里,辗转反侧,思来想去。不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更像个和大臣斗智斗勇的孩子。自私和贪婪,这个人性很常见的缺陷,在他的身上便会放大一万倍,变成荒唐怠政、横征暴敛的严重后果;而精明和强干,在他的发挥下也变成了华夏民族怒反侵略的代表。脱去了龙袍,才能卸下历史沉沉的定义,揭开一个真实的他。" U3 ( t( T6 x3 f6 p) x. o4 B. |6 u1 H% b- p4 @4 我们的故事,从定陵开始,也将从定陵结束。$ 7 F7 W/ `新萄京手机版,0 ~ n0 Y# h" h8 G. SG/ u* @2 m四十八年,像一场颠沛流离的梦,一路上仆仆风尘坎坷不断,终于闪着黯然的星火走到了尽头。再多的纷纷扰扰,也都化作世俗的繁芜了,再也不用翻开那些恼人的奏折,再也不用忍受天下人的嘲讽,再也不用处理无尽的国事了。在那一段,他的年号最后命名的时光。$ D# } M' b6 k8 C3 a: }2 e, E, b% h% ]& s6 @; u万历四十八年。七月二十一。" g5 B8 nW- f( B: E; h9 B* @0 n夕阳映透了天边,映透了定陵苍远的背景,映透了他曾经的天下,大明王朝。红得像血,却凉得骇人,这个在位时间最久,也最为传奇的君主,荡尽了一生的尘埃往事,是非成败转头空,只剩下他这身后深深长长的定陵,不见了什么怠政什么三大征,只见得没了白天的“明空”。

萨尔浒之战败了之后,敲响了万历的丧钟,成了他眼角最后憾恨的泪水。1 v1 ?* }; ]/ Z) Q @6 T- Y# j! _9 R N. W( C$ ?他再也没有力气去唤起天下跟着他大战一场了,连朝廷上下也开始忙着张罗太子要登基的事宜。虽然女真的肆虐让万历心里很是痛苦焦虑,但这个只能加速他的消耗。万历四十八年七月,这个充满争议色彩的皇帝终于驾崩了,享年五十八岁。6 ( X2 M Q/ r$ Q6 c! i' y5 e' W7 j万历如愿以偿地睡进了他一丝不苟地修建了几十年之久的定陵,成为他朱氏一行天子里,陵寝最为奢华的一位。要说这个懒惰的皇帝,对自己是真心不错,毫不马虎地给自己准备身后的处所,他活着有一半精力是给自己准备怎么更舒服地去死。但是要说他为他的江山,赶不上对自己四分之一好,一辈子都由着性子来,五十年也没长出来承担责任的肩膀。他给儿子留下的,是堆积如山的外患,是冗杂沉重的军费,是怨气冲天的百姓,是空空如也的国库,还有凋敝废弛的官僚政治,和一个虎视眈眈的努尔哈赤。这个自私随性的家伙,应该和法国的路易十五很谈得来吧——“我死以后哪怕洪水滔天。”, N* x |/ W( `! k# c3 o& N* B6 7 Y他的随性,让废弛的废弛,而关注的却会得到成功。比如,“万历三大征”的战争。; N- r- o' I" }& ua3 I2 o* ?*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R' p, y& e/ S. O1 B$ f那该是明神宗一生最闪亮的自豪吧。他的散漫之外我们不能忽略这个皇帝可称“伟大”的作为。三大征打赢了,边事就宁静了,虽然花了很多力气很多钱,但保住的是国家和民族,有人说是这三场战争拖垮了明朝,在女真兴起辽东时再也打不动了,所以断送了朱姓江山,但是此时用光力气是为了打跑日本人,经此一役,令日本三百年不敢贸然犯边。而趁此空虚灭明入关的满清政府,三百年后的甲午战争,却再也没有了万历“虽强必戮”的坚强。当这个取而代之的政权用台湾和琉球换来日本撤军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他们笔下的正史中这个“亡国之君”面对日本入侵,是怎么表现的呢?9 B' ~. l8 I* q9 G: @3 w& L% T4 `n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做皇帝的,长了一副好头脑,接了一身好衣钵,受了一番好教导,却实在没有发展好他应该发展的,没有对得起所有人对他的美好希冀。概括来说,就是他身上从头缺到尾的责任感和上进心,也许是被官僚系统逼的吧,不是连汉武帝都起过“放弃朝政,歌舞酒肉享乐去也”的念头吗,然而汉武帝只是愤而发泄,万历却认真去贯彻落实了,做人都不能凡事纵容随心,何况是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呢。天下多少人都在骂他,他已经全然不在乎,只是留存着某个角落还时不时提醒自己一句,你还有个国家。万历的一生似乎都是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日子当中度过的,* f, i4 i4 |: m3 q( R$ U& @/ z* b; Q) ~8 _他抛下一切逍遥的后果,就是他们朱氏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正在慢慢地移向万丈深渊,他带着这个熠熠发光的朝代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不爱他的子民,不爱他的臣属。他的民间像是有默契一样,灾荒人祸不断,自然灾害和世界末日到来前夕似的,一串接一串。在最需要强有力的中央时,万历的团队只有用日渐腐败和废话连篇对待受灾的百姓,当时又正值经济转折,可能发生社会转型之初,他也没有合理的应对措施来迎接这个新的时代。当蠢蠢欲动的边境要问鼎中原时,他已经没有力气再保护那脆弱的国门了。他把数不清的麻烦留给他的子孙,他也用这些麻烦画就了大明的日落图。: s/ b8 c( h8 g4 F- D: d4 q# i3 }* Z! | z( C6 }5 w4 K* Y这个君王,控制了执政以来的基本平衡局面,他,有能力。3 ]' U. F3 {' i2 E7 E, m% P6 ^* f' D0 }3 v) @1 z: w这个君王,却没有担当起掌舵天下的重任,他,不称职。$ yK$ b. w! _2 R8 h9 o; }/ P, D& X; H' Z2 l& {1 ]0 Q3 x这个君王,也折腾得他祖宗传下来的天下走向悬崖,他,太荒唐。 q- S1 @( c: O B& I, j1 g2 uq, K: @5 Qt他是一个“荒淫怠政”的“圣明君主”,一路上我们都在探讨他,看他的腹黑深不可测,看他的贪婪无底深渊,看他的懒惰四体不勤,看他的精明运筹帷幄。我想给他一个最公允的评价,却发现写到这里已经无法再定义什么,定性什么,看到万历这个闪耀着复杂光辉的字眼,莫名地会掠过一丝别样的惋惜。最后让人觉得,这只是个很“真”的人,一个普通而可爱的平凡人,有着数不清的缺点,人们批他,却是因为他对不起头上“明神宗”的皇冠。话又说回来,皇帝这个职业,也实在是太难做了,自古以来那么多干这一行的,有几个是像模像样的呢?我们不如在最后把神宗放下来,用朱翊钧的身份再做一次对话。% d5 w8 `/ H. _) a1 `2 D/ 5 P1 U; c0 E' J2 u万历的一生,应该是很累很累的吧,他没有朱棣那样对王位饱满的热爱,也没有正德游龙戏凤朔北江南的玩乐性质,他一直都呆在金碧辉煌的帝都小圈圈里,辗转反侧,思来想去。不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更像个和大臣斗智斗勇的孩子。自私和贪婪,这个人性很常见的缺陷,在他的身上便会放大一万倍,变成荒唐怠政、横征暴敛的严重后果;而精明和强干,在他的发挥下也变成了华夏民族怒反侵略的代表。脱去了龙袍,才能卸下历史沉沉的定义,揭开一个真实的他。' |4 z9 p# C7 s3 C/ V; i8 u7 F& Y, 5 B$ I2 e; ~2 lw9 a$ H, s" V% y我们的故事,从定陵开始,也将从定陵结束。; Z& w8 x0 H6 h6 W6 X5 p5 A8 B& E" ^4 Mv. _) _7 y, s0 H四十八年,像一场颠沛流离的梦,一路上仆仆风尘坎坷不断,终于闪着黯然的星火走到了尽头。再多的纷纷扰扰,也都化作世俗的繁芜了,再也不用翻开那些恼人的奏折,再也不用忍受天下人的嘲讽,再也不用处理无尽的国事了。在那一段,他的年号最后命名的时光。3 ]2 _* N2 l' w( h* J/ o; N- PA! l* ]& y6 B! [ [万历四十八年。七月二十一。% i* M( Q. k& p6 T6 V. v2 g' W& @' |# M8 D- g* P夕阳映透了天边,映透了定陵苍远的背景,映透了他曾经的天下,大明王朝。红得像血,却凉得骇人,这个在位时间最久,也最为传奇的君主,荡尽了一生的尘埃往事,是非成败转头空,只剩下他这身后深深长长的定陵,不见了什么怠政什么三大征,只见得没了白天的“明空”。

万历如愿以偿地睡进了他一丝不苟地修建了几十年之久的定陵,成为他朱氏一行天子里,陵寝最为奢华的一位。要说这个懒惰的皇帝,对自己是真心不错,毫不马虎地给自己准备身后的处所,他活着有一半精力是给自己准备怎么更舒服地去死。但是要说他为他的江山,赶不上对自己四分之一好,一辈子都由着性子来,五十年也没长出来承担责任的肩膀。他给儿子留下的,是堆积如山的外患,是冗杂沉重的军费,是怨气冲天的百姓,是空空如也的国库,还有凋敝废弛的官僚政治,和一个虎视眈眈的努尔哈赤。这个自私随性的家伙,应该和法国的路易十五很谈得来吧——“我死以后哪怕洪水滔天。”

萨尔浒之战败了之后,敲响了万历的丧钟,成了他眼角最后憾恨的泪水。他再也没有力气去唤起天下跟着他大战一场了,连朝廷上下也开始忙着张罗太子要登基的事宜。虽然女真的肆虐让万历心里很是痛苦焦虑,但这个只能加速他的消耗。万历四十八年七月,这个充满争议色彩的皇帝终于驾崩了,享年五十八岁。

他的随性,让废弛的废弛,而关注的却会得到成功。比如,“万历三大征”的战争。那该是明神宗一生最闪亮的自豪吧。他的散漫之外我们不能忽略这个皇帝可称“伟大”的作为。三大征打赢了,边事就宁静了,虽然花了很多力气很多钱,但保住的是国家和民族,有人说是这三场战争拖垮了明朝,在女真兴起辽东时再也打不动了,所以断送了朱姓江山,但是此时用光力气是为了打跑日本人,经此一役,令日本三百年不敢贸然犯边。而趁此空虚灭明入关的满清政府,三百年后的甲午战争,却再也没有了万历“虽强必戮”的坚强。当这个取而代之的政权用台湾和琉球换来日本撤军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他们笔下的正史中这个“亡国之君”面对日本入侵,是怎么表现的呢?

万历如愿以偿地睡进了他一丝不苟地修建了几十年之久的定陵,成为他朱氏一行天子里,陵寝最为奢华的一位。要说这个懒惰的皇帝,对自己是真心不错,毫不马虎地给自己准备身后的处所,他活着有一半精力是给自己准备怎么更舒服地去死。但是要说他为他的江山,赶不上对自己四分之一好,一辈子都由著性子来,五十年也没长出来承担责任的肩膀。他给儿子留下的,是堆积如山的外患,是冗杂沉重的军费,是怨气冲天的百姓,是空空如也的国库,还有凋敝废弛的官僚政治,和一个虎视眈眈的努尔哈赤。这个自私随性的家伙,应该和法国的路易十五很谈得来吧——「我死以后哪怕洪水滔天。」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做皇帝的,长了一副好头脑,接了一身好衣钵,受了一番好教导,却实在没有发展好他应该发展的,没有对得起所有人对他的美好希冀。概括来说,就是他身上从头缺到尾的责任感和上进心,也许是被官僚系统逼的吧,不是连汉武帝都起过“放弃朝政,歌舞酒肉享乐去也”的念头吗,然而汉武帝只是愤而发泄,万历却认真去贯彻落实了,做人都不能凡事纵容随心,何况是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呢。天下多少人都在骂他,他已经全然不在乎,只是留存着某个角落还时不时提醒自己一句,你还有个国家。万历的一生似乎都是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日子当中度过的。

他的随性,让废弛的废弛,而关注的却会得到成功。比如,「万历三大征」的战争。那该是明神宗一生最闪亮的自豪吧。他的散漫之外我们不能忽略这个皇帝可称「伟大」的作为。三大征打赢了,边事就宁静了,虽然花了很多力气很多钱,但保住的是国家和民族,有人说是这三场战争拖垮了明朝,在女真兴起辽东时再也打不动了,所以断送了朱姓江山,但是此时用光力气是为了打跑日本人,经此一役,令日本三百年不敢贸然犯边。而趁此空虚灭明入关的满清政府,三百年后的甲午战争,却再也没有了万历「虽强必戮」的坚强。当这个取而代之的政权用台湾和琉球换来日本撤军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他们笔下的正史中这个「亡国之君」面对日本入侵,是怎么表现的呢?

他抛下一切逍遥的后果,就是他们朱氏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正在慢慢地移向万丈深渊,他带着这个熠熠发光的朝代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不爱他的子民,不爱他的臣属。他的民间像是有默契一样,灾荒人祸不断,自然灾害和世界末日到来前夕似的,一串接一串。在最需要强有力的中央时,万历的团队只有用日渐腐败和废话连篇对待受灾的百姓,当时又正值经济转折,可能发生社会转型之初,他也没有合理的应对措施来迎接这个新的时代。当蠢蠢欲动的边境要问鼎中原时,他已经没有力气再保护那脆弱的国门了。他把数不清的麻烦留给他的子孙,他也用这些麻烦画就了大明的日落图。这个君王,控制了执政以来的基本平衡局面,他,有能力。这个君王,却没有担当起掌舵天下的重任,他,不称职。这个君王,也折腾得他祖宗传下来的天下走向悬崖,他,太荒唐。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做皇帝的,长了一副好头脑,接了一身好衣钵,受了一番好教导,却实在没有发展好他应该发展的,没有对得起所有人对他的美好希冀。概括来说,就是他身上从头缺到尾的责任感和上进心,也许是被官僚系统逼的吧,不是连汉武帝都起过「放弃朝政,歌舞酒肉享乐去也」的念头吗,然而汉武帝只是愤而发泄,万历却认真去贯彻落实了,做人都不能凡事纵容随心,何况是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呢。天下多少人都在骂他,他已经全然不在乎,只是留存着某个角落还时不时提醒自己一句,你还有个国家。万历的一生似乎都是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日子当中度过的。

他是一个“荒淫怠政”的“圣明君主”,一路上我们都在探讨他,看他的腹黑深不可测,看他的贪婪无底深渊,看他的懒惰四体不勤,看他的精明运筹帷幄。我想给他一个最公允的评价,却发现写到这里已经无法再定义什么,定性什么,看到万历这个闪耀着复杂光辉的字眼,莫名地会掠过一丝别样的惋惜。最后让人觉得,这只是个很“真”的人,一个普通而可爱的平凡人,有着数不清的缺点,人们批他,却是因为他对不起头上“明神宗”的皇冠。话又说回来,皇帝这个职业,也实在是太难做了,自古以来那么多干这一行的,有几个是像模像样的呢?我们不如在最后把神宗放下来,用朱翊钧的身份再做一次对话。万历的一生,应该是很累很累的吧,他没有朱棣那样对王位饱满的热爱,也没有正德游龙戏凤朔北江南的玩乐性质,他一直都呆在金碧辉煌的帝都小圈圈里,辗转反侧,思来想去。不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更像个和大臣斗智斗勇的孩子。自私和贪婪,这个人性很常见的缺陷,在他的身上便会放大一万倍,变成荒唐怠政、横征暴敛的严重后果;而精明和强干,在他的发挥下也变成了华夏民族怒反侵略的代表。脱去了龙袍,才能卸下历史沉沉的定义,揭开一个真实的他。

他抛下一切逍遥的后果,就是他们朱氏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正在慢慢地移向万丈深渊,他带着这个熠熠发光的朝代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不爱他的子民,不爱他的臣属。他的民间像是有默契一样,灾荒人祸不断,自然灾害和世界末日到来前夕似的,一串接一串。在最需要强有力的中央时,万历的团队只有用日渐腐败和废话连篇对待受灾的百姓,当时又正值经济转折,可能发生社会转型之初,他也没有合理的应对措施来迎接这个新的时代。当蠢蠢欲动的边境要问鼎中原时,他已经没有力气再保护那脆弱的国门了。他把数不清的麻烦留给他的子孙,他也用这些麻烦画就了大明的日落图。这个君王,控制了执政以来的基本平衡局面,他,有能力。这个君王,却没有担当起掌舵天下的重任,他,不称职。这个君王,也折腾得他祖宗传下来的天下走向悬崖,他,太荒唐。

我们的故事,从定陵开始,也将从定陵结束。四十八年,像一场颠沛流离的梦,一路上仆仆风尘坎坷不断,终于闪着黯然的星火走到了尽头。再多的纷纷扰扰,也都化作世俗的繁芜了,再也不用翻开那些恼人的奏折,再也不用忍受天下人的嘲讽,再也不用处理无尽的国事了。在那一段,他的年号最后命名的时光。万历四十八年。七月二十一。夕阳映透了天边,映透了定陵苍远的背景,映透了他曾经的天下,大明王朝。红得像血,却凉得骇人,这个在位时间最久,也最为传奇的君主,荡尽了一生的尘埃往事,是非成败转头空,只剩下他这身后深深长长的定陵,不见了什么怠政什么三大征,只见得没了白天的“明空”。

他是一个「荒淫怠政」的「圣明君主」,一路上我们都在探讨他,看他的腹黑深不可测,看他的贪婪无底深渊,看他的懒惰四体不勤,看他的精明运筹帷幄。我想给他一个最公允的评价,却发现写到这里已经无法再定义什么,定性什么,看到万历这个闪耀着复杂光辉的字眼,莫名地会掠过一丝别样的惋惜。最后让人觉得,这只是个很「真」的人,一个普通而可爱的平凡人,有着数不清的缺点,人们批他,却是因为他对不起头上「明神宗」的皇冠。话又说回来,皇帝这个职业,也实在是太难做了,自古以来那么多干这一行的,有几个是像模像样的呢?我们不如在最后把神宗放下来,用朱翊钧的身份再做一次对话。万历的一生,应该是很累很累的吧,他没有朱棣那样对王位饱满的热爱,也没有正德游龙戏凤朔北江南的玩乐性质,他一直都呆在金碧辉煌的帝都小圈圈里,辗转反侧,思来想去。不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更像个和大臣斗智斗勇的孩子。自私和贪婪,这个人性很常见的缺陷,在他的身上便会放大一万倍,变成荒唐怠政、横征暴敛的严重后果;而精明和强干,在他的发挥下也变成了华夏民族怒反侵略的代表。脱去了龙袍,才能卸下历史沉沉的定义,揭开一个真实的他。

我们的故事,从定陵开始,也将从定陵结束。四十八年,像一场颠沛流离的梦,一路上仆仆风尘坎坷不断,终于闪着黯然的星火走到了尽头。再多的纷纷扰扰,也都化作世俗的繁芜了,再也不用翻开那些恼人的奏折,再也不用忍受天下人的嘲讽,再也不用处理无尽的国事了。在那一段,他的年号最后命名的时光。万历四十八年。七月二十一。夕阳映透了天边,映透了定陵苍远的背景,映透了他曾经的天下,大明王朝。红得像血,却凉得骇人,这个在位时间最久,也最为传奇的君主,荡尽了一生的尘埃往事,是非成败转头空,只剩下他这身后深深长长的定陵,不见了什么怠政什么三大征,只见得没了白天的「明空」。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