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古长安的,拆迁动态

作者:风俗习惯

原标题:【拆迁动态】灵沼街道大丰村十组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公布

​翻开历史典籍,经常可以看到“三池”、三灵”,以及“三原”的说法,尤其对古长安而言,它们的存在如同神秘而又充满魅力的地理印记,虽过去了数千年,却依然令人神往。

​翻开历史典籍,经常可以看到“三池”、三灵”,以及“三原”的说法,尤其对古长安而言,它们的存在如同神秘而又充满魅力的地理印记,虽过去了数千年,却依然令人神往。

丰京和镐京,是我国最古老的“双子城”,他们建筑于西周,就坐落在古沣河的两岸。
发源于秦岭丰谷的沣河,是“长安八水”中水量最为丰沛的一条河;她流经西安市鄠邑、长安两区,在今天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的北部注入渭河;关于这条河,在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记述颇多,如著名的《关雎》、《蒹葭》篇,其内容据说就发生在沣水两岸;今天,或许透过唐代诗人韦应物的《观沣水涨》一诗,还能一窥她昔日的景象——
夏雨万壑凑,沣涨暮浑浑。草木盈川谷,澶漫一平吞。
槎梗方瀰泛,涛沫亦洪翻。北来注泾渭,所过无安源。
云岭同昏黑,观望悸心魂。舟人空敛棹,风波正自奔。
可见,一千多年前的沣河,不仅河面宽阔,草木茂盛,而且水势汹涌,泛舟行船,往来自如。而更远的西周,河水应该更大。史载,周文王灭崇后,便将国都由周原迁来,在河西岸建起了新都丰京;到周武王时期,新的行政中心——镐京又在河东建成。镐京旁边,当时还有一条滈水,滈水曾在隋代修永安渠时被引入长安,并在唐时一度被导入昆明池,可由于昆明池的逐渐干涸,它最终还是消失了。
所幸沣河一直汤汤不息,流淌到了今天。从考古发掘看,地处沣河两岸的丰、镐二京,是我国最古老的“双子城”,就位于今天西咸新区马王与斗门街办一带,近17平方公里的遗址总面积,说明它们在当时,已经属于超大型的城市了。
“古人很早就知道人类生活要依从于自然,无论建设房屋、村落、还是城镇,河流是首选的因素,因为水源的丰富程度以及水量的大小,决定着生活能否持续,影响到城市能否长久繁荣;如世界上的几大古都,无一不是依赖着长期的、具有丰沛水量的河流而存在久远。”曾对西周、秦汉历史有过深入研究的汉中市文管会副主任李晔指出,就像河姆渡遗址,西安的半坡遗址,都是居于水边或河口,“水是核心,是一座城市的保障”。
事实上,丰京、镐京之所以被人们习惯的称为“丰镐”,是因为无论在建城时间上,还是在地理空间上,她们都堪为一体。丰京建成后,由于现实需要,公元前1048年左右,周武王又以“考卜维天,宅是镐京。维龟正之,武王成之”的占卜办法,决定在丰京对岸再筑镐京,显然,镐京只是丰京的扩建和延伸,而丰镐二京,不过是一个都城的 两个区域罢了;当然,依沣河形成的双子王城,在功能上既有区分,本质上又联系紧密,丰京内主要建有宗庙、园囿,以举办祭祀活动偏多;而镐京,则是供周王居住和管理国家的行政中心,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心脏。在一河双城的格局下,丰镐二京靠着一条“沣渡”,紧紧维系。
“早期的渭河两岸都是沼泽地,面积很大,而沣河则较为适宜居住,丰京建起后,由于人口逐渐增加以及取水的需要,镐京随之建起,并逐渐展开了慢慢向北移动的进程。”李晔说,当时的丰镐类似于欧洲中世纪的城堡国家,王住在城堡中,而贵族多居住在在外,只是参加庆典、谒见国王或办事才来。
据专家考证,都城以“京”来称谓,最早起源于周。上世纪40年代,丰京遗址考察工作开始。新中国成立后,连续不断的较大规模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开始让这座古城从位置到轮廓,都逐渐清晰起来。经勘测,丰京东傍沣水,西至灵沼河,北极郿鄂岭岗地的北缘,涵盖了今天客省庄、马王村、张村坡、石榴村等地,方圆面积达六到七平方公里;1977年至今,考古工作者在这里曾先后发现了十余处大型夯土基址,其中一座四号夯土基址,是高台式中心主体建筑,也是最大的一座单体建筑,它的整体平面呈丁字形,面朝南,东西长61.5米,南北最大进深35.5米,总面积达到了1826.98平方米,经过考证,这座基址始建于西周周穆王前后,使用期近百年。在该建筑周围,既有室内地下排水系统,也有外部用陶管铺设的排水设施,另外周围还分布着烧制陶器、制造骨器的作坊以及冶铸铜器的陶范,与所有建筑相连接的,则是一条宽达15米左右的大道。
这样的道路在当时算是相当宽阔了,甚至可以想见,丰京城内也曾熙来攘往,川流不息,一派繁华;相比之下,镐京遗址的面积则要小一些,有四、五平方公里左右;坐落于高阳原上的镐京,西濒沣河,北接沣河和滮池,东至北丰镐村,发掘情况显示,这里是西周遗址和墓葬密集的地区。而在上世纪60年代,人们就曾在普渡村东南和花园村以东较高的岗地上,发现了比较密集的族葬墓地,在落水村、白家庄一带,还发现过大量西周建筑用瓦和白灰面墙皮堆积的遗存,这些施瓦的建筑遗迹,都是当时西周先民居住、生活过的重要标志。
更为明显的证据是,在这一带还出土了周代贵族的很多生活用品。如1980年在下泉北村西边的沣水故道河床中,就发现记载有周人与猃狁之间战争史实多友鼎;1986年,在斗门镇以南、西户铁路和斗门至长安韦曲公路交叉处,还发掘了一处西周窖藏铜器,内有伯太师小子诸器20件,也都属于西周贵族的。
虽然丰镐二京的具体形制,历史上没有遗留下来平面图以做参考,但文献的记载,却较为完整、清晰;《周礼•考工记》说:“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市朝一夫。”这里的国,指的就是国都,它呈方形,方圆九里,城的每个面有3座城门,共12门;南北向的街道有9条,东西向的9条,,这样看来,通向每个城门都有3条平行的街道;而“左祖右社”,是指祖庙建在东边,社稷坛建在西边,朝廷则建在王宫南面,市场建在王宫北面;据考证,周王宫呈“工”字型,文中的“市朝一夫”,指的是市场大小如一夫之地,夫是计量单位,换算下来,“一夫”就是东西、南北各长140米左右,其面积也达到0.02平方公里,如此大的交易场所,从中可见西周对市场是相当重视的。
在街道、祖庙、社稷坛、王宫、市场的规划之外,其余地区就是居民区了。对居民区的划分,《考工记》没有提及。不过,从方形城市的惯例和周原考古所挖掘的房屋遗址看,居民区应是棋盘状的小区,称谓上可能叫“里”,因为历史记载,“闾里”是中国人居住区的最早称谓。如《说文解字》就说,“闾,里门也;《周礼》也称,“五家为比,五比为闾。闾,侣也,二十五家相群侣也。”由此就能大概看出当时城内居民的分布情况了。
当然,丰镐二京的平面布局是否如此整齐,还有待进一步的考古发掘来证实。但从《考工记》的记述以及后来中国都城总体布局的特点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规模宏大、布局整齐的大城市,非丰镐二京莫属;是他们开创了中国城市平面布局方整、宽畅、宏伟的先河,树立了中国城市平面布局的总规制。
关于这座城,人们或还可以有更深的了解。隔沣河相望,丰镐二京直线距离不过十里,而围绕都城的,是四通八达的道路网。都城外,不仅可绵延至涝河、橘水,南北还可达秦岭北麓和渭河,在这样一片区域内,山、原,河、湖、池、泽交错,自然植被极为丰茂;由此,从城市的社会功能和经济功能来加以区分,都邑和王陵区主要在丰镐二京,而农业种植、畜牧乃至射猎、游乐等分区,则就在二京以外的地方,如都城外的细柳原、高阳原、毕原以及渭水、涝水等阶地上,有了这些肥沃的土地用来耕作,都城的粮食供应,就确保无虞了。
今天,熙来攘往的马王街道上,已经看不到三千年前西周城市的一点点痕迹,站在沣河桥西岸客省庄遗址碑侧,虽然可以遥想昔日的先民如何在河边汲水,如何在沣渡上过往,如何车辚辚、马萧萧,但真正能令人长久遐思的,还是这一条平静古老的沣水,是沣河的存在,为丰镐二京带来了永恒的记忆,也为后世长安,留存了更丰富的城市空间。
当然,对于一座城市而言,娱乐是主要功能之一,从丰镐二京看,这项功能是被强化了的。在“孟子答齐宣王问”时,孟子就说到,文王苑囿“方七十里”;而在《诗•大雅•灵台》中,也提到了“王在灵囿,麀鹿攸伏……”可见,西周都城的娱乐生活,主要集中在射猎和游乐方面,而射猎除了去秦岭南麓的茂密树林,还有专门设置的场所。由于射猎需要马,征战、农作也需要马匹,西周的畜牧业便很发达,考古发掘显示,在丰镐二京遗址曾发现了50多座车马坑,有的大型马坑,生殉马匹竟多达五六十匹,可以推想,在接近渭河一带的水草繁茂的滩涂上,极有可能就是西周王朝专门用来饲养马匹、进行畜牧的地带。
射猎、游玩带给了城市许多生机,而既有娱乐性质又兼具经济成分的渔猎活动则是丰镐二京中重要的生活内容。在丰镐遗址中,大量蛤壳、螺蛳鱼肉和用于捕鱼的石质网坠的出土,说明鱼猎已成为当时的一项重要经济活动。而渔猎活动的主要地点,则离不开围绕沣河、滈水而存在的丰富的水域。
因此,沣河不光赋予了丰镐二京以灵魂,更可以说是这座城的活力源泉。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长安区灵沼街道办事处大丰村由原小丰村、东正庄村和南正庄村合并为一个自然行政村。

可是,如今已很少有人知道“三池”、”三灵”和“三原”了,虽然有人会联系到沣东新城昆明池七夕公园的开园而断定其中必有昆明池,可是更多的,便茫然无知了。那么,这些被以“三”冠称的地名,究竟具体指哪些、又坐落于何处呢?

可是,如今已很少有人知道“三池”、”三灵”和“三原”了,虽然有人会联系到沣东新城昆明池七夕公园的开园而断定其中必有昆明池,可是更多的,便茫然无知了。那么,这些被以“三”冠称的地名,究竟具体指哪些、又坐落于何处呢?

相关链接:1、【长安村落】——灵沼街办东正庄村

图片 22

图片 23

2、【长安村落】——灵沼街办南正庄村

三池,即昆明池、滮池和镐池。其中的昆明池很好找,就在西安西南方向,具体位置在今天沣东新城的斗门镇与细柳镇一带;作为我国历史上第一大人工湖,昆明池的面积,相当于现在四个杭州西湖的面积。昆明池始建于汉代,据《史记 西南夷传》记载:汉武帝派遣使者到印度去买竹子,不料遭到云南昆明国的地方武装势力阻止,于是汉武帝便想征伐昆明国,不过得知昆明国水师比较厉害,因此便照滇池开凿了昆明池,以练习水军。关于当时的开挖情况,《搜神记》记载,在挖到根深的地方时,全是灰墨,不再有泥土。汉武帝问东方朔是怎么回事。东方朔说他也不知道,但建议汉武帝去问问西域来的人。汉武帝考虑到连东方朔都不知道,所以很难再拿它来问别人了。到东汉明帝时,有西域的僧人到洛阳。当时有人想起东方朔的话,就问其灰墨的事来,僧人说:“佛经上说:‘天地在大劫将要结束的时候,就会有毁灭世界的大火燃烧。’”言下之意,指灰墨就是大火焚烧后的余烬。

三池,即昆明池、滮池和镐池。其中的昆明池很好找,就在西安西南方向,具体位置在今天沣东新城的斗门镇与细柳镇一带;作为我国历史上第一大人工湖,昆明池的面积,相当于现在四个杭州西湖的面积。昆明池始建于汉代,据《史记 西南夷传》记载:汉武帝派遣使者到印度去买竹子,不料遭到云南昆明国的地方武装势力阻止,于是汉武帝便想征伐昆明国,不过得知昆明国水师比较厉害,因此便照滇池开凿了昆明池,以练习水军。关于当时的开挖情况,《搜神记》记载,在挖到根深的地方时,全是灰墨,不再有泥土。汉武帝问东方朔是怎么回事。东方朔说他也不知道,但建议汉武帝去问问西域来的人。汉武帝考虑到连东方朔都不知道,所以很难再拿它来问别人了。到东汉明帝时,有西域的僧人到洛阳。当时有人想起东方朔的话,就问其灰墨的事来,僧人说:“佛经上说:‘天地在大劫将要结束的时候,就会有毁灭世界的大火燃烧。’”言下之意,指灰墨就是大火焚烧后的余烬。

3、【长安村落】——灵沼街办小丰村

可实际上,所谓灰墨,极可能与周朝的一场战争联系在一起。周幽王时代,申侯勾结犬戎攻破了镐京。当时的镐京城便遭到兵火焚毁,这灰墨,很可能就是那场大火烧下来的馀烬。

展开剩余83%

灵沼得名于西周,3100多年前,商纣时代,周文王发兵灭掉诸候京兆崇国崇候虎(今户县),从西岐迁都丰京。筑灵台教民耕织,修灵沼与民同乐。现今的灵沼街道包括了西周先祖的灵沼、灵台、灵囿绝大部分地方,如今灵台遗址,建有庙宇数座,名曰平等寺,寺内有尼姑数人,常年香火不断。平等寺位于沣河岸边,站在平等寺东门,沣河内千亩开阔滩涂尽收眼底,具有极大的开发旅游价值。

虽然昆明池在宋以后慢慢干涸了,但还是遗留了一些遗迹。如今天的“斗门”,即是当年昆明池进出水的闸门所在地。2017年,重建的昆明池以崭新的面容出现在世人面前,虽然已经难以寻觅西周时期的蛛丝马迹,可澄澈万顷的水面,还是令人几多遐想,要知道,如此浩瀚的池水,孕育和滋养了多少生灵,又诞生了多少美丽的故事和传说。

可实际上,所谓灰墨,极可能与周朝的一场战争联系在一起。周幽王时代,申侯勾结犬戎攻破了镐京。当时的镐京城便遭到兵火焚毁,这灰墨,很可能就是那场大火烧下来的馀烬。

图片 24灵沼街办境内文物古迹众多,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加之灵沼区位优势明显,距西高新二次创业中心、西安绕城高速、长安科技产业园仅7-10公里,因此该地开发潜力得天独厚。

比昆明池要早的是滮池和镐池,据考证,二者的位置,均在昆明池北,其中镐池在镐京城内,而滮池则在城北。关于滮池,诗经中《计.小雅.白华》篇有称:“滮池北流;”而 《水经.渭水注》也说,“鄗水又北流,西北注与滮池合,水出鄗池西,而北流入於鄗。” 可见,鄗池池水经由滈水北注入渭,滮池的进水口即镐池的出水口,而滮池的出水口当位于池子北端。从现有的钻探情况看,滮池北端与一条古河道相接,这条古河道可能就是滈水故道。

虽然昆明池在宋以后慢慢干涸了,但还是遗留了一些遗迹。如今天的“斗门”,即是当年昆明池进出水的闸门所在地。2017年,重建的昆明池以崭新的面容出现在世人面前,虽然已经难以寻觅西周时期的蛛丝马迹,可澄澈万顷的水面,还是令人几多遐想,要知道,如此浩瀚的池水,孕育和滋养了多少生灵,又诞生了多少美丽的故事和传说。

灵沼街道辖里兆渠、苗驾、冯村、西石榴、南石榴、东石榴、鲁坡头、柳林庄、海子、回禾庄、西南、官道、下南丰、上南丰、阿底、小丰、东正庄、南正庄、邱家、吴家等20个村委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滮池也叫“冰池”,酷似谐音,滮池也称青龙潭、黄堆潭,据说池畔,曾是玄奘大师西去取经、从长安出发时歇脚的第一站。这座古池位于今天沣东新城王寺街办的西北方向。目前水面仍约有十亩,四季不涸。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汉城队钻探并发表报告:滮池遗址地处老丰镐村、纪阳寨、跃进村、桃园村和落水村之间。平面形状不规则,东西最宽约700米,南北最长约2980米。关于它的规模,南朝萧梁吴均在《庙记》称:“周匝二十二里,溉地三十二顷。” 不过,无论滮池、镐池,都在唐晚期、宋初时干涸了。

比昆明池要早的是滮池和镐池,据考证,二者的位置,均在昆明池北,其中镐池在镐京城内,而滮池则在城北。关于滮池,诗经中《计.小雅.白华》篇有称:“滮池北流;”而 《水经.渭水注》也说,“鄗水又北流,西北注与滮池合,水出鄗池西,而北流入於鄗。” 可见,鄗池池水经由滈水北注入渭,滮池的进水口即镐池的出水口,而滮池的出水口当位于池子北端。从现有的钻探情况看,滮池北端与一条古河道相接,这条古河道可能就是滈水故道。

责任编辑:

除了“三池”,凭依沣河,围绕丰镐二京的,还有“三灵”和“三原”,三灵,即灵沼、灵台和灵囿,而“三原”,为细柳原、毕原和高阳原。

滮池也叫“冰池”,酷似谐音,滮池也称青龙潭、黄堆潭,据说池畔,曾是玄奘大师西去取经、从长安出发时歇脚的第一站。这座古池位于今天沣东新城王寺街办的西北方向。目前水面仍约有十亩,四季不涸。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汉城队钻探并发表报告:滮池遗址地处老丰镐村、纪阳寨、跃进村、桃园村和落水村之间。平面形状不规则,东西最宽约700米,南北最长约2980米。关于它的规模,南朝萧梁吴均在《庙记》称:“周匝二十二里,溉地三十二顷。” 不过,无论滮池、镐池,都在唐晚期、宋初时干涸了。

灵台的位置在今天鄠邑区秦镇以北约一公里的沣水岸边,虽历经东周、春秋战国、秦、汉、唐至今两千多年,但唐时以台为基建的一座“平等寺”,让灵台在某种意义上,留存了下来。

除了“三池”,凭依沣河,围绕丰镐二京的,还有“三灵”和“三原”,三灵,即灵沼、灵台和灵囿,而“三原”,为细柳原、毕原和高阳原。

关于灵台,还有这样一则记载,称西伯侯姬昌筑灵台,凿灵沼时挖出死人骨头,吏官报请侯爷,西伯侯说:“拥有天下的就是天下之主,拥有一国的就是一国之主。我就是死骨的主人。”于是用白绫装捡死骨,重新择地安葬建有墓塚,墓碑御名《苦骨塚》。周文王“德及枯骨”的史实,对万世后人都是有启迪和教育意义的。而保留至今的平等寺,当地村民讲,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平等寺寺内还有两颗古柏、一口古钟;古柏直径约在1米多,铁铸大钟则高约两米多,内可容四人。最初的平等寺占地三百多亩,可今天的平等寺仅保持着不足一公顷,到底灵台与平等寺的渊源如何,似乎也只有依靠更多考证,才能破解其内在的关系了。

灵台的位置在今天鄠邑区秦镇以北约一公里的沣水岸边,虽历经东周、春秋战国、秦、汉、唐至今两千多年,但唐时以台为基建的一座“平等寺”,让灵台在某种意义上,留存了下来。

相比灵台,灵沼则记载颇多。《文选·班固<西都赋>》说它:“神池灵沼,往往而在。”意为神灵的神湖灵沼,因为太美了,而无时无刻不意念中萦绕;唐张登在《醉题》一诗中写道:“闲游灵沼送春回,关吏何须苦见猜。”而宋代大词人柳永也作《破阵乐》词:“露花倒影烟芜蘸碧,灵沼波暖。”当然,更生动的还是晋潘尼作的《赠侍御史王元贶》一诗:“游鳞萃灵沼,抚翼希天阶。”可见灵沼内湖水清澈,连鱼身上的鳞都历历可见。

关于灵台,还有这样一则记载,称西伯侯姬昌筑灵台,凿灵沼时挖出死人骨头,吏官报请侯爷,西伯侯说:“拥有天下的就是天下之主,拥有一国的就是一国之主。我就是死骨的主人。”于是用白绫装捡死骨,重新择地安葬建有墓塚,墓碑御名《苦骨塚》。周文王“德及枯骨”的史实,对万世后人都是有启迪和教育意义的。而保留至今的平等寺,当地村民讲,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平等寺寺内还有两颗古柏、一口古钟;古柏直径约在1米多,铁铸大钟则高约两米多,内可容四人。最初的平等寺占地三百多亩,可今天的平等寺仅保持着不足一公顷,到底灵台与平等寺的渊源如何,似乎也只有依靠更多考证,才能破解其内在的关系了。

那灵沼大致的位置在哪里?《三辅黄图》称其“在长安西三十里”;而清王士祯的《池北偶谈》则准确一些,书中说,海子村“旁有灵沼,周数十顷,池中产黄莲花,然不常见。花盛,则县仕人多科甲者。”海子村就是现在的董村(明代以前村名北海子),显然,灵沼就在村旁边了。由记载描述来看,灵沼昔日盛产莲花,而且遇花之年,风调雨顺,当时的人甚至以此占卜仕途,赶考遇花必中,由此也才有了“灵沼瑞莲”的佳话。

相比灵台,灵沼则记载颇多。《文选·班固<西都赋>》说它:“神池灵沼,往往而在。”意为神灵的神湖灵沼,因为太美了,而无时无刻不意念中萦绕;唐张登在《醉题》一诗中写道:“闲游灵沼送春回,关吏何须苦见猜。”而宋代大词人柳永也作《破阵乐》词:“露花倒影烟芜蘸碧,灵沼波暖。”当然,更生动的还是晋潘尼作的《赠侍御史王元贶》一诗:“游鳞萃灵沼,抚翼希天阶。”可见灵沼内湖水清澈,连鱼身上的鳞都历历可见。

还有一个传闻,说董村曾多次出现四面环水景象。可却从来没被淹没过,对此有称村子是建在了神龟的背上,不过更靠谱的推测是,该村可能为周时灵沼“辟雍”所在。因为据记载,周代的贵族大学“辟雍”就建在四面环水的地方。

那灵沼大致的位置在哪里?《三辅黄图》称其“在长安西三十里”;而清王士祯的《池北偶谈》则准确一些,书中说,海子村“旁有灵沼,周数十顷,池中产黄莲花,然不常见。花盛,则县仕人多科甲者。”海子村就是现在的董村(明代以前村名北海子),显然,灵沼就在村旁边了。由记载描述来看,灵沼昔日盛产莲花,而且遇花之年,风调雨顺,当时的人甚至以此占卜仕途,赶考遇花必中,由此也才有了“灵沼瑞莲”的佳话。

至于灵囿,面积很大,从《周礼·地官·囿人》、《礼记·月令》记载可看出,周王朝在灵囿中不光设置了地官囿人,而且对野游活动的季节及一些行为准则做了规定。灵沼内有鱼、鳖、飞鸟、麋鹿、白鹤等动物。唐徐元弼有赋:“代间秦余,地仍周旧,俯皇都之近域,有文王之古囿,遥萦林麓之表,远抱川原之秀。”由此可见,三千年前周王朝就懂得保护异类,爱护大自然了。那时的沣河边的灵囿有多美,实际上读一读诗经就知道,《秦风·蒹葭》一诗和《关雎》一诗描写姑娘和小伙的爱情同时,描绘了沣河中游古灵囿之地美丽如画的景色,他应该发生在近似原始有芦苇丛和沙洲的沣河之滨。

还有一个传闻,说董村曾多次出现四面环水景象。可却从来没被淹没过,对此有称村子是建在了神龟的背上,不过更靠谱的推测是,该村可能为周时灵沼“辟雍”所在。因为据记载,周代的贵族大学“辟雍”就建在四面环水的地方。

尽管灵台、灵囿、灵沼,总是被人分开记述,但真实情形是三者完全一体。如《关中胜迹图志》卷六灵沼-集传二描述:“台下有囿,囿中有沼也。”这个台就是灵台, 以前传说灵沼地区自然地貌偏低多水,是巨人所踩脚印而成池的美丽神话,其真实情况应该是周文王发动民众移土建灵台而开凿出来了灵沼;《孟子·梁惠王》记载,“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而民欢乐之,其为台曰灵台,其为沼曰灵沼。”

至于灵囿,面积很大,从《周礼·地官·囿人》、《礼记·月令》记载可看出,周王朝在灵囿中不光设置了地官囿人,而且对野游活动的季节及一些行为准则做了规定。灵沼内有鱼、鳖、飞鸟、麋鹿、白鹤等动物。唐徐元弼有赋:“代间秦余,地仍周旧,俯皇都之近域,有文王之古囿,遥萦林麓之表,远抱川原之秀。”由此可见,三千年前周王朝就懂得保护异类,爱护大自然了。那时的沣河边的灵囿有多美,实际上读一读诗经就知道,《秦风·蒹葭》一诗和《关雎》一诗描写姑娘和小伙的爱情同时,描绘了沣河中游古灵囿之地美丽如画的景色,他应该发生在近似原始有芦苇丛和沙洲的沣河之滨。

将三者关系说得更为清晰的是关中胜绩图卷六,书中引述左传注灵沼一集传二:“囿中有台,台下有囿,囿中有沼也”。可见无论灵台灵沼灵囿,都是相辅相成而来,是周代所建的一个国家生态公园。在这个公园里,“目以灵知感通异类。大其囿,见惠洽于蒸人,固以垂耿,光亭本育,无私公共而有,勿丞子来而以筑,不卵,仁叶于羽毛,以薪以蒸,惠昭于郊牧。”不难看出,周人三千年前就唯恐动物灭绝而把保护养殖与射猎的矛盾关系用法规加以处理,从而实现与自然、与动物的和谐相处。

尽管灵台、灵囿、灵沼,总是被人分开记述,但真实情形是三者完全一体。如《关中胜迹图志》卷六灵沼-集传二描述:“台下有囿,囿中有沼也。”这个台就是灵台, 以前传说灵沼地区自然地貌偏低多水,是巨人所踩脚印而成池的美丽神话,其真实情况应该是周文王发动民众移土建灵台而开凿出来了灵沼;《孟子·梁惠王》记载,“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而民欢乐之,其为台曰灵台,其为沼曰灵沼。”

今天的灵囿已踪迹难寻,但如果依托灵囿故址,建设北从马王镇到灵沼乡全境,南到户县秦镇河段的十公里多功能生态长廊,无疑极有可能让“灵囿”重新成为大西安重要的园林休闲旅游区。

将三者关系说得更为清晰的是关中胜绩图卷六,书中引述左传注灵沼一集传二:“囿中有台,台下有囿,囿中有沼也”。可见无论灵台灵沼灵囿,都是相辅相成而来,是周代所建的一个国家生态公园。在这个公园里,“目以灵知感通异类。大其囿,见惠洽于蒸人,固以垂耿,光亭本育,无私公共而有,勿丞子来而以筑,不卵,仁叶于羽毛,以薪以蒸,惠昭于郊牧。”不难看出,周人三千年前就唯恐动物灭绝而把保护养殖与射猎的矛盾关系用法规加以处理,从而实现与自然、与动物的和谐相处。

跳出“三灵”来看“三原”,丰镐二京的择址便颇具眼光,她们地接高阳原,背靠细柳原,紧邻毕原,沣河从中川流而过,真是得天独厚,风光无两;其中,毕原是西周王朝的重要葬地,周文王、武王乃至周公的墓冢,都在原上。而位于今天郭杜、河池一带的高阳原,在唐时,也是主要的葬地和人们游玩休闲的好去处。这些土原的海拔不高,都是河流冲积所致,因此土壤肥沃,极适于种植农作物。当然,沣河不仅仅对于丰镐二京具有着非凡意义,对后世长安城的城市发展,亦有巨大影响。

今天的灵囿已踪迹难寻,但如果依托灵囿故址,建设北从马王镇到灵沼乡全境,南到户县秦镇河段的十公里多功能生态长廊,无疑极有可能让“灵囿”重新成为大西安重要的园林休闲旅游区。

从沣河走向看,丰镐二京建成后,一条颇具魅力的城市发展轴线便形成了,穿丰镐城而过的沣河,一直向北延伸,与渭河相融,以至于后来无论是秦首都咸阳,还是汉长安城,都没有远离它。

跳出“三灵”来看“三原”,丰镐二京的择址便颇具眼光,她们地接高阳原,背靠细柳原,紧邻毕原,沣河从中川流而过,真是得天独厚,风光无两;其中,毕原是西周王朝的重要葬地,周文王、武王乃至周公的墓冢,都在原上。而位于今天郭杜、河池一带的高阳原,在唐时,也是主要的葬地和人们游玩休闲的好去处。这些土原的海拔不高,都是河流冲积所致,因此土壤肥沃,极适于种植农作物。当然,沣河不仅仅对于丰镐二京具有着非凡意义,对后世长安城的城市发展,亦有巨大影响。

“ 为什么后来的城市会向北移动,秦咸阳城和汉长安城乃至隋唐长安都趋向于渭河,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拥有大量人口的城市,需要更多水,更丰富更稳定的水源”李晔说,相比之下,显然渭河比沣水的水量更大。

从沣河走向看,丰镐二京建成后,一条颇具魅力的城市发展轴线便形成了,穿丰镐城而过的沣河,一直向北延伸,与渭河相融,以至于后来无论是秦首都咸阳,还是汉长安城,都没有远离它。

如秦咸阳城,几乎正对沣河入渭口,而秦阿旁宫,则位于镐京西北方向,直线距离非常近;至于汉长安城以及建章宫、章台宫等,就处于沣河下游,靠近渭河;而西周灵囿与汉代上林苑相接,完全是受着沣渭滋养的、既无分别的佳美之地。

“ 为什么后来的城市会向北移动,秦咸阳城和汉长安城乃至隋唐长安都趋向于渭河,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拥有大量人口的城市,需要更多水,更丰富更稳定的水源”李晔说,相比之下,显然渭河比沣水的水量更大。

应该说,潏河入沣与沣河入渭,让古今长安城在空间上具备了持续延展的基础。从丰镐二京到汉长安城的建立,再由隋大兴城位移唐长安城来观照,多个朝代更迭,都丝毫没有影响皇权对这条沣渭轴线的依赖。显然,作为关中平原最宽阔,最肥沃的所在,这里具备了一座城市需要的一切条件。

如秦咸阳城,几乎正对沣河入渭口,而秦阿旁宫,则位于镐京西北方向,直线距离非常近;至于汉长安城以及建章宫、章台宫等,就处于沣河下游,靠近渭河;而西周灵囿与汉代上林苑相接,完全是受着沣渭滋养的、既无分别的佳美之地。

应该说,潏河入沣与沣河入渭,让古今长安城在空间上具备了持续延展的基础。从丰镐二京到汉长安城的建立,再由隋大兴城位移唐长安城来观照,多个朝代更迭,都丝毫没有影响皇权对这条沣渭轴线的依赖。显然,作为关中平原最宽阔,最肥沃的所在,这里具备了一座城市需要的一切条件。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